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区 登录 手机阅读
  • 酷匠App
  • 酷匠Wap站
  • 酷匠微信

我总算还是明白, 如花美眷,终抵不过似水流年。 姹紫嫣红的春色,也只是韶光一现。 其实我们都会有被岁月老去红颜的那一天。 既然年华将你我抛闪, 又何须为几片泛黄的记忆,痴心留恋。 永远有人问,为什么美好的总是在昨天。 那是因为, 我们都不知不觉地爱上一个词,叫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