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欺负,我依旧可以忍。可是我爸妈若是被欺负,这个仇,我不仅不能忍,我还要他付出足够的代价。

  在我的生命里,我爸妈还有程媛绝对是我的逆鳞,触碰者死。

  我带着尹天豪等人离开吴泓家,直接冲向学校。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学校其实早就已经上课。

  路上尹天豪拉住我,叫我不要冲动,毕竟现在是上课时间,若是我这样公然冲进教室对付方威远,后果不堪设想。他叫我放学之后在对付方威远。

  我哪里不知道尹天豪这是担心我。只是我早已经怒火中烧,忍无可忍的。以前方威远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付我。现在更是把主意打到了我爸的身上。

  这次若不是我爸运气好,丢的就不是一条腿这么简单了。所以我必须报仇,我要方威远永远记住今天。

  冲进学校,我便将书包内的棍子拿了出来。尹天豪皱着眉,当即就拦在了我的面前,郑重的说:“凯哥,你冷静点。方威远必须对付,可你也不能为此将自己搭进去。你还是忍忍,我们可以在厕所等方威远,也可以放学之后在路上堵他。这样也能够少一些麻烦。”

  我看了尹天豪一眼,后者依旧紧紧的抓住我的手。最后我点了点头。

  随即我并没有去班上,反正我已经请了假,所以不去班级也没什么。至于尹天豪更是旷课习惯了。

  我们一行人全部都呆在了厕所内静静的等待着下课。尹天豪递给了我一根烟,我瞅了瞅,便接了过来,当我抽上第一口烟时,当即被呛的不断咳嗽。

  尹天豪忍不住笑了笑,说:“凯哥,你现在越来越像我们了。哈哈”

  我当即也露出苦笑的表情。

  y0更!(新%J最}u快l4上h酷X匠X网

  当我默默的将这根烟抽完之后,我感觉整个人似乎放松了不少。而这时学校的下课铃声也随之响起。当即我就将叫尹天豪他们做好准备。

  很快,厕所开始依稀走进来几个学生。他们见了我和尹天豪,立即惊恐的避开,到了其他坑位处方便。

  看着那些普通学生敬畏的眼神盯着我,我不由得生出感慨。曾几何时,我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难道现在的我真的变了吗?会抽烟,会打架……….但我依旧相信,我的内心本质没有改变。我读书是为了让我父母开心,我打架我也是为了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

  渐渐地,我依稀听到方威远说话的声音从厕所外传入我的耳中。跟着我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他的身后依旧还跟着几个跟班,随即我的人立即将厕所门口给团团围住。方威远这时也终于转头看见从厕所墙边走出来的我,原本脸上还挂着笑容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便是凝重。

  “郭凯,你什么意思?我已经很久没惹你了。你难道还想找碴不成?”方威远压低了声音说道。

  尹天豪则是在驱赶那些上厕所的学生,叫他们快点离开。而我则是慢慢的朝着方威远靠近,手中的棍子也缓缓抬起。

  方威远见状脸色骤变,同时也向后一步步后退。至于方威远的跟班,此时被尹天豪的人围着根本就没有半点脾气。

  “方威远,你千不该万不该对我家人下手。他们只是普通农民,赚点血汗钱不容易。今天你让我爸断一只脚,我就让你两只脚都断。”我的眼睛睁的很大,脸部冷峻骇人。手中的棍子已经做好了下手的趋势。

  方威远立即怕了,当他退到墙角退无可退时,方威远立即指着我就说:“郭凯你别乱来,我可没动你爸,那只是工地的意外而已。你要是敢打断我的腿,你也休想在镇上继续读书。”

  “别威胁我,我只知道今天你休想走出厕所。”

  说完之后,早已经高举的棍子毫不犹豫的就对着方威远的身上挥了下去。方威远当即就想躲,他朝着我扑过来,估计是想借机将我放倒。

  我也没有半点慌张,这半个月我练习基础自然不是白练了,就在他朝着我扑过来的时候,我当即对着他一脚踢了出去。

  方威远冷哼一声,竟然不闪不避,也出右脚对着我的脚踢了过来。

  “想硬碰硬吗?”

  我嘴角忍不住勾起一道弧度。我用绑着铅块的小腿部位狠狠的对着方威远的小腿撞了上去。

  “嘭”

  我们的脚瞬间撞在了一起,碰撞声格外的响亮。只是紧跟着传出的却是方威远杀猪般嚎叫的声音。

  他不断的在那跺脚。不过我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旋即手中的棍子再次敲了下来。目标直接对着方威远的大腿。

  方威远此时根本就来不及躲避,当场被我砸的摔在了湿漉漉的地板上。

  “郭凯,你真敢打我?我爸现在是学校的董事,你敢打我,我叫学校开除你。”方威远疼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想要爬起,却又被我一脚踹在了地上。

  尹天豪见我一个人能够收拾方威远,倒也没过来帮我,而是在警惕着外面的情况。

  我此时哪里会想那么多,先不说学校会不会真的开除我,就算是真要开除我,我也要给方威远留下一个深刻的记忆。

  随即我的棍子不断的砸在方威远的双脚之上,他此时在地上也根本就没反抗的可能。

  “郭凯,别打了。我赔医药费行吗?我叫我爸给你家十万。”方威远挥着手,双眼通红,一把鼻涕一把泪求我别打了。

  “你真的以为你们有钱什么都可以用钱来解决吗?既然如此,那你还是留着那十万好好治你的腿吧。”

  我也是打红了眼,内体的那股狂暴基因仿佛觉醒了一般。我的身子不断的颤抖着,可是棍子却没有半点停下,依旧不断的挥动着。当方威远最后痛的晕过去之后,我这才停手。

  尹天豪也走了过来,皱了皱眉看了我和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方威远一眼。随即就说:“凯哥,这下手有些重了。我怕出事。”

  我冷眼盯着方威远,用着嘶哑的声音说:“伤害我的亲人,我从来就不会留手。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会留手。”

  我的眼神冰冷的可怕,尹天豪欲言又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