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我看老蔡却还在那里发呆,我没有了耐心,对准老蔡的屁股就是来了一个猛烈的前踹。

  “怎么了,怎么了。”老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脸痛苦的揉着自己的屁股,可怜吧吧的样子对着我。

  我可是相当会装蒜的,瞬间就变的面无表情,同时手表和脑袋沉醉着,不知道的可能还会以为我在思考什么东西呢?”

  老蔡没有发呆了,看到那出口,满脸的雀跃,同时还小声的嘀咕着:“我胡汉三又要回来了。”啊呸,应该是“我蔡真行回来了。”

  老蔡不知道咋地,一紧张就是忘了要怎么做,硬拉着我的手臂就是摆动起来,顺带着打我的手背。

  我知道是时候了,以着极快的速度苏醒过来。不禁还发挥出我精湛的演技。“这是那里,我们回去了吗?”

  “不过,我那里知道,老蔡这家伙的性子不是一般的急,还没等我说好就是反问我:“怎么出去。”

  此刻我的内心中对老蔡更加是无语了,我还是无奈的说用变化术啊。

  老蔡突然就是一个大叫“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我真是笨啊,比猪还笨。”

  此刻我心中就是想回答老蔡的,说他真是笨的和猪一样,不过我是不会讲出去的,也是怕伤了老蔡的小心脏。。。

  就这样老蔡竟然被我一点就通,瞬间变化出了一个梯子出来,直接就是架在出口的边缘。而且老蔡更不用说手脚开始在楼梯上活动起来。不过我也是没有想到老蔡只是站了一会儿就跳了下来。竟在梯子下面做起了广播体操。当8个8拍终于所做好了,老蔡才是激动的跳了上去。我看着老蔡上去,一下子就是紧跟着老蔡,一点一点的往上面爬。

  4米的距离不远也不高,所以说我和老蔡没用多久时间就进入了出口。

  出口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概是可以凑合容纳我和老蔡并肩行走,老蔡进来出口,整个脸都乐开了怀,是的,这个书里可是整整的关了老蔡10年啊,今天就是老蔡重见天日的时候。

  不过之前我是认为只要进来出口,大概就是出去了,可是我没想到在出口的道路也让我走了许久。看着周围黑蒙蒙的一片,我的内心自然是有一些害怕的,不过自由战胜了恐惧,走的时间久了,我发现我和老蔡的身体也慢慢回来了。

  先是头,紧接着就是四肢。我透着一丝丝的亮光,隐隐约约的看到了我的手臂样子,我的手臂在之前是相当的无力的,不过经过了这几天的魔鬼训练,我发现我的手上隆起了一块,看起来就是有一定的爆发力。

  再看看我的腿,也是整整的粗了一圈,越走越远,亮光也是越来越亮,我此刻终于看到了蔡真行的长相,不用说,蔡真行还真是一个大叔的模样,整个人胡子喇嚓的,而且眼睛和鼻子的交接处还架了一个眼睛。要是没看清楚的话,还可能会认为他是一个有文化的老流氓。。。不过这些我是不敢给老蔡听的。

  可是,我突然有一个问题,以后我要和老蔡要怎么见面啊。老蔡却非常风轻云淡的说道:“随缘”真是让我有一种想打他的冲动。。

  到了最亮的一处,我和老蔡也是感觉到了新鲜空气的味道,我们都贪婪的吸食着空气,尤其是老蔡吸的可叫一个欢。

  出去这本书了,我和老蔡环顾了一下四周,却发现已经不是在我进来的地方了,不是那个什么室了,我看了看我口袋的手机,却发现距离我进去的时间仅仅过去了20分钟。这是什么情况。

  老蔡却是真正的傻掉了,哦对哎,老蔡进这本书的时候是10年前,而这书的位置会不断的变化,现在可是我们地上,老蔡难怪会看呆掉。

  我刚想和老蔡分别的却发现老蔡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张写着4个大字的纸片“一切随缘”。

  我仔细看了看这里的环境,总是感觉似曾相识一样的。

  我的脑洞突然大开,这是后山啊,喔考,已经上课10分钟了。看来我要酸爽了。我无奈的想到。

  想着我还整理了一下子服装,顺便花了5分钟洗了一把脸,我是这样想的,既然迟到了,也要最潇洒的迟到去见老师。

  我一阵快捷的速度朝着学校的方向飞奔。正是这个飞奔,更让我体会到了我现在的身体素质,用几个字形容就是狂拽酷炫吊炸天。飞一般的感觉固然很爽,可是我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事,其实我可以用变化术的。所以我就相当狼狈不堪的跑到了学校。

  到了学校,此刻校门口已经是没有了什么人,只剩下看门的啊公扫着地,我乘着一个好机会就溜了进去,我可不想在迟到榜上有名。这就真是爽到不行了。

  我鬼鬼祟祟的钻进教学楼,迅速的找到了我的班级,看到里面的语文老师,我的心情就放松了许多。“嘿嘿,今天运气还行,幸亏不是灭绝师太,不然我可就完了。”

  不过我那里知道,语文老师心情不好。我还是要一点的面子的,还是规规矩矩的敲了一下门,打开了门,还是喊了一声报告的,我正想光明正大的昂首扩步进去的,语文老师的一声轻咳就是止住了我。

  “为什么,迟到,严誉涵,我记得你是没怎么迟到的,今天应该是有原因吧。”语文老师姓余,所以我经常叫他余哥。余哥的语气有点重。

  “余哥,对不起啊,今天我有事,起床迟了一点。所以就迟到了,我保证下次不会迟到了。”我诚恳的说着。。。

  余哥也是没有什么阻拦我,我无奈的走到我的位置。看了看我前面邪笑的损友。

  他叫陈健,个子是比我高上一点点,而且长的就是一脸的猥琐样,所以我们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就是“大宝剑”也就是贱的意思。我耸肩做了回答。

  7V看正版KN章…y节上●‘酷w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白天铃铛说:

求追书

《跑定天下》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