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刚蒙亮,在深窈微白的苍穹,依旧散布着几颗朦胧的星辰,地上漆黑,天上全白,野草在微微颤动,四处都笼罩在神秘寂静的薄明当中。

  突然一阵尖刻的马蹄声打破了黎明的宁静,在一处山间古道上,一骑快马掷地有力般绝尘而过,瞬间消失在古道尽头,而在遥远的天际,则有着一颗巨大的金色晨星正冉冉升起。

  “爹爹,那是什么啊,像一团火一样,怎么跑那么快,一眨眼就不见了”,一个稚嫩的童音响起。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古道上有两个行人,其中一个约是五六岁的小孩;另外一个中年人约有四十来岁,显的气度不凡;很明显他们是黎明赶路者,那声稚嫩的声音自然是小孩发出。

  “孩子,那是快马,当然跑的快”,中年人慈爱地说道,但是此刻他的脸上确有一丝丝隐忧。

  “爹爹骗人,云儿见过马,马没有那么快”,那个小孩撇撇嘴,略微不满地说道。

  中年人一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小孩子看不清,可是他刚才确清楚地看到,刚才从他身边飞驰而过的是一匹通体火红色的神驹,也就是神龙国最为罕见的赤龙马;而马上则坐着一个将军模样的人,看马上那个人的神态,好像有极其重要的事情。

  这个中年人知道,当今整个神龙国也只有三匹赤龙马,它们为神龙国开国先祖神龙帝坐骑神兽龙马的后裔,流淌有神兽的血脉,因此赤龙马在神龙国拥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在这三匹赤龙马当中,除当今神龙国国王姜昊天拥有一匹外,另外一匹跟随着十六年前隐居的原神龙国大将军秦穆然,还有一匹则在神龙国东疆三省统帅姜怀仁的身旁。

  神龙国东部边关与大夏国相连,最近十年,大夏国对神龙国俯视耽耽,屡次在边境挑起领土争端,意图侵占神龙国国土,神龙国国王姜昊天大为震怒,接连派重兵镇守东部边关,更是将十分珍贵的赤龙马赐给了东疆三省统帅姜怀仁。

  最近两年,大夏国在边境的军事调动更加频繁,无数精英军队向边关汇聚,两国边境剑弩拔张,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方才的那匹赤龙马正是由东部驶往西部,难道东部边境出大事了不成?中年人微微蹙眉。

  “爹爹,你怎么不说话了?”小孩子拉着中年人的手,打断了中年人的思绪。

  中年人一顿,回过神来,慈爱地摸着孩子的头说道:“孩子,那不是一般的马,那是神兽龙马的后代赤龙马,拥有天下极速,所以才一眨眼就消失了。”

  小孩子眨了眨眼睛,似乎懂了,又似乎很迷茫,他接着问道:“那神兽的后代为什么那么厉害,刚才那匹赤龙马如风一般快速消失在天际,因此我也想要神兽龙马的后代”。

  “云儿,龙马是神兽,赤龙马为龙马的后裔,记住,欲要得到赤龙马,那么你就得先成为神龙国的绝世大英雄,明白吗?”,此刻的中年人带着一股严肃与威严。

  小孩子似乎真的懂了,坚定而坚毅地说道:“云儿明白了,一定要成为神龙国的绝世大英雄。”

  中年人微微点点头,带着小孩一起慢慢向古道西部而去。

  这个中年人名为问啸天,十八年前为神龙国大将军秦穆然坐下四虎将之一,当年随当时的大将军秦穆然跨国征战,立下赫赫战功,后来隐居;那个叫“龙儿”的男童为他的唯一子嗣,名为问子龙。

  天没亮,问啸天就带子自己的儿子去附近最大的城镇安古城赶集,于是碰到了先前的一幕。

  那轮通红的红日逐渐从西部升起,红日名为金轮,不同于地球上的太阳,目测直径竟然竟然达百米,如一个巨大的金色圆盘般,散发着金光色的光芒。

  在金轮的照耀下,原本模糊的大地逐渐清晰,可以看出,这是一片充满奇幻的大地,远方的雪山山腰云腾雾绕,如一条白色的巨龙盘踞,附近群山气势磅礴,玲珑秀丽,云蒸蔚霞,古道旁古木参天,像是蛮荒时代的产物,天空偶尔有罕见的灵兽飞过……

  好一片神奇美丽的大地。

  而此刻,一骑通体火红色的神驹载着一个面露忧色的军装汉子自东向西绝尘而去,无数的路人感觉自己身边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擦身而过,等到仔细观察时,只见一个男子驾着一团红光,迅速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观此速度,更甚于飞禽。

  “我没看错吧,刚才那是什么,有一团火从我身边擦身而过”,一个年轻人不确定地问向身边的同伴。

  “我也感觉到了,难道是仙家门派下山不成?但不对了,仙家门派基本不显露于人间,即使来到人间,也隐藏身份,不会使用任何法力,难道我眼花了不成?”他的同伴自言自语。

  “大白天的,难道见鬼了不成?”这两个人摇摇头,然后走自己的路去了。

  经过一整天的疾驶,在日落时分,这骑快马的前方出现了一座宏伟壮观的巨城,它气象万千,瑞彩千条,更有一种苍茫的大气,流动有一种不朽的力量,像是更古长存一般,牢牢屹立在此。

  这座巨城很雄伟壮观,城墙如山岭一般,延绵无尽,城楼高大壮阔,一扇巨大的城门大开着,似乎可以容千军万马走过,又像是可以挡住千军万马。

  “神龙城”,神龙国的都城,也是神龙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在整个苍狼星域都具有赫赫威名。

  还远远没到神龙城,外围就建筑店铺林立,人影绰绰,各色人出没,好一处名副其实的繁华之地。

  这里的行人着各种不同的服饰,不同的肤色,不同的面孔,是来自不同的地方与国度,神龙城是一处人文融合汇聚之地。

  相比较那如山岭般的城楼,城外相对来说较开阔,古代特有的园林古宅林立,在夕阳春色的映衬下,成一片绿色而妖娆的江山大地。

  距离城墙还很遥远,就能感觉到这座古城的非凡之处,本身宏伟壮观不说,更有一种沧桑与霸气,像是亘古长存,讲述着整个人类的历史变迁。

  城门处,有两队士兵,都穿着金属光泽冷冽的甲胄,长戟裂天,铁戈断天,如天兵一般,对进出神龙王城的人进行严格的盘查。

  这些士兵有一股股杀气,像是征战过诸多战场,杀伐过无穷敌手,而今守护在神龙王城前,具有一种自然的威势,让人不敢冒犯,有如一群凶兽蛰伏于此。

  而在高大的城楼上,亦站着一排排威严的铁甲军士,俯视耽耽地看着城楼下的一切。

  然而此刻,一骑通体火红色的神驹的脚蹄声在城门前响起,但是神驹并没有停下来,略微降下速度后,直接穿城门而过,迅速消失在城外人们的视线中。

  “大胆,看来有人是活的不耐烦了”,负责看守城门的副将满脸震怒地大喝,欲要追过去。

  敢这样擅闯神龙王城者,绝对开了多年难一遇的先河。

  须知神龙王城的主城门除当今国王姜昊天可以随意通过外,其他任何人都得按规定通过主城门,即使是皇族大臣,哪怕是皇后也不得乱规矩,否则就是触犯王城威严,触犯先祖神龙帝的威严,是大罪。

  而周围的无数的过路人也被惊动了,他们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人敢如此漠视王法,漠视守护城门的军士,直接骑马横穿过古城门,看来真是不要命了。

  “慢着,你难道没看见那匹马是神龙国最为罕见的神兽后裔赤龙马吗,国王有令,现阶段赤龙马所到之处,如国王亲临,任何人不得阻拦”,一个威严的将领模样的人说道。

  “什么,赤龙马,真的是赤龙马?看来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差点去缉拿赤龙马了,只是赤龙马怎么会突然穿过古城门呢,难道边关有事不成?”,那个副将满脸不解地说道。

  “事情具体是何缘由,我也不懂,也许不久我们就知道了,现在是非常时期,休要分心与讨论,不得有任何差错”,那个将领冷冽地说道。

  “我等明白”,那两队士兵齐整有力地说道。

  夕阳如血,偌大的金轮东落,散发出柔和的金色光芒,却也给这座雄浑的神龙王城带来了一些神秘与威严。

  神龙王城的建筑有一种磅礴的气势与风情,建筑物高大雄浑,看似年代比较久远了,但依然牢固异常,街道很宽大,有专门的马车道,还有一些供小贩使用的摊位。

  而还远远地,就已能看到一片巨大的宫阙,似乎悬于云边,宏伟壮观,散发着一种自然而祥和的威势,不用说,那一定是神龙王宫了,在神龙王城,也只有神龙王宫才有那等威势。

  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然而此刻,一匹通体火红的神驹如一阵风一般疾驰而过,给人一种马踏虚空虚空的感觉,在将黑的黄昏时分,分外惹眼。

  路上的行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即使是身在神龙王城,也很少有人能见到如此气象。

  但是一些有非凡见识的人认出了赤龙马,看赤龙马行驶的方向,分明是神龙国的道场点将台,神龙王城中的一处非常神秘之地,代表了皇城的威严。

  神龙王城西部点将台守卫森严,皇家第一禁卫军驻扎在此,可见点将台的重要性,相传点将台乃国王点将密谋大事的地方,只要在国家面临生死存亡之时,国王才会启用点将台。

  而如今,随着一声马的悲鸣声,打破了点将台的宁静,只见一匹通体火红的神驹高高跃起,直接越过十几米高的围墙,出现在点将台中央。

  8酷fI匠网X正L版6首n}发L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