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溢血?”那人终于皱了一下眉头,说道:“这里距离月白县城,还有二十公里,不过那里的医疗条件、技术都不行,即使赶到那里,也救不了小文!况且。。。!”他抬头看着唐如镜问道:“你会开车吗?”

  唐如镜知道他的意思,便点头说会。他也知道事情紧急,也不多话,将小文慢慢抱了下来,放在后排座位上平放下,然后对那人说道:“只有委屈你坐前排了!”

  那人点点头,说道:“我叫康援朝!你叫什么?”

  I酷'B匠z网正Hq版Z`首发CJ

  “唐如镜!”他一边回答,一边试着发动了汽车,没想到居然一下就打着了火!他看了一眼方向盘正中的字母,心想德国人的东西,确实不错!

  唐如镜因为家庭条件优越,十三岁的时候,便学会了驾车,他的父亲是副市长,谁会来管他?所以,他虽然是回国后才领到驾照,却是一个拥有七年驾龄的老驾驶员了!

  通往月白县城的公路,虽然是省道,但年久失修,早就破败不堪,一路之上,满是凸显的尖石、凹陷的坑洼。但唐如镜左避右让,不仅将车开得极快,而且很少颠簸,如同行使在平坦的柏油马路上一样。

  康援朝微微笑道:“小唐啊,驾驶技术不错啊,你在什么地方高就啊?”

  “哪里算得上什么高就!”唐如镜知道,在这样的人物面前,越是显得平静,越不会被人看轻。他淡淡一笑,说道:“我就是这山上的一名村官。”

  “哦,村官!”康援朝淡淡地说道,在什么村啊,看你样子是个大学生吧?

  唐如镜的心思,一下回到了父亲的身上,也没什么心情继续与这人说话,简短地说自己是大学生,在金山寺村任村官之后,就闭口不说话了,却将自己是留学归来的海归背景略过不提!

  康援朝见唐如镜的口气极淡,也不以为意,掏出一支烟来,点上抽了一口之后,问唐如镜抽不抽烟。唐如镜说原本不会,现在学会了。

  康援朝给他点了一支烟,说不会抽最好,一旦抽上了,就很难戒得掉。他突然叹道,嘿嘿,这个世道,不抽烟、不喝酒,能行得通吗!

  唐如镜虽然才学会抽烟,对烟的好坏还是品尝得出来的。他在山上,与朱大鹏、黄公安等人,抽的是几块、十几块一包的劣质香烟(这在本地人的眼中,已经是高级货了),入口就是一股辛辣味。此时,康援朝的烟,入口醇香、没有焦油的粗暴刺激,咽喉处竟然还有淡淡的甜凉之感。不用看牌子,就知道价值不菲!

  汽车开到风口镇,唐如镜说我去拿个氧气袋,然后直接往前走,这里的医生和药品,对突发性脑溢血毫无办法。康援朝看着他,问你是学医的?唐如镜点头说是,然后将车停在镇上的医院门前。

  他拉开车门,走到急诊室门口,看见里面灯光昏暗,连一个值班的人都没有,便提了一个氧气袋便往车里走去。原先他想,这里的人不认识自己,但能认得这汽车的牌照,便狐假虎威佯装省里的人,骗取一个氧气袋应该没问题,现在到好,这一招也省了!

  唐如镜给小文吸上氧气之后,继续驾车前行。出了风口镇不久,天就黑了下来。好在过了风口镇之后,道路开始平坦起来,这十几里道路,没用多少时间,等他们到了月白县城时,还不到七点。

  康援朝问道:“小文的情况如何?”

  唐如镜检查了一下小文的状况,虽然呼吸沉重,但脉象还是比较平稳,这倒让他有些奇怪,便说道:“现在比较平稳,想要把握一些,我看还是送市医院,我担心这里的技术不过关,会留下后遗症!”

  康援朝沉吟了片刻,说道:“你有把握?”

  唐如镜摇头道:“这事谁也没有把握!”

  康援朝看着唐如镜,只见这个年轻的村官的眼睛,在路灯的映照之下,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让人不由得滋生出信任之心,不由得暗暗称奇,于是伸手往前一指,向着南风市。

  将司机小文送到南风市的市医院,唐如镜并没有私心在里面。虽然他心急火燎地想赶回家,但是他在国外留学,不仅仅是学到高明的医术,更学到了他们尊重生命的基本理念!他与这个司机小文和康援朝尽管初次相识,但眼见小文命在旦夕,他心中所想的便是挽救小文的生命,反到将自己的事情放在了一侧!

  市医院的急诊室将小文收入医院之后,唐如镜便与康援朝告辞,准备回家!康援朝疲倦地揉了揉眼睛,说你家是南风市的,不请我去你家坐坐?

  唐如镜歉意地说道,家里有事,不方便招待他,便转身准备离去。他的举动,让康援朝很是意外,平素想巴结自己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眼前这个村官居然毫不在意!不过,也对这个年轻的村官更感兴趣了,便递了一张名片给他,说今后有事就找他。当他看着唐如镜远去的身影,心中感慨不已,不知道多少人千方百计想与自己结识而不得,这个年轻人却不以为意!嘿嘿,等他回去看了我给的名片之后,他就会巴巴地给我打电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