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凭借这我的痴汉系统就是飞快的锁定了这条熙熙攘攘的道路。(呸呸,我才不是痴汉。)瞧着就是没有看到妹妹的身影。的确,可不是嘛,都已经走了大概7,8分钟了,要是被我这么轻松的找到,岂不是太奇怪了。我收了收心,就是准备放大规模搜索一下。可是我的大脑瞬间就是扫描到了一个连看都是不想看到的存在。

  “我去唉呀妈呀,怎么又是你?”我纳闷了,彻底的纳闷了!

  我看到的那个人,扫了扫四周,瞬间就是扫描到了我的位置,急吼吼的冲了过来,同时一股清新飘散到我的鼻子里,久久不能忘怀!

  更D1新n最◇O快*T上*酷匠M网

  这个身穿碎花连衣裙,留着长长的黑发,有着精致的五官,肌肤白皙如雪,有着削尖的脸型,挺秀的鼻梁,粉粉的脸庞上有两个甜美的梨涡。略带着清风,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少女清香,还有那个双马尾放置在肩膀上,透入出那犹如白雪的美肩。同时还露出洁白的虎牙,除了徐煦煦还有谁?

  “哎呦。”我不禁暗叫不好。可不是那个徐煦煦直接扑到了我的怀中,那股幽香的气味是更加的盛。让我的小兄弟都是有点昂起头来的感觉了。不过我还是可以安奈住我内心的冲动的,因为看到这个徐煦煦这个人就是会不自觉的平静下来。

  “喂,你为什么要叫哎呦啊,是我重吗?哼,要是你说我重的话,信不信我和我哥说!”同时还撅起小嘴,别提有多么的傲娇了。

  我现在哪敢跟她废话啊,随便应付了一下就是打算甩开她。在了一个她没有注意的一瞬间我做好了准备,双脚踏地,以着博尔特飞奔的速度向着幸福奔跑着。“喂,喂,你等等我啊。为什么要跑啊。”徐煦煦这个家伙还真是有耐心的很,直接追了我半天,终于跑了半天我也是累的和狗一样,就是放弃了跑,缴械投降。

  “哼,你跑什么啊!为什么看到我就是要跑啊?我很可怕吗?”一副鬼畜的表情就是显现出来,再加上她那萌萌哒的长相,我卡在喉咙里的话就是说不出来了。呆在那里没有说,只是眼神飘忽的环视周围。

  “喂喂,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为什么大晚上还要出来,而且你到底是出来干什么。不会是.....”徐煦煦瞪直了她那浑圆的眼珠,气呼呼的说道。

  看到我没有说,顺接着说出了让我毁三观的话:“难道你是已经调查好了今天晚上我会出来逛街,是不是来偷窥我的啊。是不是看到我发现你了不好意思了。嘿嘿嘿,我想的一定是没有错的。”瞬间我就是无语了,暗暗在心里佩服道:“你丫的脑洞真是大开啊!”

  “看,你现在根本就是没有反应,肯定是被我识破了,我就是说嘛,你一定是来偷窥我的,嘿嘿嘿.....。”徐煦煦说完了这话还手舞足蹈在原地蹦跳起来。

  “怎么可能,我其实是......”不过由于不想让徐煦煦知道,我还是有点犹犹豫豫。

  “到底是什么啊,你倒是说啊!不然我可就承认你偷窥和尾随我了。”徐煦煦这个家伙还是那样的“机智”,就是机智如我都是没有什么反驳的机会。“其实我是尾随我妹的,我就算是没有那个啥也是不会尾随你的。”此刻我的脸无疑已经红的和苹果一样,说出这些话,也是让我的面子有点挂不住。

  “咦,你好恶心啊,连你妹都是去尾随。变态......”徐煦煦的词汇量还真的是极其的雄厚,随便说上一句都是可以让我汗颜。

  “是的,我就是去尾随我妹了,怎么了。都是怪你,让我尾随丢了。”

  不过出奇的是徐煦煦没有反驳,只是凑了上来。悄悄的说着:“加我一个呗。”

  “滚.......”

  紧接着我的一击爆栗敲击着徐煦煦的头上,还真是别说,徐煦煦的小头还是挺硬的,就是连我的雄壮的拳头也是敲的嗡嗡直抖。“呜呜,打我干什么啊,我只是想去看看嘛!”此刻徐煦煦的委屈的小眼神还真的是让我感到有点的内疚,不过回忆起这个徐煦煦今天下午对我做的,我就是没有给她好脸色。硬生生的走开。

  “喂,别走啊,大不了我不生你气了。”

  “喂,别走啊,别丢下我,我不捣乱行了吧。”

  “你再不停下来,严誉涵信不信我会大哭,告诉别人说你是一个色魔,刚才就是侵犯了我。哼哼。”

  我哪里相信这个徐煦煦的话,自顾自的准备找着我自己的妹妹。

  “呜哇,小女子今天好惨啊,被一个臭流氓给侵犯了啊,路过的各位大哥们能帮帮我吗?我不需要什么,只是想大哥们能够帮我教训一下这个色魔,瞧,那个色魔还是没有走,一直在前面闲逛,估计他就是要侵犯别的少女啊,我已经是被这个色魔给摸了啊。可不能再给这个色魔得逞了。”这个徐煦煦说的还真的是一道一道的,弄的我都是有点相信了,而那些热血沸腾的骚年们和大叔也是激情澎湃,就是看着我大喊:“小贼别跑。”

  我哪能不跑啊,撒开丫子就是疾步飞奔。此刻我心中真是对于这个徐煦煦无语到了一个极点:“你要不要这么狠啊!”

  凭我的小短腿怎么可能跑的过那些人,所以我被拉着按在地上打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叫你这个色魔起色心,看我不得为民除害。”

  “打啊。。。”

  “打残色魔人人有责.....”

  还有徐煦煦在一旁笑哈哈的看着,满脸的春光四射。弄的我就是一阵的被打。

  被打好了,大叔们和骚年们都走了,唯一剩下来的徐煦煦还急切的冲了上来,扶住我的手还满脸的歉意:“对不起啊,我不知道现在的人正义感怎么强,竟然动手打了这么久。”

  我挠了挠我的被打肿的猪头,摆了摆手:“慢走不送....”

  到底还是跟着我,说什么就是甩不掉。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白天铃铛说:

下面的直通车去看看!谢谢!

《未来原始神》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