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遇见师傅那天后,又过了一天也没发生什么事。就这样我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

  师傅的名字有点搞笑竟然叫缪从从。一读出来我就是暗暗的想笑出声来。

  额的确,这师傅很不错,竟然教了我点练功的秘诀。就是吸收日月之精华。用白话文讲就是天天半夜三更的从床上爬起来,在房子外偷偷摸摸的练。

  而也是自从那天起,我感觉浑身能使出来的劲大多了,原本满满苍白之色,没有几分劲的我,脸色有了几分好转,看来就是那个挫出来的药丸的功效。查看了一番丹田,确实是里面没有那番的残缺。比起原来无疑是好上了许多。

  熬过了早餐的危险期,我可是不敢继续吃妹妹的神作了。吃一顿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而今天倒是更惊人,吃得是生鸡蛋。据说妹妹她忘了烧开水,直接把生鸡蛋放在凉水中泡了一阵。便是把唯一一个生鸡蛋给我吃了,而自己则是吃起了很不健康的面包!有这样对我好的妹我还有什么可以讲的!

  自己做的孽,哭着也要吃完!自从那天我说她做的好吃,就是陷进了无底洞。每天都有这样子度过。不知道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我还能活多久。

  而后,去了学校。在学校,我依旧是和陈健这个老猥琐闲谈着。话题永远是哪班的妹子最正点!

  像我这么正直的人会谈这些没有营养的话题?怎么可能?当然是在一旁安静的听着了。

  旁边的吃翔也是凑过来,侧着脸庞暗系安详的听着。每每听到一下极其那个啥的话题都会眉头微蹙。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沉声道:“师尊,你们怎么能这样说呢!”而吃翔的全名乃是贪吃翔,这名字我也是醉了。

  片刻后,“快,那个号码告诉我。我出一根辣条。”整个人猴急的要命。

  我们倒是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无语的看着吃翔。

  是啊,吃翔说的师尊就是我,那次拯救宇宙的行动中,我舍身取义,奋不顾身的救走了吃翔。啊呸。只是在从前我明闯女厕所的事件曝光后,他就赶上了我,要我当他师尊,教他猥琐真经。

  那次女厕所的事件就不明说了,毕竟我还是要面子的,可是吃翔倒是夸夸其谈,把我的猥琐事件天天挂在嘴边。

  吃翔问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整个人高兴的要命,便是出去夸夸其谈了,我很明白吃翔这货要干什么,偷偷的便是跟了上去。

  只见吃翔这货,坐在校园的长椅上,竖起了一个白色的抹布,依稀上面写着,猥琐大讲坛,包学包会。

  而后,踊跃出现数人,端正的坐姿坐在吃翔的身前,满脸的严肃之色,手上拿着一个笔记本,还举着一只笔,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吃翔的讲解。

  吃翔这家伙倒是一副赛半仙的感觉,捋了捋下巴。可惜没有胡子。捏了捏手掌,一副猥琐的怪蜀黍模样。沉着声缓缓道:“我想助威可知我校有一位神人!”

  “神人,有吗?”

  “哪呢哪呢?”

  下座的人皆是一副迷茫的模样。

  “别急,听我慢慢道来。”吃翔秀了秀手指,缓缓道。

  “下座各位我想都应该是猥琐界的一把手了,而和哪位神人则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小人不才,那神人正好就是我....的师傅。”

  “我师傅名为严誉涵,这名字应该是不陌生了吧。而各位还知道他最近的一些作为吗?”

  “难道是严大仙又舍身闯女厕。当真不愧是我们一行人的楷模啊!”有个人感叹道,说着的时候,脸上满满的是仰慕之情。看来我在他内心中已经是神一样的存在了。

  我听到这,已经有些无语了,什么又舍身闯女厕,哪有啊!

  只不过就是进错了门而已而已了。

  回忆起,那一次,我倒还真是走错了门,发现厕所里面没有一个小便池,这倒也是奇怪,难道没有一个可以排泄的地方。结果出门一看发现牌子是女厕所,而后我就被一群女的围而奸之,啊呸,是围而揍之。

  “难道是严大仙赴死女更衣。实在是令在下不敢企及啊。就算是再让尔等修炼个数载也是没有严大仙的这般胆识,当真是吾辈的模范。”

  听到这,我差点就要吐血了,我哪里有去过女更衣室,看来吃翔这家伙平时没有少乱扯啊。

  只见吃翔微微头一摇,喃喃道:“你们落伍了,我师傅哪里还做这些低级的事情,他做的可都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好的,听我来讲,我师傅就在昨日,去了戏凤楼,据说还和好几个花魁大战了数百会合,实在是过于激烈。而仅仅是过了片刻,我师傅又精力充沛,去往隔壁的花影楼,后就一直呆在里面,据说,那一战吵的是整条街乱哄哄的。让人着实睡不着觉。”说到这的时候,吃翔这货还啧啧了两声。

  还没等下座的那些人称道,我便是一个爆栗敲击在吃翔头上,直接托着吃翔走。而吃翔在被拖走前,对着他们说道:“诸位啊,今日的猥琐大讲坛是结束了,明天同一时间我们继续相约于此,继续讨论关于猥琐的奥义。”

  我这个时候真是想揍吃翔啊,被我拉走了还不忘自己的讲坛。真是让我苦笑不得。不过之前讲我的猥琐事迹我还依旧印象极深。破口而出:“你到底在干什么,讲什么乱七八糟的,还有我什么闯女厕,看更衣之类的。”

  吃翔被我托着,一副幽怨的看着我,着实感到腹部一阵的翻滚。吃翔喃喃:“师傅啊,我这不是提高你的威望吗?这样的话,你不是知名度更高啊。”

  ;:酷14匠网永(●久免¤费?¤看小U说》

  “知名度高你妹啊!”我听着,哭笑不得。要是这样子我的知名度增高了,岂不是我距离大家口中的变态越来越近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随即我凶道:“要是继续说我的这些变态行为的话,小心你的狗头!”哼了一声,我便是气呼呼的走开了。

  虽说我不知道吃翔还有没有传遍我的英勇事迹,不过我倒是惹来了许多鄙夷的目光。看来我更出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