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的心中顿时有了千万头草泥马在心中奔腾,去?还是不去?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直等到人都走光了才起身,不管怎样,杨冰都是我的同桌,虽然我知道她是新来的,而且她爸爸杨爷得罪的人有各种各样的,有杀人犯,还有强奸犯……我心中顿时一惊,老子还要娶她做小妾呢,如果被强奸犯给染指了,岂不是在打我一巴掌!况且,这一次救了她,也许我俩关系会再更近一步呢,救命之恩大于天,不知她会怎么报答我呢!

  废话不多说我立刻给王风打了电话:风哥,快带人随我去救人,十万火急!!王风却不慌不忙:“谁啊?这么急!”我怒了:“你未来弟妹子!”“啊?哪个小b崽子敢绑我家弟妹子!在那儿,快说话啊!”我了个去,王风,你怎么一听是女的就慌了?“在学校门口等我!”“好嘞!”我急匆匆地收了书包,就直往大门走。。。可是一想到王风这色魔,也是把妹之高手,别把我的小冰冰给。。不对,是我同桌给抢走了!!我欲哭无泪,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Letitgo~Letitgo!canhold...”伴随只狂热的音乐。。。我一巴掌放拍在放音乐的小弟上,"你丫是去救人,打架,不是去郊游!还什么奶的狗?!我奶奶家才没有狗的!"小弟强忍着笑,把音乐换成了我的滑板鞋。"摩擦,摩擦,一步步,一步又一步,似魔鬼的步伐!”正当我随着庞买狼那冻感十足的舞步摇摆起来时。。。。音乐又没有了!!!我万分无奈的又送了一巴掌,可是这次小弟却哭丧着脸说:“老大,机子没电了。。。”我顿时头上划下三根黑线。王风那屌丝竞用贴吧中的滑稽表情看着我。。我却依然摇摆。。。

  “我手拿流星弯月刀,喊着响亮的口号。前方何人报上名,有能耐你别跑。。。我脸一黑,对着放音乐的小弟说:"你丫不是没电了吗?!"放音乐的小弟又要哭了:“老大,这,这不是我放的,我用的不是蓝浮电池,没电还能跑!”那是谁放的?放的还是小黑龙江的歌!果不其然,正如学霸的想法,一个穿着正经,神情忧郁,骑着宝马电动车的送!外!卖!小伙,随着音乐骑来。我顿时心生一计,喊了一声拦住他,大家都冲上去了。

  小哥赶忙停车,正想溜走,可惜晚了,我和王风一群人围困了他。“哥哥,放外走吧,我没钱,要,要外卖有两份。蛋妙饭,鸡蛋多加了!”看来小狗误以为我们是黑社会!我真是。。。无语了!“靠!什么人!竟然多加鸡蛋!土豪我们交朋友吧!”王风很生气!“是后山的人定的,一中的后山!”我和王风相视一笑,大喊一声上!于是一群人冲了上去。。。小哥正准备好搜刮时,却发现人不见了,蛋炒饭没了!小哥哭丧着睑大叫:“你们好坏好坏的,一百块钱都不给我!”说完之后,小哥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我们一行人在加紧的行路。学霸的阴谋早已想好,就等上那群人上钩!不过话说回来,马德,什么便宜都让他们占了,鸡蛋都多放!虽然我这土豪也时常加鸡蛋。。。

  后山。我和王风定好了,我假装成这外卖的王风和一群人埋伏好,来个夹击!我上到山坡上人喊一声谁!的!外卖!不久,一个胖子屁颠屁颠跑过来,大喊一声:“我的,我的外卖!”可是,他一看到我,就说:“不对,你不是送外卖的,你的制服呢?!”好家伙,这年头连龙套角色都如此的机智!?我虽是主角,但连个主角光环都没有!我越想越气愤,越想越羞耻!于是我大喊一声:"没错!我就是你大爷,也就是宇宙第一大帅哥,兼黄金生斗士,陈柏刚!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看我的菠椰菠萝蜜之天马留星拳!"只见霎时间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一股王者之气冲灵盖。。。以下自行脑补。对方也摆出个架势。。。可是,这个胖子被我一个拳头打倒了,我惊讶极了,最后像电影那样,然后留下一句话:“我不允许有比我聪明的人存在!”然后拎着两盒蛋炒饭离开了。。只剩下胖子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酷V匠网首f发☆

  进入森林后,果然看见一个男人在看着杨冰!更可怕的是,那个人手里有枪!见我来了,他立马站起来了,我放下蛋炒饭,举起双手,说:“你们的主人是谁?”“我们没有主人,我们没有主人!我们只是个刚放出来的抢劫匪!”“快把你爸爸妈妈叫来,我们从小妞的手机里发现你的号码,让你父母来赎你,10亿”

  我有些错愕,王风也在后面,他也不敢动,我的脑子飞快转动着,心中顿时有一计,便拿的一张纸,说:“你买玩具手枪的小票在我手里了!”他惊讶极了,说,你怎么知道?王风一听这话,带这一群人冲了上去,三两下制服7了他!我差点哭了,700多集柯南没白看!我只是随便拿]了一张记作业做而已,学霸果然厉害!!杨冰飞奔过来,哭喊着我的名字,紧紧抱着我。我不由老脸一红,被女神抱着我,倍儿爽!王风也转过来,以下场面少儿不宜。。咳。。“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场面春意盎然,可是他们没注意到树后有一个靓丽的身影:“他是我的未婚夫,怎么能被别人抱呢?哼,杨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诩说:

恢复更新了,以后改为不定时更新,求撸撸打赏!后面的身影不是李梦,是主角真正的未婚妻!当然,是儿时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