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们后方,只见我拿着两个巨大的袋子,脸上写满了吃力。不过嘴角处叼着一块长呼呼的东西,而这个东西自然就是辣条,在路上无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吃这辣条也是不错。

  辣条着实不错,有劲道有弹性,不过我吃了一根就是有些咽不下肚了。实际上是这样的,吃的时候,突然脑海中腾现出那个抠脚大叔抠脚的画面,着实太美。不忍心看。

  回忆起大叔便抠脚边拿出那辣条递给我,我也是没有继续吃下去的心情。而干脆面也是差不多,反正都是抠脚大叔拿出来的,油然而生一种扔掉这些的冲动,不过这些至少是花了我钱买来的东西,负190大洋哎,很多了好不好。再说也是不能浪费食物,虽说这些东西我不吃了,不过我可以拿过来给别人吃了,平时那些对我有“帮助”的,我自然是要好好的报答他们了。至于是谁现在还没有思绪。不过慢慢来,反正过期了也不是我吃。

  思考着这些的时候,前面那两道身影是越加的迅速,在一家又一家店铺来回周转,进进出出。毫无看出她们的丝毫疲惫,徒有我,累的和狗一样,大喘着粗气,不是我的体力不行,实在是她们的战斗力太强了,逛街逛起来发疯了有木有!而我手上还提着几十斤的东西,要是勉强不跟丢已经很好了。

  走了半天,累了半死,看着她们什么都浇灭不了的热气,我心里都开始打颤了,要是再这样下去,我的咸猪手会断的啊。以后还怎么咸猪手啊。这不是要我的命啊!

  所以我就开始和他们发起了牢骚:“好了没有啊,已经逛了这么久了,天色都这么晚了,再不回去就要被骂了。”我苦口婆心的说道。

  她们倒是没有一点的反应,完全沉浸在逛街的世界里,现在的她们就好比两台购物机器,现在已经有了购物的指令,必须完成任务才可以胜利。

  实在是闲着无聊,我开始偷窥起来,啊呸,是观察。看着那些络绎不绝的人群,大多是女的,难怪,女人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购物起来不要命啊。不过我可不敢说,专心致志的继续“观察”。

  平日里陈健带坏了我,总是和我说看什么美腿之类的,搞的我也是有一种癖好,看女的总是先看腿。

  “啧啧,这腿不错,又长又细,弧度也不错,摸起来一个可以的。”

  “嘿嘿,那边都不错啊,都是超短裙,里面的胖次好像是粉色的。”

  我承认前半句是我说的,可是后半句我就不知道是谁说的了,此刻我蹲坐在一节台阶上,赤裸裸的偷窥起来。而身边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带着墨镜的乞丐。估计就是他说的。

  这乞丐穿法有些潮。戴着墨镜不说,还身穿李宁球鞋以及运动服。其实我无论从哪里看都是看不出来这个人是一个乞丐的,唯一让我看出来的就是他胸前用记号笔写着的乞丐两个大字。

  乞丐也好像看到我的目光投向了他,戴着墨镜的眼睛对着我,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这个乞丐在看什么。不知不觉的乞丐距离我更近了一点,我没有动过,只是乞丐朝着我的位置挪了几步。

  我没有反感,反正这个乞丐身上没有什么骚味,我倒也是无所谓,任凭他挪过来。

  挪过来了第一句话,“对面有美女。”

  我闻声一看,我去,看真是,衣着略显时尚的气息,淡黄色的七分裤,白色的宽大衬衫。而我竟然还是从下往上看。起初我还啧啧了一声,不过看到上面我就是惊呆了,这人竟然是秋风。

  秋风这人我认识,是我学校的一大校花,长的很漂亮的,不过平时都看不见这人,可是今天竟然突然的看到了,着实让我有些吃惊。

  乞丐没有看多久,就是粗略的看了一下,颇有些叹息的意味沉声道:“长的是不错,屁股有点大了。给了中肯分,60分。”

  我瞬间无语了,这才60分,那要是100分岂不是妖孽了。何况这个乞丐还给别人评分,真是有些不解啊。看来这乞丐的眼光颇高啊。

  C酷N匠…网9永、久#O免‘费看F小说

  后来,乞丐有给时不时的说道:

  “这个胸太小37分。”

  “这个腿太粗27分。”

  “这个脸太肥8分。”

  ......

  诸如此类的乞丐讲了很多,我在一旁一直听着,嘿,我可不是色魔,只是领教一番而已。仅仅多看了几眼而已。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乞丐的特征我也有些搞明白了,在对他来说超过40分的都会在墨镜内发出一种白光。看来是看的两眼放光。要是摘掉的话,我敢打赌。这家伙的眼睛一定很圆。连我都被他带坏了,蹲在那里一直看。双眼就没有散焦过。

  听了乞丐这些话,突然感觉受益匪浅啊,以后可以在痴汉界继续混下去了,看来在猥琐的这条路我是渐行渐远,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以后要是看其他妹子的话,一定要按照乞丐这个看法,好好的窥探一番。啊呸,是欣赏一番。

  而乞丐看了半天的美女也是有些视觉疲劳了,直接将目光对准我,嘴角喃喃道:“身材矮小,脸部发胖,大眼无神,0分给你都嫌多。”

  乞丐说这话的时候声音稍微小了一点,可是我却还是可以真真切切的听清楚啊。顿时脸色一黑,手上抽出一个长长的东西,对准乞丐嘴里就是一弹。

  “大哥,辣条都给你了,我帅吧。”我哭丧着脸,想来别人说我丑还是受不了的。

  “帅帅帅!要是多来几根就更帅了。”乞丐咬着辣条还没来的及吞咽就狼吞虎咽道。

  然后我的辣条就少了半袋子。而吃的时候,乞丐又好像是战斗力爆棚,双目紧盯前方的大批女性,我真为那些人捏一把汗。

  再和乞丐絮叨了几下,我便是回到了妹妹和菲菲哪里,总不能一直呆在哪里和一个乞丐一起偷窥吧。那样子节操不就是掉光了吗?虽说早就没有节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