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约定之期的前一天晚上,我还是在草地上培气,我似乎已经习惯了风吹来的清爽感觉,也是习惯了在草地上感觉月光的美好感受。要说和什么感觉相似的话,应该植物的光合作用是差不多的。给我可以享受到光的快感。

  时间过的特别快,一下子就是过去了一个晚上,这个晚上,我居然失眠了。

  约定的日期到了,我来上学的感觉都是有点沉重,就是感觉有点紧张,而我就在学校门口就是看到了陈健,陈健这家伙顶着极浓的黑眼圈,怎么看怎么像昨天晚上没有睡觉一样。也难怪,今天可是要打架的日子了,昨天晚上应该是紧张到睡不着了。而其实我也是一样,

  昨天我吸收月之精华后就是待在床上死都睡不着,不停的在床上翻滚,没有一点点睡的念头,导致我今天起来也是有点困倦的。而我和“大宝剑”这两只熊猫进了教室也是让别人看呆了。

  “哦对,他们今天是要惨了,所以顶着怎么一个大大的黑眼圈啊。”其中一些还记得那个约定的人说道。是的就是这样我的一个早上都在他们的讨论声中度过。

  上课今天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我看见了张世开在我们上课时,来到我班的门口,对着我和“大宝剑”就是倒竖起了中指。怎么看怎么的欠抽。我也是不甘示弱,同样回敬给他一个鄙视的目光。

  直到午饭时间,我和“大宝剑”又是到了食堂,张世开看到我们来了,叫了一个跟班冲着我们的位置就是走来。这个跟班应该也是跟了张世开久了,也是学的了一丝的流氓气质。

  对着我就是喊道:“你给我们的开哥记清楚了,今天下午放学后山见,记住别怕到不敢来,如果不敢来的话,其实可以现在就给我们的开哥磕三个响头。我们开哥说了,只有你这样,就可以放过你们,否则你可以担心你后几天的身体是否安康了。”说着的时候那个跟班还猥琐的笑了笑,别提有多么的恶心了。

  “要是我不答应呢?”我的怒气已经被激发出来了,对着远处的张世开怒吼道。

  “那我就让你趴在地上叫爸。”张世开听到了,对着我不屑的说道。

  我没有继续管他们,就是去打饭去了,今天的菜虽说还是可以的,有鱼有肉,不过此刻在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了什么胃口,全然都是在放学后了。

  “誉涵,怎么办,我们是打不过他们的,要不要找一些帮手啊。”陈健此刻的表情别提有多么慌张了,急忙拉着我说道。

  “哎,现在我们没有时间找帮手了,而且就算我们去找,我感觉也是不会有什么人来帮我们的,谁会自愿来挨打啊。”陈健无奈的说。

  “挨打....”我一听这个词我就感觉有了一个好主意。瞬间要了陈健的镜子,反复的看了一下陈健的长相还有我自己的长相。

  陈健看到我的举动也是有点吃惊,疑惑的问我:“你这是在干什么,是怕放学后看不见自己现在的脸吗?”还真别说,陈健的吐槽技术还是挺牛的,瞬间我就是无言以对。

  酷!=匠(‘网首#◇发(^

  “这个你就别管了,我可以说的就是今天我们决定不会被打。而且我们还是一定会去的。”我现在的表情就是满脸的信誓旦旦。

  “不会被打,而且还是要去,你想多了吧?怎么可能,我们根本打不过他们啊!”陈健疑惑的说道。

  我还是卖了一个关子:“山人自有妙计。”随后我就是跑开了,就连饭都没有吃。陈健看着我远去的身影还是摸不着头脑。满脸的抑郁。

  直到要上课了,我才是急匆匆的回到了教室,回来时还是满脸的喜悦的表情,陈健也是看呆了,不解的问我为什么这么高兴,我还是故作神秘,就是不告诉他。他拿我没有办法,只好继续认真的上课。一到下课,我的身影又是第一个冲出了教室,而上课了我的身影还是最后一个到的教室。

  陈健看我就是越来越奇怪,看着我来去相当的轻松,于是打起了跟我踪迹的想法。可是一到下课,我是跑的比狗还快,陈健根本就连我的影子都是看不见,只能留在教室里发呆。

  终于即将要放学了,而我还是那么的淡定,可是陈健却已经淡定不下来了,上课都是摇头晃脑的,紧张写在他的脸上相当的明显。

  所以我们两个对比起来很明显,放学了,陈健终于是安奈不住了,拉着我就是问道该怎么办。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说着:“去呗,我们去看好戏。”同时我脸上浮现出一股淡淡的微笑。

  陈健看到我的微笑也是有所放松,跟着我的走法就是往着后山方向走过去。后山距离学校走路大概是20分钟,而我和陈健一路上走走谈谈,硬是把时间给托到了30分钟。

  不过我们一走到,却发现在后面来了一群人,不用说着绝对是张世开的人,我迅速的拉起陈健就是钻进了一个草丛里,静静的看着他们走来。

  我拿出两个望远镜,一个给了陈健,另一个自然就是我自己的了。还指了指一个方向给陈健看,“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办到的。”陈健看到我所指的地方难以置信的说道。

  “嘿嘿,这个一会儿告诉你。”我看着望远镜默默的说着。“你们今天要酸爽了,张世开,看你还敢和我玩,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机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白天铃铛说:

求追书!!

《跑定天下》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