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我还是欺负了一下那些待在我的机关里的人,把他们都是弄的傻傻的了。我只想说一下,我竟然这么机智!(其实如果张世开认真和我还有陈健打的话,绝对是会把我们打的傻傻的,不过张世开还是太傻了,竟然没想什么就是跑走了。)

  不知道咋地,看着那些在我设置的机关里的人,莫名的心里就是有一种感觉,可能是平常被欺负多了吧。到了现在反整别人还是有点不习惯。不过我对于逃跑的张世开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很天真的任务这货已经怕了,是不会继续来找麻烦了。说起来今天我和陈健还是真的没有亲自动手,只是我的机关就弄的他的小弟傻傻的,就连现在还是弄不懂怎么出去。

  “涵哥,放我出去吧。”其中一个眼尖的人就是看出了我的位置,对着我就是喊道。

  我哪里知道他们竟然看到我了,不过我还是装作牛哄哄的样子就是像是大哥的摸样对着他们“是吗?想出去,可是你们本来是想干什么的?不是想来打我一顿的吗?现在怎么求我了。”我犀利的话语就是像一把刀刺在那人身上。

  “没有,没有,涵哥,我们怎么可能是来打你的呢?”而且那个人的表情还是相当的诚恳,不过给我看来还是不太可信。

  “有什么可以证明,你发一个誓吧。”我还是比较随和的只是这样说了一下。

  “今天,我青春发誓,我是不会再以后害涵哥的,否则天打雷劈之类的。”同时这个叫青春的表情和语气都是让我找不出一点的毛病,紧接着那些小弟也是照搬这青春的句子,依样学样的说着。我没有什么拖拉的,瞬间就是把这个机关给取消了,我还是留了一点的后手,我和他们的距离控制在50米范围内,没有让他们靠近我。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我面无表情的指着出口就是对着他们说。

  那些人待在里面也是待的有点闷了,一出来就是各个都伸了一个懒腰。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就是感觉心口堵得慌,就是有着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那个叫青春的长相我也是终于看到清楚了许多。这个人,染着半边红半边黄的头发,顺带着脸部的油光,一看就是知道这家伙保养的很不错,应该是常常用大宝sod蜜的,而再看看这个家伙的耳朵,不仅仅是打了耳洞,还串进去了什么像是钻石的东西(不过肯定是街头几块钱买的)

  我对于这个人的评价就是非主流和杀马特,不过就是这个人刚刚还说出了那么诚挚的话,可能是极其虚伪的。还别说这家伙以后就是好赌成性,几乎是天天都去东莞来一夜情。当然这些都是后话。要说我是怎么知道的,其实就是我以后的一次谈话吧。

  还真别说,这些小弟的打扮各个都是非主流,头发都是留的贼长,有几个甚至都是可以盖住嘴巴了。不过这些小弟朝着我的方向缓步走来。而陈健却还是沉浸在刚才看他们悲催的世界里,根本就是在做梦。我感觉有点不对劲,急忙敲了一下陈健的狗头。

  “你搞什么!打我头干什么啊!”陈健非常不满我的行为,对着我就是一阵的大吼。

  我却是悄悄的拉着陈健的脸到了我的嘴下。呸呸呸,别想多了,我这不是搞基。“喂,你有没有感觉,这些人的神情好像不对啊!感觉就是要打我们的一样。”

  :更%新Q最“》快Y上酷-}匠7B网

  “不会吧,他们不是说不会打我们了吗?怎么可能还会来打我们。”陈健满脸疑惑,怎么看怎么就是不相信的样子。

  “喂,总得要留一个心眼啊,不然还不知道我们会被打的怎么样啊。”我还是十分谨慎的说道,同时与小弟们保持着30米的距离。

  此刻陈健好像也是看出了什么,对着他们就是喊道:“你们别过来了,都散了吧。都回去各找各妈吧!”还真别说,陈健的话更是加快了他们的脚步。

  “涵哥,健哥,没什么,我们只是来感谢你们放我们出来的,你们为什么要离我们这么远啊,这么远我们可怎么感谢啊。”说着那个青春就是冲了过来。

  我一看就是感觉不对,连忙拉住陈健往后面就是撒丫子的跑。跑出了一种感觉,跑出了一种境界。同时我还对着后面的人大骂“你们说话不算数,说过不会打我们的,竟然还追我们,你们真是一群老狗。”

  “涵哥,我们哪有啊,我们只是说以后不会打你,但是没有说今天不会打你们啊。你们就好好来吧,让我们兄弟没好好的招待你们。”这个青春还露出淫荡的笑容,怎么看怎么的猥琐。

  “卧槽,这踏马的是在玩文字游戏啊,你狠。”我不禁感叹道。同时还加快了一点奔跑的速度。跑的时候我只是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像是沸腾了一样,对着天空就是一阵呐喊:“你踏马的青春就是苟娘养的。”

  跑了不知道多久,我只是感觉应该穿越了许多的小巷和街道,不过貌似距离我和陈健的家是越来越远了,因为我们是反着跑的,所以自然是越来越远。

  在路上,一个人接着电话,对话是这样的。

  “开哥,我们已经骗他们了,他们现在在被我们追逐着,这两个跑的还是够快的。让我们都是有点累了。”

  “好的,春弟,他们现在的方位大概是在哪里,我带着几个兄弟围堵他们。”

  “Ok,开哥,他们现在是在瓯南大桥,而跑的方向应该是要去鳌江路了。”

  “行,看我们今天的猫捉老鼠。”

  那个叫开哥的不正是今天刚刚逃跑的张世开吗?而现在他的表情无比的兴奋,嘴里还嘀咕着:“严誉涵,看看今天你能逃走吗?这个猫捉老鼠的游戏我可是很期待的。”

  紧接着就是带着好几个人冲着那个鳌江路飞奔过去。还给他们几个弟兄都吩咐了一下。“你们,你就是准备去A路拦截。”“你们,就是B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白天铃铛说:

求追书!

《跑定天下》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