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处山洞中,花凛,楚羲,孟瑶,刘玄和我聚在一起开会,此时外界的我已经陷入了沉睡,但是我在这里根本感觉不到

“刘玄你已经把其他人安全送出去了吗”

“是的,寒霜他们正在转移群众”

我一脸怒气看着刘玄“你为什么不走为什么还要回来,你知道这里现在有多危险吗”

“田中叫我回来一定要把大家都带走”

“听我的背上孟瑶带上楚羲你们三个先走”

“队长你呢”

我深深吐了一口气“花凛受伤了很有可能走不了了我得留在这儿陪她”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才是队长,我命令你带他们俩走”

我看着刘玄三人的身影越来越远,瑶瑶已经失血过多晕倒了,刘玄背着她,又扶着楚羲三个人按照我的撤退路线走了出去

我怀抱着花凛将她安置在一边,我拿起枪走出了山洞,花凛受伤太重,但是我相信剩下的人一定会回来就她,我现在必须出去把敌人引开

我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佣兵“小家伙们,来啊,老子在这儿呢,随时等你们来杀”

砰砰砰,数十颗子弹打在我身边的石壁上,我感觉跑开,对方人多我拿着枪不断的扫射很快就有几人倒了下来

我边跑边叫喊着“来啊,不是要杀我吗,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山洞里花凛慢慢苏醒了过来,她看到我人也不在枪也不在,这时我还没有跑多远,花凛还是能听见外面传来的阵阵抢声,她艰难的扶着墙壁站起来“傻瓜,为什么你明明能走却为了我留了下来”

她艰难的走出山洞,想起几个小时以前路过一片小村庄,我说过这个地方适合打阻击,她想要走捷径可是却没有力气她心中暗想“一定要赶上,就算走不到,爬我也要爬过去”

我领着所有的佣兵绕远跑向几个小时前我路过的村庄,虽然我体力很好可是架不住已经战斗了太久,很快就有人要追上我了,我弹夹里的子弹不多了,要是找不到地方换弹很有可能会死在路上

我拔出腰间的军刺,转身向后跑去,对着我面前的敌人不断的刺杀,一刀两刀三刀,在搏击中我被对方打了好几拳,我忍着疼痛结果了他

很快又有人追了上来,他们看着被我用刀捅死的战友,举起枪朝着我射击,我一把拎起面前的尸体挡在我的面前,子弹没有打穿他的身体,而是打在他的身上,四散的血浆不断的喷溅着

我拉开他身上的手雷和烟雾弹保险,一把将他推了出去,手雷爆炸后烟雾弹跟着爆炸,产生大量的烟雾正好可以隐蔽我的行踪,我不敢停留立刻跑进野草茂密的地方

没有几分钟我就找到了那个村子,我跑进山脚下的一间屋子,山民们已经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靠在墙壁上,不断的给自己的弹夹装上子弹

我知道我的子弹不多了,敌人也会很快找到我的位置,必须做好阻击战的准备,突然我在屋子里发现了别人的气息,我举起手枪对着里屋“出来,别逼我开枪”

我看着浑身是血的花凛慢慢的扶着里屋的墙壁走了出来,我赶紧上去抱住了她,“你怎么会来,你醒了为什么不在山洞里躲着,他们会来救你的”

花凛用手托着我的脸颊“我就是死,我也要和我的男人死在一块儿”

我看着花凛,暗下决心“我们今天一定要逃出生天”

我把花凛放在一旁的床上,我告诉她,让他看着我是怎么杀光他们的,我把枪架在窗口“兔崽子们来吧,老子在这儿呢”

“来啊”我扣下扳机,子弹出膛的声音敌人的呐喊声还有我的嘶吼声夹杂在一起,随着敌人一个个的倒下,我的弹药也全部消耗殆尽

我回到床边抱起花凛,我看着她流下了悔恨的眼泪“花凛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我不该,我不该接下这个任务”

花凛在我怀里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虽然很虚弱但是还是艰难的对我说出“我不怪你,我爱你”

我的内心震颤了起来,我紧紧抱着花凛

“今日我们若是可以活着离开,他日我必带你看遍万水千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