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王之乱,以老将龙渊含恨而死,终了。

此役之后,八大王族气冲山河,自封为王,圈地拥兵,成为王朝之内割据存留的八股势力!

那年正值边疆贼寇猖獗,内忧外患之下,更让八大王族有了安身立命,叫板盛都的资格,以至于成了今日的存在。

秦未央至今记得,义父龙渊那双至死不瞑的眼。

浊世再无龙将。

八王始得乱朝!

所幸,此刻的秦未央已将西北平定,心有余,力有足,也该与八王一战,将这浊世之中的八大毒瘤铲除了。

料想,那盛都之中的少帝,即便对他心存戒备,即便不愿看到他功高盖主,但对于八大王族,两人应是立场一致。

他负责杀,对方负责善后。

山河重整。

削王为土!

铁塔震惊之中,再没言语,他没道破,秦未央也没解释,两人互有默契,眼神再次朝前看去的时候,都好似多了几分逼人的锐气。

司马战八王,何等气魄。

普天之下,都知八王乱朝,圈地拥兵,可谁人敢招惹八王,评判八王?

也就只眼前的王。

敢点一把战火,烹煮这浊世八王,还天下一个太平!

略作休息之后,待傍晚到来,晚霞如火之时,两人乘车前往了市区。

举办招婿大会的地点,是临川金鹏会所。

此会所于外界而言,极为陌生,哪怕是临川商界,晓得的人也不多,本质上是一个从不对外营业的私属会所,仅是金盟一些顶尖人员在此消遣娱乐。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惊变之后,此刻即便王女驾到,金盟之内顶级成员,也没了嚣横的底气。

毕竟,当时韩月生也是那般嚣横。

毕竟,当时长孙瑾瑜也是那般嚣横。

毕竟,当时李元旭,沈江源,金胜尊,也是那般嚣横……

但摆在秦未央的面前,都成了过去式。

时至今日,金盟已经看不透秦未央,感觉对方就是一个深渊,当你凝视他的时候,仅有恐怖。

而被深渊凝视,则仅有死亡!

他们心中期待王女覆灭秦未央,但却不敢再跳出来摇旗呐喊,细细算一下,距离秦仲达的忌日,也就十几日了。

这十几日,也只能在煎熬之中慢慢度过。

到了金鹏会所之后,秦未央在前,铁塔在后,两人在门口报上姓名,便就顺利通过了检查。

王女招婿,本就惊动了大江南北,进了会所之中,迎面便就见到了黑压压的一群人,怕是有上百。

别看数目不是非常夸张,但这上百人都是权贵之后,名门望族之子,那个拎出来不是名动一方?

若非王女招婿,这群人哪能聚拢在一起?

心中不屑,秦未央没得半分惊讶,寻了一个安静的角落,便就坐下了,而铁塔则站在了他的身后。

看下腕表,时间还没开始,他还需等待。

他也不信,宇文天兰敢在这之前,动一下林意晚。

旁边走来一名个子很高,身穿范思哲西装的男子,手端高脚杯,斜眼瞅了一下秦未央,道:“这位兄台,也是来参加招婿的?”

秦未央瞥他一眼,并没回应。

“兄台来自那边?”

高个男子又问道。

许是看出秦未央气场不凡,身边的铁塔更是人高马大,尘世之中着实少见。

“来自北边,只是一个当兵的,家境一般。”

见对方一直问,秦未央只能道了一句。

闻言高个男子就没了兴趣继续攀交,这次王女招婿虽说惊动大江南北的俊杰,但并没什么门槛,过来凑热闹滥竽充数的也不在少数。

显然,高个男子将秦未央也视作了这种人。

随后又有五人过来,与高个男子举杯热聊起来,其中有人指了指秦未央,问了一句他是谁,高个男子鄙夷一笑,小声道了两字,炮灰。

顷刻这群人都笑了起来!

世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此刻的秦未央,自然被认定成了癞蛤蟆。

铁塔双眼眯起,寒光外露,秦未央倒是从容依旧,半分火气都无。

又过三十分钟,陆陆续续又进入了二十多人,招婿大会终于在大厅音乐响起之后,正式开始了,旁边的六人立即找座坐下,但偏偏少了两个座位。

不约而同,那没座可坐的两人,便就盯住了秦未央。

“你一边去,这个座位是我的!”

矮个穿着阿玛尼的男子道。

秦未央扫了他一眼,并没搭理。

男子顿时有些气急,只是他还没说话,旁边健壮的男子就道了一句,“怎么你不服,还是耳朵聋!刘兄的话没听见吗,我再说一句,立即起来!滚一边去!”

连着两句羞辱的话入耳,秦未央终于抬头,认真看向了两人。

但眼中,何曾有敬畏?

有的不过是戏谑之色。

“记住你们刚才说的话,我从来不骂人,但若有人骂我,定要付出代价的。”

秦未央淡淡的道。

“你是不是吃大葱了,口气不小!”

矮个男子冷冷道。

健壮男子更是拳锋攥紧,想要动手了,但就在这时,一边却传来了惊呼之声,随后就是掌声雷动,喝彩此起彼伏响起!

两人急忙扭头看去,就见另一侧的走廊之中,有八名身穿雪白长裙的女子分两排款款走来,而在这群女子的中间,则有一名身材玲珑,同样穿着雪白长裙的女子。

只是这女子的长裙之上,背后刺绣一只金凤,前面留有一朵红莲。

顿显无比的高贵!

现场之人见王女出现,谁人不兴奋激动?

但就在这众人澎湃沸腾之中,秦未央却仍旧端坐在原地,那双眼都不曾有半分光色变动。

如此怪异举止,自然被身边几人发现,当下都是面露嘲讽,感觉他这是故意摆谱,想要引人注意而已。

但满堂都是名门望族大少,谁人会注意他?

此等哗众取宠之举,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一阵沸腾之后,王女到了最前的宝座之上,她微微抬手,随即四下便就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也均是钉在了她的身上。

只是很可惜,自始至终王女脸部都遮着纱布,何曾让人一睹芳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