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郎中是我们镇上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或许在大家的意识之中,买狗皮膏药的老头都是一些江湖骗子。

  可是这个老郎中却在我们镇上绝对堪称是远近驰名的人物。他对于治疗跌打损伤确实有一套。

  上次我受伤我爸也带我去看过,否则我也不可能能够一周就痊愈。当然,老郎中还不只有这么一点特别之处,待会我在细讲。

  十分钟之后,我爸和我已经到了老郎中家。

  他家的房子也挺破旧的,到也不是老郎中没钱,只是老郎中喜欢这种木头的老房子。当我走进老郎中大门之后,只见一个满脸长髯的中老年男子从屋内走了出来。

  虽然对方五十多岁,不过无论是从他走路还是精气神中都能够感受到一种犀利强势的感觉。这种气势尤为奇妙。

  老郎中第一眼就看向了我,凌厉的目光在我的全身上下都扫了一遍,随即就说:“你这孩子,最近怎么总受伤。快进来吧。”

  我爸立即将我扶进堂内的一处木板床上。我躺着,眼睛正好看向我爸那黝黑的脸庞。

  看着我爸那一脸疲惫而又焦脆的表情,我心里也是一阵愧疚。

  “胡叔,你帮我家小凯看看。可别落下什么病根。这才多大点年纪,就跟人打成这样。哎”我爸对着老郎中说道。

  老郎中当即就将我身上的骨骼大致摸了一遍。还别说,每次他在检查身体的时候我发现,哪怕是受伤的位置,他手劲拿捏的极好。并没想象之中的那种疼痛。

  检查完之后,老郎中当即就摇摇头。当时可把我爸吓的,他以为我是不是有内伤什么的。所以一连串的问题问老郎中。

  老郎中挑了一下眉,示意我爸放宽心,然后说:“放心吧,没什么大事。这点小伤我若是都治不好,那我这几十年的声誉还不得毁了。不过小凯是我挺喜欢的小子,小时候挺可爱的。所以我给他好好治治,保证他不仅不会留下病根,而且强身健体。”

  老郎中这么说,我倒是没觉得什么。我爸却千恩万谢的。之后老郎中将我爸遣回去,说让我留在他家过夜。

  我爸自然是没有半点疑虑,立即就点头离开。

  老郎中家倒也没有其他外人,只有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孙女,今年刚读初一。小时候我确实经常来这玩的,所以对老郎中还是很熟悉的。

  “说说吧,这次你怎么又打架了?”老郎中问我。

  我也没好隐瞒,于是躺在床上,边让老郎中给我上药,边回答。

  当时我挺放松的,加上老郎中的要敷在身上热乎乎的,也就没什么痛楚。可是就在老郎中问七问八,使我身心完全放开之后。

  猛然间,老郎中的双手就宛如强有劲的铁钳一般,对着我受伤的几个部位连续几下拿捏,甚至用弯曲的关节敲击我的身体部位。

  原本还没感觉到的疼痛骤然间传入我的大脑,我本能的反应就是想阻止老郎中的动作。不过对方虽然五十多岁,可是力气大的吓人,至少我感觉我爸的力气都不及老郎中的一半大。

  “哎哟”

  “胡爷爷,轻点。”

  “疼……..”

  我的口中哇哇直叫。说真的,当时疼的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我感觉在打架的时候都没现在要来的疼。

  不过我没有反抗的余地,死活被老郎中折腾的去了半条命。

  十多分钟之后,当我已经没力气叫喊时,老郎中也挥去额头上的汗渍,喘了一口气,这才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喝茶。

  当我休息了两分钟回复了一些力气的时候,我活动了一下筋骨,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缺胳膊少腿。

  活动筋骨时,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大腿以及后背的伤要好了很多。当然,倒也不是说真的痊愈,只是感觉关节在活动时,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

  “胡爷爷,谢谢了。”我露出一丝微笑的说道。

  老郎中白了我一眼,说我刚才真丢脸,竟然喊的那么响亮。要不是隔壁邻居都知道他这是在治病,那可真以为他在谋杀了。

  我挠了挠,露出无奈的表情。

  只是当老郎中说了接下来的一句话时,当即就吓的我露出一脸苦相。

  “这只是开始,接下来每隔四小时我会帮你推拿一次。明天后天也是如此。”老郎中淡淡的说道。

  我顿时就受不了了。要知道刚才真心疼的要死。我立即就说:“胡爷爷,我记得以前你最多给人推拿个一次,在敷点药,过几天不也没事了吗?这次我的伤也没那么重吧?”

  老郎中哪里听我的,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他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怎么治疗由他决定,还说等他推拿时,我能够不鬼叫了,他就不会再继续。

  听到这话,我只能苦着脸,想要我不叫真心挺难的。别说我现在受伤了,即使我没受伤,以老郎中那种力道给我推拿,不伤都得伤。

  不过老郎中自然不可能听我的了,接下来的两天,他果然说道做到,几乎每个四小时就给我推拿一次,折磨的我整个人仿佛都要散架了似的。

  老郎中的孙女见我每次那般叫唤,反倒是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说:“小凯哥哥,你真没用。那么点痛都忍不住。”

  不管怎么样,被一个小女生鄙视我还是不爽,所以每次我尽量坚持着不叫。

  还真别说,或许是自己忍着,又或许是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痛楚,终于在第四天之后,老郎中再给我推拿时,我没叫唤一句。

  当时老郎中终于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不错,不错,四天时间能够不叫唤,比一般的小子们要更有忍耐力。现在你看看自己身上的伤还疼不疼了?”

  当即我活动了一下全身,赫然发现自己竟然真没感觉到一点疼痛。要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我没那么严重,可也不是三四天能够痊愈的。当即我忍不住对老郎中露出感激之色。

  ,z酷@匠网L0首v发hN

  只是接下来老郎中的一句话却让我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说:“小子,对练武可有兴趣?做我徒弟如何?”

  我顿时诧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第三更,一个小时之后还有第四更。大家撸撸票和签到记着每天点啊,大家给力我也给力。我们一起努力超越上本书《校园之热血沸腾》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