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一出,顿时全场安静了。当然,有人是深思,有人是不屑,更有人只当杨阿姨是白痴。不过唯一我和郭美涵相信杨阿姨有这个能力。

  上次我被弄去县城的拘留所,当时虽然我自己迷迷糊糊不太看的清楚。可我还是听到当时杨阿姨也是霸气的对那些警察说话。当时那些警察屁都不敢放一个。

  只是此时我唯一好奇的是杨阿姨的身份。她到底什么人,真的仅仅只是一个老师?打死我都不相信,或者这里面是有着杨阿姨丈夫这层背景吧。

  不过我相信,其他人自然不可能仅凭杨阿姨那句话就被吓住了。第一个开口的就是方雄,他当时就说:“口气真大,你以为你是谁啊?说我走不出连云市就走不出连云市呢?我也告诉你,郭凯必须付出代价,我儿子的腿不能就这么被废了。刘队长,你说呢?”

  刘队长站了起来,他并没有像方雄那么一口否定了杨阿姨的话,而是说了一句:“请问你如何称呼,又是郭凯什么人?”

  “我是二中老师杨语琴,郭凯是我侄子。”杨语琴说道。

  “二中?”刘队长突然咬着这两个字有些迟疑了。虽然这仅仅只是一所高中。可是刘队长也三十多写岁,对于当年读书时了解最多的无疑就是二中。那时候的二中出了一个传奇人,哪怕是他,当时也想跟那传奇人物混。只是后来去当了兵,最后成了一个警察。

  杨语琴点点头,又说了一句:“对,是二中。我教过张悦的。”

  “张悦?”

  刘队长脸色微微一变,我看见李校长听到这名字时眼神也是微微一变。至于我,对于张悦没太大的概念,我虽然也听过张悦的名字,但具体厉害我还真不知道。

  “一个老师而已,怎么?以为是二中的老师就可以说这句话呢?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佬的小三了,原来只是一个老师而已。估计这办公室里面哪个人的身份都比你强。”方雄松了口气,随即嘲讽的说道。

  这时郭美涵站出来,冷笑的一句说:“方雄,劝你这事还是不追究的好。一个乡镇的暴发户而已,你知道市里面的水有多深吗?没看见刘队长都没说一句话,李校长也都没开口吗?”

  确实,此时的李校长竟然一声不吭。毕竟这可是他的办公室,不过无疑,这种见过世面的老狐狸最懂得察言观色,估计他就在看两方谁背景深吧。

  方雄听了郭美涵的话,也发现有些不对。不过毕竟被打的是他儿子,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咽的下去。而且他就不信一个老师能有多大能耐。随即也没多想,开口就说了一句:“刘队长,不管对方什么意思。你可是人民警察,你面前这小子可是将人打残,你不该带他回警局调查吗?”

  刘队长皱了皱眉,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往大的说确实是故意伤人罪,但这个郭凯毕竟是未成年,而且这事往小的说也就两小孩打架而已。

  当然,最让刘队长纠结的是眼前的女子,在他阅历中对方绝对没那么简单。虽然他以前不在二中读书,可他也知道二中水很深,万一对方真跟那位传奇大佬很熟,自己这要是得罪了对方。

  他自认一个小小警察,根本没有什么资格跟别人拼。作为平时一向谨慎的他,还是问了一句:“这位女士,按正常我确实该带回警局,你看,我先将郭凯带回去?当然你可以将郭凯保释出去,不过需要一个足够有影响力的人出面才行。”

  无疑这句话刘队长的潜在意思就是说,我也是为难,你真要是有本事,就请大人物出面。

  我虽然站在一旁,但却没有说话的权利,更没有改变事情发展的本事,所以我一直没说话。不过此时的杨阿姨也同样在纠结着。

  因为杨语琴自己也知道,自己其实是没多大影响力的。自己的一切光辉都在自己的丈夫或者说在悦门影响下才有了一定的地位。若自己想办事,必须将悦门搬出来。

  可搬出悦门,很有可能就会让悦门的人知道郭凯的存在。其实她是很不想这样的。不过此时的她也没有办法。当即就说了一句:“我丈夫是林子轶。他有资格担保吗?”

  当这句话一出。在场有些人疑惑,可有些人却一脸惊骇的表情。这两人正是李校长和刘队长,至于郭美涵似乎早已经知道。

  “你说林子轶?悦门的林子轶?”刘队长当时睁大了眼睛说道。

  我对这个不懂,但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出,应该是很牛的一个人物。这次我这才明白杨阿姨这么霸气的原因了。

  方雄不解的问:“林子轶是谁?”

  “林子轶是谁?是能够轻易捏死你的人物。”杨阿姨说道。

  刘队长等人没有反驳。方雄吞了吞口水,突然间又底气十足的说了一声:“不说林子轶是谁?你有什么能够证明你是林子轶的妻子。有本事你就将他将来。”

  “白痴”郭美涵骂了一句。

  这时,李校长终于站出来说话了。他咳了两声随即就说:“这样吧,我觉得这也就是一个小孩子打架问题,我们这些做家长老师的,不应该这么严肃处理。得饶人处且饶人,方先生你说呢?”

  李校长从来没偏向哪边,此时一说话,立即已经表示站在了我这边。当时我心里不禁冷笑。这时代果然还是强者为尊,背景重要。

  而刘队长此时也不吭声,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不帮方雄。

  不过方雄肯就这么罢手吗?方威远是他方家的独苗,现在出了事,要是仇都报不了,对于他来说怒气难消。而且方雄还抱着一个希望,那就是杨语琴只是在唬人。方雄依旧还在这么安慰着自己。

  当时就说了一句:“李校长,这算是小孩子小打小闹吗?今天学校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绝对去报社宣传,我让你第一实验的名声从此要多臭有多臭。”

  “方雄,看来你真不打算罢手。既然如此,我保证,今天你休想安然走出连云市,我说到做到。“说完,杨阿姨直接掏出了电话似乎要打给某个人。

  a酷L9匠@网@正O版首s/发sa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