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用着那口气说完这话的时候,余申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手中抽了一半的烟就朝着我丢了过来。

  不过我反应也不慢,立即就躲了开来。当时余申就是一愣,随即就说:“小子,看来是有两下子,怪不得这么跟我说话。你知道第一实验中学校外都是我的人罩着的吗?你在跟我墨迹,信不信你以后别想在第一实验中学混了。”

  我露出一丝嘲讽的眼神。这个余申的资料,钱莉莉也跟我说了。对方根本就没有那么牛逼。虽然确实是在这附近混,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混子而已。当初钱莉莉也是比较崇拜混子,所以便认识了余申,倒不是说他真的是什么很有势力的人。

  “是吗?既然如此,干脆你现在叫几个人过来试试?”我含笑着说道。

  余申见我挑衅,立即咬着牙抖了抖身子,然后说对付我跟本就不需要找人,他一个人一只手就能够撂倒我。还说今晚有两个女生,他怎么也得弄一个玩玩。

  说话间,余申竟然从背后抽出了一根半米长的棍子。当时钱莉莉还有些害怕了,胡静倒是一脸兴奋的表情,似乎很喜欢看人打架似的。

  “小凯哥,你行吗?不行的话,要不咱们给他一千块钱,以后不惹他就是了。”钱莉莉看着我,有些怀疑的说道。

  被钱莉莉那句‘你行吗’说的我有些不爽了。当时我就带着打趣的说了一句:“男人不能说不行,否则会很不高兴的。”

  钱莉莉一愣,跟着反而是露出一丝会意的神情,冲我挑了挑眉。当时真的差点把我欲火都惹出来了。看来这小女生懂得不少。

  就在我们说话间,那个余申却怒了。见我们无视他,立即就说了一句:“看来今天我要让你在她们俩面前,证明你不是男人。”

  “那试试呗。”

  我也没胆怯,当时就回了一句。

  余申见我此时都还没一点害怕的样子,也是彻底怒了。当时就举棍朝着我冲了过来。胡静很钱莉莉当时吓的退到了一旁。

  我没有后退,而就在对方棍子朝着我挥下来的时候,我右手随之扬起,直接对着余申的棍子挡了过去。

  “啊”

  钱莉莉竟然吓的尖叫起来。而余申则是一脸得意的笑容说:“我看你逞能。简直就是一傻逼。”

  棍子当即就砸在了我的手臂之上。碰撞声尤其的响亮。但绝对不是棍子砸在肌肉上的声音。

  难道是骨骼破碎的声音吗?自然是不可能了。

  我的脸色不仅没有露出痛苦之色,然而是朝他笑了笑。紧跟着,还不等对方反应过来。我反手直接就抓住了对方的棍子,紧跟着一脚提起,对着余申的小腹狠狠的就踹了过去。

  余申反应倒也不慢,果然的松开棍子,连忙向后退了两步。紧跟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说:“怎么可能?你的手怎么可能比棍子还硬。”

  “我的第三条腿还更硬了。”我当时就笑着说了一句。

  余申还没反应我这句话,不过钱莉莉倒是一旁哈哈大笑了起来。胡静则是骂我流氓。此时我手中已经有了棍子,当即就不慌不忙的朝着余申走了过去。

  “小子,你要是敢打我。你休想走出汽车站。”余申说道。

  余申还在威胁我,不过我还是继续朝着他走过去。余申见我不为所动,脸色大变,跟着转身就想跑。

  可就在他转身的刹那,我手中的棍子立即脱手而出,狠狠的砸在对方的后背之上。

  “啊”

  余申当时惨叫一身,同时朝前踉跄的扑了过去。我脚下一用力,身体骤然间加速。当即就冲到了余申的身后。

  紧跟着一拳就对他的后脑勺干了过去。顿时,余申毫无意外的整个人扑倒在地。同时捂着脑袋哇哇大叫。

  我那一拳的力气到不是很大,不过主要打中的是重要部位。所以此时的余申已经没有半点挣扎逃跑的余地。

  “小凯哥,真厉害。赤手空拳两下就将他打趴下了。”钱莉莉当时一脸崇拜的看着我,那眼神,我感觉比起之前还要犯花痴。

  胡静除了高兴兴奋之外,便是翘着下巴说:“那都是我爷爷教的好。”

  我没回答,若是他们知道我的手脚上都捆着铅块的话就明白为何我可以硬抗棍子了。

  我没管这俩女生,而是走到余申的身前,低着头看着对方,随即淡淡的说了一句:“怎么?你不是有兄弟吗?叫过来吧。”

  余申此时已经没有了半点脾气,立即求饶的叫我放过他,还说他不要钱了,以后不会再骚扰钱莉莉。

  听到对方这般说,我也松了一口气。本以为事情就这么随之解决了,却不想就在我放松警惕扭头看向胡静他们的时候,余申突然站起,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把水果刀就朝着我背后捅了过来。

  “小凯哥,小心。”钱莉莉睁大眼睛,惊恐的喊道。

  酷j~匠D网Bc永☆久免v费k看小@说&~

  其实在钱莉莉喊的时候我已经感觉身后的余申动了。我立即转身,却见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正刺了过来。

  当时我也是吓了一跳,自然而然的就用手臂挡了过去。匕首虽然被手臂挡出,不过我依旧感觉到锋利的刀锋擦过我的皮肤。

  当即我又一脚踢向余申,正中余申的小腹,他这次并没能躲开,直接被我踢的一个四脚朝天。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伤口不大,只是擦破皮而已。不过此时的我却怒了,我本来还想就这么放过对方,却不想对方竟然还跟我来阴了。

  紧跟着,我冲了过去,一脚就踩在余申的手腕上。余申立即松开手中的水果刀,我也随之将刀踢开。紧跟着又对着余申的大腿狠狠踢了一脚。

  “我错了,大哥,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余申嚎嚎大叫。

  不过此时的我却没有半点怜悯之心,就在我想狠狠教训他一顿的时候,远处竟然跑过来一个人,对方开口就喊了一句:“郭凯,住手,那是我哥。”

  我扭头一看,跑过来的竟然是余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