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镜接过梨子,咬了一大口,含糊地说道:“家里有事,我回去一趟!我告诉过你,别叫我什么唐村长,叫我小唐或者直呼名字就是了,听起来有些别扭!”

  毛玉屏一路走上山来,脸色桃红,领口处汗珠晶莹,在下午的阳光里闪耀不定,滚动了几下,顺势往一条天然的细缝流下。唐如镜看了几眼,只觉得心里猛跳了几下,嘴里一块还没有咀嚼的梨,便囫囵吞了下去,差点被噎住。

  毛玉屏发现了他的狼狈,笑着在他的手臂上捏了一下:“好你个唐村长!”用高高鼓起的胸部,在他身上挤了一下,然后靠近他耳边悄声说道:“别偷偷摸摸的,哪天想看了,姐让你看过够!”

  唐如镜脸上一红,几步逃开,看了毛玉屏一眼,尴尬地往山下跑去。等他跑了好长一段路,还听到毛玉屏清脆的笑声,远远传了下来。他怕山道上遇上别的村民,一路飞也似地冲下山,好在一路之上,也没有遇上旁人。

  机耕道弯弯扭扭、顺着一条大水沟往山下延伸。大水沟的两边,住着许多的村民,村民的房前屋后,是大量的田地!这座叫做左清风岭的山峰,自上而下,分别散布着三个村,金山寺、红旗和向阳村!那条宽阔的大水沟,便从这三个村子之间穿过!所以,每年到了夏天,天降暴雨、山洪暴发,大水溢满沟壑、周遭的农田、住户便受到极大的威胁!

  刚才朱支书的话,说的也是实话!唐如镜作为村官,也是金山寺村的村长,他对农业一无所知,朱大鹏便让他分管‘水利’,其实就是让他在山沟里转转,先熟悉这里的环境!

  据朱大鹏讲,到了每年的六、七月间,来自原始森林的大水,会漫过水沟,冲毁不少的房舍和田土,对百姓的生命和财产,照成巨大的损失!因此,水沟两岸的堤坝,年年冲毁年年修!

  今年已经到了六月底,居然一次大水都没发过!但在水沟边上长大的朱大鹏经验丰富,知道这水涨得越晚,预示着接下来发的水就越大,所以他不敢掉以轻心,才不放唐如镜离开!

  至于另一个原因,那不过是巧合罢了!但他的心思活泛,谁没有过几起几落,万一人家翻身了,自己一个小小的村支书,人家弄死自己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轻松!所以,他不如做过顺水人情,悄悄放唐如镜下山!况且,没这个书生村长,防洪堤坝,还不是自己的事!

  从金山寺下到山脚,有十几里路,唐如镜的脚程虽然很快,等他奔到了山下的马路边上时,已经快到下午四点了!从虹口县开过来的班车,大概四点半经过这里,还好,没有耽误时间,不然今天怎么也到不了月白县城!虽然今天无论如何,也回不到在南风市的家,但在月白住上一晚之后,明天中午之前,就能赶到家。

  唐如镜原本不会抽烟,但在山上无聊之极,朱大鹏和村警务室的黄公安,都是烟瘾奇大的人,在他们的带动之下,便慢慢抽了起来。虽然现在还没什么烟瘾,但在无聊和心绪烦躁之时,点上一支烟,往往能起到提神醒脑的效果!

  他在路边的一块大石上坐下,点了一支烟,心急火燎地等着班车。人生的许多时候都是这样,当你不想坐车的时候,一辆接着一辆的车,在你面前飞驰而过,真正等你有事急着要赶路时,却连车影子都见不着!

  当他抽第三支烟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四点三十分,还没听到汽车马达的轰鸣声!虽然班车没来,马路上却是尘土飞扬、满目黄尘!这条马路从左清风岭和右清风岭之间穿过,处在风口之上,不断卷过的山风,将路面上的泥土刮来刮去。唐如镜在路边只坐了一会儿,加上下山时汗水没有干,很快就满头满脸都是尘土!

  他等风势减缓的时候,跨过马路,在路坎下的河边,将头脸都洗干净了。他的动作极快,尤恐因此而错过了班车。等他匆匆忙忙地回到路边,伸头望向虹口县的方向,除了山谷里呼呼的风声,什么动静也没有!

  他不知道父亲的具体情况,也不知道家里现在乱成了什么样子,偏偏妹妹发了短信之后,再也联系不上了,妈妈的手机也打不通,所有认识的人都联系不上,这如何不让他着急?可是,当你越是着急,事情的发展却越是缓慢!

  现在已经五点整了,按理班车早该来了,现在却连汽车的影子都见不到!你大爷的,这不是专门给我作对吗?唐如镜心里烦躁之极,一边点烟一边破口大骂起来。他骂了几句之后,顿时感到好笑,自己这二十年的生命历程之中,很少说粗话!都是在山里,与朱大鹏等粗野的山里汉子相处久了,不知不觉嘴边就挂上了!

  好不容易,汽车的引擎声,终于像仙乐一样,从山谷的远处飘了过来。唐如镜一阵欢呼,在地上蹦了几下,站在马路的正中,张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虹口方向。

  等汽车缓慢出现在视线里时,唐如镜一见之下,大失所望,如同掉进了万年的寒冰之中!原来,渐渐靠近的汽车,并不是期盼的客车,而是一辆黑色的小汽车!

  Z最新k章节h上=T酷匠{,网x

  唐如镜原想随便什么车,就站在路中间,必须搭上才让路!可是,等他渐渐看见黑色轿车的牌照之后,心里一下就气馁了!原来那牌照显示出,这辆满身泥土的黑色轿车,居然悬挂的是省政府的牌照!这样的汽车,岂止是他一个小小的村官所能乘坐的?尤其是现在父亲身陷囹圄,自己的身价更是大跌,自信心随之而降!

  唐如镜叹了口气,慢慢往路边走去,将这条还算宽阔但高低不平的路让了出来。

  正当他自怨自艾在路边叹息时,那辆快到近前的黑色小汽车,突然传来紧急的刹车声,车头一歪,‘碰’的一声,一头撞向路边的一块大石上。

  唐如镜一愣神,便放开脚步,跑过去查看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