此时的程媛身体倒是还没什么感觉,可是余叶的警告却让她不得不谨慎。可就在程媛跑出包厢,走到走廊的时候。刘镇宁已经追了上来,当即说含笑着说:“程媛,你去哪呢?饭局还没结束了。”

  “刘镇宁,你给我滚。”程媛当即就大吼道。

  刘镇宁还是一脸无害的表情问程媛干嘛发那么大的火,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刘镇宁的双手已经张开,拦住了程媛通往楼梯和电梯的去路。

  程媛一脸愤怒的说道:“上次你陷害郭凯,让我对郭凯产生误会的事情,真当我傻吗?只是我不想将事情忍大。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不会喜欢你的。”

  刘镇宁一听程媛的话,笑容也随之消失。他没想到程媛竟然这么讨厌自己,可一想到自己追女生还从来没花过这么多时间,而且最后被拒绝。他对程媛已经没有了当初的耐心,此时的他只想将程媛弄上床,好好的整她一顿。

  当即,刘镇宁双手就朝着程媛抱去。程媛见状一脚就踢了出去。不过刘镇宁的实力可不差。哪怕程媛没有普通女生那么弱,可终究还是女生。那一脚轻易就被刘镇宁抓住,当时刘镇宁还一脸猥琐的表情,同时另一手就从程媛的小腿开始朝着程媛大腿根部滑去。

  “你个伪君子,阴险小人。“程媛见脚不能收回,当时一拳就对着刘镇宁探向自己大腿的手砸了过去。

  刘镇宁这才被迫松开。可是此时程媛渐渐发现自己的头开始有些眩晕起来,身上好像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特别是身体还出现燥热。

  “你在橙汁里面下药了?“只要不是傻子,在加上有了余叶的提醒,自然明白这是被下药的原因。

  S酷匠网%永@久%◎免费P看小-说.

  刘镇宁随即露出一脸兴奋的表情说道:“没有,那个也就只是为后面咱们床上增加情趣的小饮料而已。你感觉你还是别太动怒了。这样血液循环快了,药性发挥的也更快。我可不想你在走廊就抓住我跟我在这玩。”

  程媛听到刘镇宁那一段yin荡到极致的话,心里除了愤怒之外,已经开始害怕起来。她立马掏出手机想打电话,不过刘镇宁就趁着程媛分散注意力的这个机会,一把就上前将程媛的双手死死抓住。

  然后说了一句:“咱们还是去房间吧。我早已经订好房间了。”

  说着就将程媛半拖着向八楼的房间而已。虽然楼道上也有几个路过的人,可是这时代,不少人都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尤其是在酒店,这种事情也是不少。所以并没有一个人吭声。

  程媛甚至都已经开始陷入了恐惧,此时的她已经越来越没力气挣扎,渐渐的任由刘镇宁扶着她往房间而去。

  这一切仅仅就在发生在两三分钟的时间而已。而我拼命的爬楼梯,加上身上的痛还是影响了速度。当我大喘着粗气跑到七楼的时候,立即开始寻找706包厢。

  只是当我推开门冲进包厢的时候,里面却乱成一团,他们依旧还在闹着。只是当他们见到我时,不少人都随之一愣。

  我并没有看到程媛。当时我就急的大吼:“程媛呢?程媛呢?”

  我见他们似乎也楞的不知道,随即又准备大吼,只是余叶说了一句:“好像是刚刚出门。”

  “什么?”我睁大了眼睛,这时我发现包厢内并没有刘镇宁。当时我就知道要出事了。转身就要跑出去。

  “郭凯,咱们聊聊。”林亦伦这时朝着我过来,嘴上说道。

  我哪里不知道林亦伦是想拖住我。当时我也朝着他走了过去。就在我离他不到一米距离的时候,骤然间,我拿起身边的靠椅,对着林亦伦的脑袋砸去。

  林亦伦根本没想到我一出手就下重手,努力想躲开,可就他那身材,根本没能躲的开来。脑袋重重的被靠椅砸中。

  当时那两百斤的赘肉就随之一沉,倒在地上。我没空看林亦伦会不会被我这一椅子砸晕。转身就跑出包厢。在走廊中,我瞬间迷茫了。

  这个酒店不小,房间数不胜数,我根本不知道程媛被弄去哪个房间。这时我才想起林亦伦是和刘镇宁一伙的,所以我又跑了回去。当时林亦伦正准备艰难的爬起来。

  我冲进去之后,紧跟着一脚就踢在林亦伦的胸口上。林亦伦嚎嚎大叫。

  “告诉我刘镇宁在哪个房间,不说,我会让你死,是真的要了你的命。”我的目光极为吓人,眼睛早已经赤红,表情更是狰狞的仿佛死神一般。

  我拿起桌上的酒瓶,对着林亦伦的脑袋,只要林亦伦说一个不字,我就砸下去。

  “我……不……”林亦伦要否认。

  当他不字一出,我的酒瓶子已经狠狠的砸在了林亦伦的脑袋上。玻璃破碎的声音,脑袋磕破的声音一起响起。

  嫣红的鲜血自林亦伦的脑袋缓缓冒出。当时包厢内的女生吓的鬼哭狼嚎。至于仅有的另外两个男的,不敢吭半句声。我当即又拿过这个酒瓶子,然后对林亦伦说:“在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不说,我会将桌上几十个瓶子全砸在你脑袋上。希望你的脑袋能够撑住。”

  “我说,我说……….宁哥在803房间。”林亦伦泪水滚滚流出,嘴上除了哭声就是痛吟声。

  得到答案之后,我不敢在耽搁哪怕一秒时间,当即就冲了出去,狂奔楼上一层。我此时心里不断的紧张害怕。

  终于,当我看到一扇门上写着803的时候,我狠狠的对着门踢了一脚。嘴上大吼:“刘镇宁,你给我滚出来,你要是敢对程媛做什么,我要杀了你。”

  当我说完,我就贴着门听到程媛挣扎呐喊的声音。当时我已经毋庸置疑了,这里面真是刘镇宁和程媛。可听到程媛的呐喊声,我开始疯狂的撞击门。

  这门还真不是一般的坚固,我自己都被撞的七荤八素,可门还是没被我弄开。这一刻,我急了,我是真的急了。

  我心里发誓,只要刘镇宁敢对程媛做那种事,我哪怕是拼着坐牢,也要杀了刘镇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感谢这两天“过去式False”和“小狮子Lou”以及“wolf king 黄子波”几千的挖掘机投陆。明天五更,为他们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