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奔出三班之后,程媛也跟着我跑了出来。我不知道后来我爸妈和老师是怎么决定的,反正我现在心里依旧还是千万个不愿道歉。

  我跑到学校的后山,原本还忍着没落泪的眼睛终于忍不住缓缓的流出泪滴。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很委屈。

  程媛此时站在我的身边,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巾递给了我。她没有要求我去道歉,而是问了我一句:“你是不是还放不下孙茜?”

  我看了看程媛,最后点了点头。我明白自己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她,否则也不会每次看见孙茜,心里就是一阵心痛。

  程媛看我点头,然后就骂我,说孙茜有什么好的,那种爱慕虚荣的女生根本不值得喜欢。还说世间好女孩多的是,根本不必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说世间好女孩是多,可是距离太遥远,我也遇不到。

  “谁说的,你的生活周围也有好多好女孩。比如………比如……..”程媛一副很不服气的说着,不过到了她举例的时候,她却说不出一句话。

  我只当她举不出例子。却不知道程媛的比如,却是想说自己。不过现在我却根本没去细想这个。

  在后山呆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我这才回到了学校。当我走进自己班级的时候,班上正上着课。

  此时我和程媛走进门,全班的目光已经齐刷刷的看向我们。尤其是这节还是班主任的课,她看着我,最后只是叹了一口气,却没在说别的。

  我坐在桌位上,虽然眼睛盯着书,可是却心不在焉。

  当熬到上午放学之后,班主任走到我桌位,跟我说我可能会被处分,她会尽力帮我,还叫我一定要全心投入到学习中。只要我成绩能够稳定排行第一,她想办法帮我申请取消处分。

  我感激的看着眼前这位班主任,不过我却没对她说一句话,我知道说出来,远没有记在心里重要。

  班主任离开之后,班上的同学也缓缓的离开教室。估计我今天的表现已经让得不少人大开眼界了吧。

  不管怎么说,今天我这么一闹。所有人都只是认为我打了方威远,而不是方威远打我。好歹也会好听一些。不过我知道亏的依旧是自己。

  我和程媛照惯例一起走出学校。

  我不知道是不是方威远存心的。这次我和程媛很晚才离开教室,大多数学生都已经离开了学校。可是偏偏就在我快走到校门口时,我看见方威远和孙茜悠闲的超门口走去。

  最让我我受不了的是,孙茜竟然光明正大的在学校挽着方威远的手臂。那副小鸟依人的模样,真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我此时还想起开学前我和孙茜没分手时,她跟我说,叫我不要在学校找她,情侣关系保密。

  可是现在了,孙茜根本就没有半点掩饰,甚至有种招摇的感觉。

  最h,新章RG节$上Ww酷$匠网

  方威远似乎发现了,他突然转过头,冲我一笑。然后在孙茜耳边说了些什么。孙茜转过身,也看向了我。跟着她就站在那,方威远却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立即就警惕起来,他朝我摆摆手,示意他并没动手的意思。然后走到我身边,含笑着对我说:“郭凯,没想到让你向我道歉这么难。呵呵,不过你离开之后。你爸妈可是不断替你向我道歉,看着你爸妈那卑躬屈膝的样子,比你向我道歉还高兴。据说你被处分了,这就不值得了。当然,若是你现在肯跪下来求我。我可以去帮你说说情,处分也能消。”

  程媛当时就怒视着方威远,一副准备动手的样子。我抓住程媛,然后对着方威远大吼了一声:“滚。”

  方威远见我那愤怒的样子,反倒是没有生气,跟着声音放小些的跟我说:“这周末,孙茜答应跟我去开房。嘿嘿,想想就是爽。”

  我知道方威远这是故意激怒。不过他还是成功了,我确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就在我握住拳头想要动手的时候,方威远又说了一句:“现在还是在学校,小心动手之后被现,那时候可就不是处分那么简单。”

  被方威远这么一说,我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方威远冷笑一声,然后转身朝着孙茜走去。不过他最后还给我丢了一句话:“不管怎么样,今天你来三班对付我,已经让我很没面子。接下来的日子,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我知道方威远这是要准备对付我的意思。可是我也没办法,若是想让我求他放过我,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孙茜和方威远离开之后,我这才和程媛慢慢的从学校离开。

  路上,程媛问我怎么办。方威远要对付我,若是单单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我没说话,而是继续走。到了家门口之后,我们才分开。可是当我走进家门时,我爸妈已经站在大厅内等着我。

  见我走进来,脸跟着沉了下来。我爸手中拿着一根细长的竹枝。这东西细长又见人,打人特别的疼。可就绝对不会伤筋动骨。

  我不用想也知道接下来我准备挨打了。这应该算是我第二次看见我爸对我发怒吧。我没说话,就静静的站在他们的面前。然后说:“要打就打吧,反正我没错。”

  “你还嘴硬,你………..给我脱了上衣,我要让你长记性。”我爸被我一句话气的拿着竹枝,指着我。

  当我缓缓的将T恤脱下之后,我也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身上有着不少淤青,这些还是昨天被方威远殴打造成的。

  我爸看见这些明显不是今天造成的伤势,皱了皱眉。举起的竹枝停留在空中,问我怎么回事。

  我含着泪,哽咽的说:“这就是原因。昨天我被他们打。难道我不该报仇吗?我被打的时候,又有谁给我主持公道过。”

  我爸听我这话,最终没有在拿竹枝抽我。而是叹了口气说:“阿凯,爸知道你一直懂事。你会打人,必然有你的原因。可是爸之所以让你去道歉,就是不想毁了你的前途。孩子,学会忍,忍能人所不能忍。”

  “我要忍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大家说要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