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戏谑的话一说出口。方威远当时就涨红了脸,仿佛憋了一肚子的火,欲要爆发般。而我身边的程媛,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郭凯,我今天会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的。”方威远没有在尿坑这事上继续和我说。显然也是不愿提及昨晚的屈辱。

  我当即就回了他一句,我说我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可是我不知道“屎”字怎么写的,尤其是屎尿的味道到底是如何,还得向他请教。

  被我一句句这种话刺激,方威远此时的心情估计就想以前他刺激我的一样吧。不过方威远似乎懒得在继续跟我废话,带着人朝着我走了过来。

  他们手中都拿着短棍,眼神带着凶戾之色。我此时也凝重了起来。

  虽然之前故意气对方,不过我也知道这事不好善后。但我也明白事情是逃避不了的,早晚都需要面对的。

  于是我朝前走了两步,一把抓住一旁的长凳,谨慎的朝着方威远靠近。程媛见状,立即也跟着我一样抬起一把长凳。

  不过一把长凳也有些重量,她拿起来,外加上体格较为矮小,显得有些不格调。

  不过我和程媛的动作已经无疑说明了准备跟方威远开战。

  一班的其他同学没有一个敢出来说话。除了我跟他们关系并没想象中铁之外,还有就是一班是尖子班,他们也都是一群尖子生,同时大多数都是软蛋。在打架这方面,根本就是避而远之。

  “住手,你们在干嘛?”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我的班主任走了进来。她对着我们一身喝令。

  我紧接着拿着凳子轻松的朝着自己桌位走去,同时回头跟班主任说了一句:“老师,我觉得这张凳子比较高些,方便我看到黑板。所以我打算跟前排的同学换换。”

  班主任被我这么一句弄的也是一愣。

  其实大家心知肚明,都明白我们是打架。不过被我这么一句巧妙的话一弄,老师也晃过神来,然后点了点便问方威远他们过来一班干嘛,而且还拿着棍子。

  我看着方威远那铁青的脸,我心里一阵自得。不过他也是能够忍得住气的人,所以他也放松身心,说:“老师,我找郭凯玩的。本来想拿着棍子找他打棒球的。”

  我没想到方威远的理由会这么奇葩。先不说乡下哪有棒球场,而且哪有拿普通棍子当棒球棒的。

  不过班主任既然知道内幕,所以也不管什么理由,便点了点头,而且满含深意的说:“方威远,最好别来一班打扰同学学习。若是再被我发现,我有必要去你老师面前反应一下。”

  老师这话无疑是在帮我。不过方威远冷哼了一声,随即便带人离开。

  老师瞪我了一眼。我冲她笑了笑没在说话,随即便开始上早自习。

  `:酷{‘匠、a网.w首发jD

  第一课很快就过去,老师离开前还私下警告我,叫我别再惹事,不过一旦有人找我麻烦,一定第一时间通知她,她来帮我。

  我感激的点点头。

  之后方威远果然没有在来一班,不过我知道事情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过去。而且方威远来一班不成,一定会想办法在厕所或者校门口堵我。

  可明知如此,但一个上午,我无论如何都还得去上一趟厕所。随即我将书包内一直都藏着的短管放在了自己的背后,也好防身,然后准备去厕所。

  程媛见我要走,就说她跟我去。我笑着说我去厕所,她怎么去男厕。

  程媛一听,也只好无奈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然后说,如果我五分钟内没有回班上的话,她就去找班主任。

  我点点头,便离开了。

  一步步朝着厕所走去,我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我知道我跟方威远的仇恨已经渐渐的大了。

  当我走到厕所门口之后,果然看见方威远几个人正在厕所抽着烟,一只手还握着短棍。他们见我走进来,脸色立即露出喜意。

  方威远也一声冷笑的对我说:“郭凯,我还以为你能够忍着不上厕所,害怕的尿在裤子上了。”

  我紧紧的将一只手搭在后背的棍子上,然后也回了一句:“我怎么会了。据说尿有治疗跌打损伤的作用。看你脸上的伤,要不我送你一些尿,给你疗疗伤。”

  “我治疗你。”方威远怒喝,然后拿着棍子就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心一禀,就准备跟方威远这些人拼了。反正横竖被打,我也被打的不少了。而且只要我认准方威远打,那我也就不亏了。

  可就在我觉得这次准备抱着受伤拼命的心态时,厕所最里边靠墙那站着的一群人突然冲了过来,然后冲着方威远喊了一声:“都给我住手。”

  这时别说方威远楞了,就连我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走过来的是五个头发各异的男生,他们手中还叼着一只烟,无论是走路还是神态,都和混子没啥区别。

  虽然我没跟这些人打过交道。不过每次过来上厕所经常都能够看到他们的影子。带头的那男生留着一个鸡冠头。他扫了方威远一眼,又看了我一眼,然后缓缓的开口对方威远说:“你是新转来我们学校的吧?很拽啊?”

  我虽然不懂得怎么回事,但也细心听着。方威远此时也同样看着鸡冠头,脸上还是带着一脸不爽的表情,冷语说:“彼此彼此,不过我们似乎没有冲突吧?你制止我们干嘛?”

  方威远一说完,鸡冠头当即一步冲到方威远身前,同时,又膝抬起,对着方威远的小腹狠狠的顶了一下。

  速度很快,至少比方威远快,在加上方威远也不知道对方会动手。立即被顶个正着。疼的方威远松开棍子,捂着小腹,弯着腰,一脸吃痛的表情。而方威远的小弟却并没有动手的意思,显然是忌惮着几个刺头。

  “别用这语气跟我说话,你小子也就一个新来的,跟我拽个屁。不就家里有几个臭钱嘛。还有,记着以后郭凯由我罩着,动手的时候掂量着点。”鸡冠头说道。

  这时我有些懵了,我不懂得对方帮我这是什么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