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朝着好心人所指方向走了五百米左右,果然看到一座建筑物上上高挂着“汽车客运站”五个字。

  我随即已经明白自己压根就是被的哥给耍了,一想到自己花了一百多块钱打车绕了一个多小时的街道,我也是醉了。

  下午我也没有停留,直接就坐着大巴回到了镇里。虽然中午没回家吃饭,不过我爸妈只以为我在老郎中家呆着,所以没起疑心。

  晚上,还不等我找程媛聊天。她已经主动发信息给我,问我到家了没。我说到家了,我还问她今天生日是不是收到不少礼物。

  当即程媛就发了一张图片给我,图片上是摆放着一堆的礼物,估计不少于十样吧。当然,其中我竟然看到一束玫瑰,这就让我不淡定了。

  我当时就问程媛那是谁送的,程媛就说是白天我在学校门口见到那男的送的。

  这时我才想起那男的似乎就对程媛有意思,很明显是在追程媛。一想到这个,我心里倍感不爽,我问程媛有没被人感动的以身相许啊。

  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程媛立即就说有啊,还说今天被人感动的差点以身相许了。

  说完,程媛还发了一个开心的表情。

  我立即就发了锤打脑袋的表情过去。程媛也来了一个捂嘴而笑的表情说:“别生气嘛,虽然我今天被感动了,可那人不是刘镇宁,而是别有其人。”

  我问她是谁。她说叫我猜。

  我倒是没猜,但我的脑中立即浮现今天程媛吻我的情景,那是一个很梦幻的感觉。此时我心中已经明确自己心中所想。我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

  没错,我喜欢的是程媛。是那个跟我生活多年的哥们,我愿意保护她,爱护她,愿意看见她笑,愿意看到她粗鲁的吃相,总之她的一切我都喜欢,或许这就是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吧。

  虽然此时我心里明确了内心,不过我却没对程媛说一句“喜欢”或者“爱她”的话,而程媛也没说那种煽情浪漫的话,我们两人之间依旧处于这种微妙的哥们、情侣间的暧昧关系。

  就这样,我每天除了白天学校之外,晚上便和程媛聊天,有时候在QQ上,有时候打电话。我们之间仿佛有种说不完的话。

  当然,我的训练也没有落下,脚下依旧还在绑着铅块,只是现在比起以前,我可以绑着铅块跑上两千米。这个进步对我来说绝对是个里程碑。

  而方威远从伤好回学校之后也没有在找人对付我。不过我也听尹天豪说现在已经没人敢帮方威远来对付我,这也让得我最近的日子过得轻松自在。

  不过我知道,我和方威远的仇还远没有就此结束。方威远还欠我一个下跪,我毕竟代我爸向他要回来。

  至于苏瑾萱,虽然我们还是同桌,可是在我刻意的保持距离以及她也保持距离之下,我们的关系却并没有外面传言的那般亲热。

  单在外人眼中,苏瑾萱还是我的女朋友,我依旧是冷陌的妹夫。

  这个我并没跟程媛说,若是让程媛知道我和苏瑾萱还有名义上的男女关系,估计非得跟我闹不可。想到这些,我就犯愁了。

  当然,这些对我来说还不算是大事。真正的大事却是在我这平静的半个月度过之后,我爸突然在工地上出了意外,他意外从二楼的支架上摔了下来,尤其是地板上有着不少的钢筋石块。

  酷匠\网l正版_/首发

  我爸的右脚摔下之后,直接就扎在了钢筋之上。

  当我赶到县里医院时,我爸还在手术之中。只有我妈以及我爸在工地认识的几个好友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待着。

  “妈,到底怎么回事?我爸怎么会好端端的从二楼支架上摔下来。不是有护栏吗?”见到我妈,我当即就问。

  我妈一脸忧愁,眼睛通红,显然之前她哭过。根据我妈之前打电话给我说的情况。我爸的腿哪怕以后治好了,也绝对不能够在如平常那般正常走路,更别说以后能够再去打工了。

  如此一来,我家必然面临的就是经济危机。

  这时,我爸的一个好友,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谁知道呢,那些支架本来就是好好的,不应该会突然松动的。而且当时老郭若不挑着百斤重的水泥浆,也不至于这么不小心。

  我皱了眉,虽然我不懂得当时的情景,但也可以想象我爸当时的危险程度。这次摔下去钢筋扎到的是腿,所以损失的也就一条腿。若是一旦运气不好,钢筋扎中的是我爸的上半身,那威胁的可就是生命了。

  跟着我爸好友说的一句话却让我脑中立即联想到了一个人。

  “不知道老郭是不是得罪了工地包头,最近包头总是让老郭干重活或者危险活。一次也就罢了,次次如此,是谁也不敢保证不出意外啊。老郭这次受伤,虽然是意外,可也是必然。”我爸好友压低了声音说。

  我爸在新开发区打工这个我知道。至于新开发的老板,也正是方威远他爸。若是工地包头真的刻意为难我爸的话,那么这里面必然有着私人恩怨。

  尤其是我想到半月前我和方威远在后山时,方威远曾就威胁过我和我家人。当时我也只当是他放个狠话,并不会真的那么做。

  只是这次我爸出事,我不得不联想到这里面会不会着方威远在从中作梗,或者是方威远他爸从中作梗。

  冷陌上次将方威远打的好几天不能来上课,这事情方威远他爸估计是算在了我的头上。

  想到这些,我紧紧的握住拳头,面目变得狰狞了起来。

  “妈,这一定是方家做的手脚。”我说道。

  我妈立即拉着我,说叫我别冲动,还说这事目前也没有证据,暂时只能定为意外伤,一切还得等工地的领导调查之后才能知道。

  我当时就笑了,指望着这些人调查处自己做的手脚?我自然是不信。

  当即我就打电话给尹天豪,我叫他帮我查一下开发区工地包头的家庭住址,我要好好拜访他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