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紧皱眉头,手中的竹枝也跟着丢在地上。我妈连忙拿着一瓶药酒给我擦拭淤青的地方。

  疼,可是这些疼却远没我内心的疼来的难受。

  这时我爸苦口婆心的说:“阿凯,好好读书。将来考上城里一中,那学校好,同学也好,就不会有那么多事情了。今天的事情不管怎么说,在外人看来都是你没理。可若是我也跟你一起闹,学校真有可能会开除你。这完全是断你前途的事情。所以你忍着,最后的一年时间,好好学习。”

  我咬着自己有些干燥的唇。内心不断挣扎。我明白我爸妈的心愿,我也明白我惹事之后,不仅是对自己,同样给我爸妈带来不少的麻烦。

  “好,我忍了。”我看着我爸妈,最后生硬的说着这几个字。

  吃完午饭之后,我便去了自己房间。可是我爸妈却还坐在大厅内,他们依旧一副担忧的模样。

  这时我妈说:“我们这样教孩子对吗?孩子被欺负,我心也疼。”

  我爸叹了口气,然后看了看外面的天空,说:“可是咱们有什么办法。今天的事情,阿凯的班主任都跟我说了。还有那个方威远,我也知道。我在镇上的开发区打工,正好看见方老板跟那男孩走在一起。很显然是方老板的儿子。咱们惹不起,一旦闹大了。阿凯还是吃亏,而且我们估计还会被打压。”

  我妈听我爸那话,然后就说:“我们可以找杨小姐。那个杨小姐一看就是很有本事的人。阿凯五年级那次,若不是杨小姐给我们钱,我们根本赔不起那医药费。”

  我爸一听到我妈提起杨小姐,当即就否决了我妈的意见,还说:“杨小姐一看就是城里的人。当初她将阿凯交给我们收养时就说过,当阿凯十八岁成年之后便会领走。这么多年下去了,我们都将阿凯当成自己亲生儿子看待。若是让杨小姐知道我们没有能力照顾阿凯,估计她会提前将阿凯领走。”

  我爸说完,我妈便避开不再说话。他们随即各忙各的去。可是我爸妈目前的谈话,我目前却不得而知。

  之后的日子,我依旧如往常一样学习。我听我爸的,我忍了。

  可是事情却哪有这么能够忍的下去的。

  方威远果然开始对付我了。他一般不会自己亲自动手,而是请动各种人暗中给我使绊子。有时候我的书不见了,有时候我凳子多了几枚图钉和胶水。当然,这些也还是小事。

  而让我最后忍不住的是,方威远在厕所对我做的事情。

  毕竟上课一天,我无论如何也是需要去一两次厕所的。可是方威远却叫人监视了我,每次在我去厕所的时候,方威远都会出现。

  起初我还不没防备。当我走进湿漉漉的厕所时。还不等我走到站坑处,方威远就叫人去绊我脚。

  当时我哪里知道方威远会用这些阴招。我整个就摔在了地上。湿漉漉的地板上除了脏兮兮的脚印,更有着不少残尿。

  当时我的脸瞬间就青了。当然,这还算是轻的。还有次,我正在撒尿的时候,猛然间,身后一个人狠狠的朝着我撞了过来,我整个人朝前一扑,整张脸就和被尿的湿漉漉的墙壁来了一个轻吻,甚至嘴都贴近了墙壁上。

  当时我还听到方威远他们大笑:“大家快看啊。我们初三的尖子生竟然喜欢喝尿。”

  面对着来来往往上厕所的学生。不仅是初三的,还有初二初一的。我的脸再也挂不住了。方威远给我耻辱我已经根本算不清了。

  我感觉我真的受够了。这种日子,只要还是个人就不该忍了。我爸不知道这些,他自然不知道我在学校受了多大的委屈。

  就在厕所,在众多中的目光中。我内心发誓,我郭凯受够了,我不能再忍,我要让方威远也同样体会一下我今天所受到的屈辱。

  我并没有冲动的在厕所跟方威远拼命,我知道硬拼那是一定拼不过的。所以我决定在晚上,我要让方威远永远都记住这一天。

  书自然不是白读书,有时候要对付一个人,用脑袋远比用蛮力效果还要好。

  当天下午,我就去了镇上的一家化肥经销铺,那里正好有干冰卖。大家都知道干冰这东西,实际也就二氧化碳的固态成分。只要这东西一遇水,顷刻间会产生大量的白雾,让得周围视野模糊不清。

  这便是我今晚行动的最大依仗。而且这东西倒也不贵,我买了一斤也就五块钱而已。

  晚上初三毕业生是要晚自习的。当然,全凭自愿,也可以不去。不过方威远虽然不爱读书,但他为了泡孙茜,倒是每晚都会去。这就是一个机会。

  V更%新`.最‘快$上,#酷匠网F

  通常我是在家自习的,吃完饭,我趁着我爸妈去自己房间休息的时候,我偷偷的背着书包,里面装着一斤的干冰,同时还藏着一节四十厘米的棍子。便去了学校。

  我打听到方威远在晚自习课间的时候一定会去厕所。对方倒也不是说尿频,只是这些学校混的人,都喜欢去厕所抽烟。所以几乎每节课的课间他们都会来厕所。

  我早早的就在厕所的一个墙角等着。晚上,天本来就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再加上厕所灯光本来就不是很亮。根本就没人会注意到墙角处还蹲着一个人。

  我等待的时间拿捏的很准,仅仅只等了五分钟。课间铃声随之响起,我知道方威远该来了。

  果然,仅仅只等了一分钟而已。我就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朝着厕所幽幽走了过来。只是让我意外的是,他今天身边却没有跟着几个跟班。只是我却看见了孙茜站在他的一旁。

  当时我就楞了,毕竟是男厕所。孙茜跟着过来干嘛。

  这时我听见孙茜忐忑的问方威远,去厕所会不会有人过来,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

  “放心好了。我叫人去前面堵住路口。任何人都不能来上厕所。所以别怕,宝贝,来吧。哥哥我真的受不了了。”方威远饥渴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第二更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