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语琴带着进去,这些门卫自然不敢慢着。随即拿起步枪也跟着上去。

  而此时拘留室内,我满脸都是血,眼睛已经被打肿的睁不开眼。不过在这暗无天日的拘留室内,我也根本就不需要眼睛。

  “来啊,来打断我的腿啊。”我张开血盆大口,面部狰狞的可怕。哪怕是拘留室内的三个凶神恶煞,此时在昏暗的夜里看着我,估计心里也不断发毛。

  我吐了一口唾液,嘴上喷出的除了血渍之外,还有着一丝鲜肉。这鲜肉自然不可能是我的。

  之前这三个男的要对我动手。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打的过他们,所以见机,猛然间朝着他们其中的一个人扑了过去。张嘴就对着其中一个的大腿狠狠的咬了下去。

  当时那男的狂叫不已。而我双手紧抱对方的大腿。另外两个人见状,立即过来对着我连续拳打脚踢。他们叫我松口。

  我不紧没有松口,而是更加使劲的咬下去,试图将对方的肉也一并啃下来。

  那男的狠狠砸我的脑袋,连续几个重击之下,我感觉自己真仿佛要死了一般,嘴巴也不自觉的随之松开。

  这时,那个被我叫了一口的男子,当即就将我踹开。嘴上大喊:“打,今天我不仅要废他一条腿。我要他三条腿都给我废了。”

  说着,另外两个人当即又是一阵对我狠踢。当时我真的感觉自己在也坚持不住了。就在我昏沉着将要晕死过去的时候。

  我的眼前突然凭空出现了程媛的身影。我不知道自己这算是回光返照还是程媛真的出现了。她微笑着跟我说:“郭凯,记得你的承诺,我要你保护我一辈子……….一辈子”

  “一辈子,我不能真的被打死。我要保护你一辈子。”我张着嘴,喃喃道。

  或许是人的潜力吧,又或许是心中的那份执着。那一刻,我猛然间睁开眼睛,或许是麻木了吧,我全身的剧痛竟然在那一刻消失了一般。

  当即,我胡乱的就对着一个方向一拳打了过去。可能是运气好吧,我的那一拳竟然正好打在了一个人的裤裆之下。

  当即,鬼哭狼嚎的叫喊随之响起。跟着我一手称地,整人艰难的站了起来。随即,我又朝着一个人扑了上去。

  那人见我扑了上来,竟然就想躲。只是拘留室就那么点大,还不等他退后两步,我已经扑在了他身上,同时脑袋狠狠的就朝着对方的头撞了上去。

  那时候我真的感觉自己好像无敌了一般。那么一撞,我竟然没有晕倒,而对方却被我撞的晕头转向。

  趁着对方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我张嘴就咬向对方的耳朵。耳朵很脆,这要比大腿可脆弱的太多了。当时我根本就没用多大的劲,尤其是对方将我向外一推。

  原本我就咬着对方耳朵,这么一推。而我随之牙齿一扯,当即那男的左耳直接被我咬下一半。

  鲜血不断的冒出,而我的口中也满是鲜血。

  我的眼睛极为怕人,我连自己都没想到咬下被人身体的鲜肉是什么感觉。我当时唯一想的就是不让他们欺负我。

  那三个人怕了,尤其是我看着他们那惊恐的表情,我当时露出胜利的笑容。可是那笑容配上满口的鲜血,甚是可怕。

  ……………

  拘留室外,杨语琴听着拘留室内不断嚎叫的声音。她万分焦急,嘴上也大喊:“给我砸,给我撬。把锁弄开。”

  不得不说,拘留室的锁却是坚固,连续好几十下的锤子下去,依旧没能砸砸开。

  “小张,你拿枪试试。”杨语琴扫了一眼门卫手中仅有的一把步枪,当即说道。

  那个被杨语琴成为小张的人,一手就从门卫的手中夺下步枪。当即站在距离锁以外的两米距离,手法熟练的上膛,跟着闭上一眼,随即就开出了四五枪。

  对方的枪法很准,四五枪之下,当即就将锁给强制震开。随即小张将步枪朝那门卫身上丢去,跟着开门便冲进拘留室内。

  拘留室外砸门的动静我也听的清楚,尤其是枪声,更让我打了一个寒颤。我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只是当我看着几束强光照进来之后,我忍不住闭上眼睛。这时,我只听到一个女子对着房间喊了一句:“小凯在哪,小凯?”

  我勉强睁开眼,虽然此时有灯光,不过视野依旧模糊不清。但我还是能够看出哪个喊我名字的女子长的极美。哪怕当时我形容不出外貌,可对我来说,她似乎犹如一个女神般站在我的面前。

  终于,我再也撑不住。整个人向后一仰,倒了下去。之后我便失去了知觉。

  ……….杨语琴盯着倒下的少年,虽然对方的面目已经肿的看不出原型。可凭着知觉她知道,这个少年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只是郭凯那满身是血的样子,尤其是当她看到地上掉落的肉块,吓的杨语琴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闻着拘留室的血腥味,杨语琴没有半点几乎郭凯的血渍,直接将郭凯抱在怀里。

  随即喊了一句:“快将他送去医院。”

  说着,她身边的两个人立即将郭凯抱了起来,冲了出去。杨语琴扫了一眼门卫,随即冷声说道:“告诉你们的局长,这事没完。若是小凯真的出现不可救治的伤,我会将你们警察局给砸了。”

  时间仿佛眨眼间过去,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昏迷了多久。我感觉自己就仿佛在做梦一般。梦里挺美好的,我梦见自己遵守了自己的承诺,一直保护着程媛。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病房。病房内坐在我最前面的是两个女人。一个是我妈,另一个却是陌生女子。长的很漂亮,至少在镇上我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妇。

  我这时响起自己在拘留室似乎看见的女子就是这个美妇。

  “阿凯,你没事就好。”

  “小凯”

  V/酷1-匠D网U|唯A一正V版,W#其A他|◇都+是6#盗☆版J_

  我妈眼角流着泪水,这个我可以理解。可是那个美妇竟然也留着泪,只是当我看着这美妇时,内心却有着莫名的好感,似乎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

  “阿凯,这位你是妈………”我妈要介绍那美妇。可是美妇却跟着打断了我妈的话,接着说:“我是你妈的干妹妹,你叫我杨阿姨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第四更完毕,初次暴露上本书的内容。看到不少读者的猜测,我这要是肯定了或者否定了那不是等于真相大白了嘛。我还是不说了,等以后就会知道。继续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