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媛一说完,那男的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笑容,说:“好,既然如此,我就不勉强了。下午上课前,我一定送你一个意想不到的礼物。”

  程媛没再说话,只是微微点了头。那男的离开前还看了我一眼。或许是看着我全身的着装都是地摊货吧。他眼中露出一丝不屑,不过倒也没跟我说话,便离开了。

  那男的走后,我还笑着说:“那男的应该喜欢你吧?追求者还真是多啊。”

  程媛一听,并没有给我好脸色,而是冷着脸问我今天干嘛来找她,还说我不是忘记她了嘛。

  我说我什么时候忘记她了,是她自己关手机找不着人的。

  “你还敢说不是忘记我呢?我那么久没回你电话,你就不懂得过来找我吗?我都等你这么久了,你现在才来。是不是和你的小女友闹矛盾了?跑来找我安慰来了?”

  程媛的每一句话都具有着攻击性。我也是一脸无奈的表情。

  我们俩走到学校边上的一家奶茶店坐着,然后我拿出自己准备好的德芙巧克力递了出去,说:“送你的生日礼物。”

  程媛也没拆,而是问我里面不会又是零食吧。貌似巧克力还真是零食。我当即就挠挠头没说话。

  程媛见我默认了,嘴立即嘟了起来,一脸不高兴的表情说:“我给你那么多钱,怎么还是没发现你送我一件特别的礼物呢?”

  当时我就问她需要什么特殊的礼物,我说我真心不懂得送什么,要是她明确跟我说了,我立即就去买。

  程媛当即就对着我的脑袋轻轻敲了一下,埋怨着说:“笨蛋,送女生礼物都不会。你看看别的男生送女生什么,你好歹也可以学学嘛。”

  “好吧,下次我一定送点特别的。”我只能抱歉的说道。

  程媛撇撇嘴倒是没在说什么,之后我们就坐在那聊天,不过大多还是程媛追问我关于在镇上的事情。话题几乎都围绕在了苏瑾萱的身上。

  经过我再三的解释说自己跟苏瑾萱没关系之后,程媛这才放过我。还说我一定不能再她没同意之前谈恋爱。

  当时我问她为什么。程媛很义正言辞的说:“因为我要帮你把关。只有我看的上的,你才能选择。”

  我也只好点点头。只是当我们聊了近一个小时之后,程媛有些不舍的说:“我该走了,否则我爸妈在家一定会等急了的。你还是早点会镇上吧。以后周末来看我吧,银行卡的钱你随意用。但记着不许拿去泡妞,否则我跟你急。”

  我点点头,就在程媛要离开的时候,我内心也是一阵不舍。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的,突然拉住程媛的手。

  这一动作顿时让得程媛身子一颤,满脸通红的转过头,问我怎么了。

  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银白的项链,项链上挂着一片银色的叶子。叶子上似乎刻着一个字,不过我却并没看懂那是什么字。有些类似古代的象形字,有点像“悦”字,但我也不敢很肯定。

  这条项链从小就一直挂在我的身上,我爸妈说什么可以保平安之类的。只是那次五年打架时被我不小心扯断之后,我才没带在身上,但一直保存着。可以算是我仅有的一件贵重的礼物吧。

  “这个项链送你,我爸妈说可以保平安。你留在身边吧,好歹有时候看到它也可以想起我,否则我怕离开之后,你又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QQ。”我将项链放于手心,递到了程媛的身前。

  程媛眼睛直盯着项链说:“我感觉这项链似乎不是银制品。否则没这么沉。好像很贵重的东西。”

  我自然不信这有多贵重了,毕竟就我家那情况,若这不是银制品,总不至于是白金的吧。我可不相信我爸妈买得起这东西。不过见程媛盯着项链这么说,当即我就说了一句:“既然这么贵重,我就不给你了。”

  程媛见我伸手要拿回,当即就放在了自己的口袋,一脸得意的说:“这算是你这么多年送我最好的礼物。我记得这还是你为我打架时弄断的。我下次去手工店接好,然后带挂在我脖子上。它永远属于我的。”

  见程媛那么说,我自然不会不高兴了。这东西本来就是打算送给她的,只是我当时觉得送断掉的项链有些不好,这才送了一盒巧克力。然而我不知道的是,就因为我这条项链,却避免了程媛家的一个劫难。当然这是后话。

  程媛拿着项链,脸上洋溢着微笑。我当即看着对方,竟然不知不觉中有犯呆了。而就在我犯呆时,程媛突然朝我跨了一步,我和她的身体几乎零距离站在一起。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程媛突然踮起脚,那张粉嫩晶莹的唇便吻住了我的嘴唇。

  我第一感觉就是温热,可还不等我留恋那种的时候,程媛快速的和我分开,脸上通红不已,然后大义凛然的警告了我一句:“记着,你绝不能跟其他女生谈恋爱。你是我的。”

  酷匠网永o久免‘U费看…K小s{说

  当程媛说完这句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脸终于挂不住了,快速转身跑出了奶茶店。

  真的,在程媛亲我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呆了。刚才的那一幕在我的脑中回荡着。我感觉程媛的一吻让我找到了一种独有的感觉。这种感觉正好是在跟苏瑾萱相处所没有的。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奶茶店内早已经没了程媛的影子。媛的身影仿佛就像一个泡沫,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之中。

  要不是我确定自己没做梦的话,我真以为之前的一切只是一个幻影而已。

  这时我的手机响起,来的是一条短信。正是程媛写的,只是她上面写着一连串的重复词语:“笨蛋,呆瓜,笨蛋,呆瓜……..”

  看着这条短信,我忍不住笑了笑。

  我知道城市内有公交来着,好像一块钱就可以做到汽车站,那也就省了打的的钱。当时我就问了一个路人,我说从这去汽车站该坐哪趟公交。

  结果那人指着一个方向说了一句:“往前走五百米,越过街道就到了。”

  “额”

  我无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