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开端之日

“沐。”

舞台之上,聚光灯打落的地方,光影交错。

柯向我伸出了手。

我咽了咽口水,感觉气息都已经稳定下来,只是心跳声还在刺激着我的耳膜。

看来我是没有时间再犹豫了。

我抓住柯的手,跟她一起走上舞台。台下传来一阵欢呼,混着掌声,混着讨论声,模糊开来。

我略眯了下眼,聚光灯的光格外的刺眼。

走到舞台的中央,我握住柯的手,接过她递来的话筒。柯的手有些冷,我知道,她一定也很紧张。

学校每年一度的音乐会,我们作为压轴出场。我知道,这是她一直梦想的舞台。

我忽然感到有些遗憾,佳人在侧,目光所聚,或许这本是最美好的光景?

“沐,我们一起,为这一切划上句号吧。”柯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味萦绕在我鼻间。

我闭上眼,再一次平定我的气息。

模糊开的喧闹平静了。前奏响起,柯捏着我手的力道又加了几分。

睁开眼,台下满席的观众此时都看向我,看向我们。

这一刻,我心底反而不再挣扎了。

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如今,幻梦中的场景就在眼前,我却已无暇去享受。

我忽然将柯拉了过来,紧紧的抱住她。我似乎从不曾这样拥抱柯吧。

“柯,我爱你。”

等一切终了之后吧,我一定会像现在这样,与柯一起找到这个舞台上的。

在那之前,我先要……

闭眼前,佳人在怀。

睁眼后,世界已空。

耳边传来了亘古荒凉的诗歌,一个女声低低的吟唱着,似是在述说着什么。

一切都变了。没有了刺眼的聚光灯,没有了台下得观众,没有了在我怀中的女孩。我微微嗅了嗅,想要找点残留的余香,却只剩微微泛潮的朽味。

演播里一片昏暗。

忽然,在台下的观众席里,响起一个掌声。

漆黑之中,乍得亮起两个绿点。这绿点的光彩我再熟悉不过,这是看破命的眼睛。

“真是一场精彩的表演呢,楚沐。没想到堂堂的魔王级吞噬者,居然也是个痴情种。不过,魔王出手就是豪气啊,不惜制造一个结界,不惜浪费几千个黑影,也愿意重温一下初恋的美好呢。”低沉的男声里带了些许嘲笑的意味。

“终于可以面对面的说话了,云缄。”我冷冷一笑,“我本以为,你会带着千军万马来找我的。”

“那样就没有意思了,你是我为数不多的值得说话的朋友,今天我来,本是想和你促膝长谈的。”云缄有些失望的看了我一眼,“不过看样子是没有机会了。”

“朋友?云缄,如果你身上不带着【圣杯】,或许我真的会认了你这个朋友。”

“关公尚且带刀赴会,又何况是我?楚沐,如果没有【圣杯】,我想你甚至不会给我这样当面和你说话的机会。”

我冷哼一声,不想再和他在这个话题上周旋,转而是换了一个话题:“本来,我还想将这幕戏演完的,却没想到,来了个不速之客。”

云缄显然也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微微一笑,道:“这幕戏的确好看,我想就是不速之客,也应该像我一样静心欣赏,楚兄还是太着急了。”

“偶尔怀念一下过去的青涩的确是不错,不过,我还没有容纳一个看破命在台下虎视眈眈的气量。”

云缄皱了皱眉头,眼神里带了些许怜悯,道:“其实,维持原本那样不好么,当一个普通人。”

虽然明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我却还是感觉心有些痛。但在云缄面前,我不能示弱。

“也许吧,不过,像现在这样酷酷的感觉,可能更适合我。”

过去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我心底还存着些许眷恋。但,明知道是虚假的美好,我终是不能忍受。

柯先前常在在我身边唱的旋律还回荡在我耳边:

“流动的风,涣散的云,零落成雨。

“故事明明还没开始,却已经匆匆结束。”

凝结完成了。虽然是我亲自吞噬的,但毕竟是准神器,让它再次重临还是需要不少的时间。我清楚的感觉到体内的黑影被抽离了一部分,而现在,它们以实体出现在我手中。这是以无数【存在】所凝结的大剑。名曰“仲裁”。

在握住它的那一瞬间,我心中的迷茫已经一扫而空了。

看到我已经没有了闲谈的意思,云缄慢慢站起身。

“仅凭一己之力就想扭转因果,楚沐,你想的未免太简单了。”

“简单也好。复杂也罢,既然我已决定去做,就已经没有了回头的余地。”

“还真是残忍呢。明明是你亲口‘吃掉’的东西,现在却又要再来回味。果然,你连你身边的人都不放过。”

云缄伸出右手,像是要捏住什么东西。尔后,一张纸牌凭空出现在他的两指之间。

“终于亮出底牌了么。”

“这将会是愉快的体验,只希望你可以铭记终生吧。”

云缄的脸上再一次绽放出笑容。我心头一紧,光是想到那个杯子,我的头就一阵剧痛。

不能,给他用出来的机会。

我紧紧握住剑柄,体内的黑影又一次被抽离了一部分,涌入其中。

  |`酷匠@网((永)1久X‘免:费Q&看小说M

在这一刻,剑即存在。

当我心存于天地,世间本无距离。

用合理既定的存在换取合理既定的存在,将抽象赋予实体,以实体强化精神。

然后,再用精神重铸存在。

“给我死开!”

我将仲裁对空一斩。此刻,它已彻底脱离了原本模糊的实体,化为一个指令,化为一个概念。

如果无法克服圣杯,那么,我就让其不复存在!

“楚沐,你还是晚了一步啊。”

面对那铺天盖地般袭来的力量,云缄依旧泰然自若。

云缄将纸牌一挥,“抹消”同时生成。

红芒和青芒在空中交错,然后同时归于沉寂。

我终归是小瞧了圣杯的力量,我万没想到,就是只以其作为传递【抹消】的工具,它所能发挥的力量,竟可以与仲裁相当!

此时,云缄的手中的纸牌已经变成了一个金黄色的杯子。

“洗魂悼亡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