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大爷的!”唐如镜在心里暗骂道:“早你干什么去了?这时却要老子去抢修堤坝?”

  但他强行忍住,好言相求:“朱支书,我的家里出了状况,确实需要我回去一趟!你看,能不能将这事,让别人来处理!”

  朱大鹏皱眉道:“唐村长,这恐怕不太好吧?这可是你分管的事情,要是上面知道了,在这样的关键时候,你不坚守在工作岗位上,那个责任有点。。。有点过大,我们都承担不起呀!”

  唐如镜听到这话,心中一片冰凉。肯定是父亲出事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镇上,而朱大鹏也应该是知道了些什么,不然他一个小小的村支书,前恭后据,态度来了一个大转弯呢?

  ¤F酷¤●匠网b首.发;Q

  妹妹没将事情说清楚,说明了这件事非同小可,他必须得回去,自己能不能帮上一点忙!实在不行,还可以去找柳叔叔,他是柳清媚的父亲,不会不管这事的!

  可是,眼前这个十分势利的朱大鹏,居然摆起村支书的架子,不让自己离开,这可如何是好!依照他的脾气,完全可以不顾朱大鹏的阻拦,自行下山。但是,父亲的情况不明,自己再惹上麻烦,那就忙中添乱了!

  想到此处,唐如镜怔怔地掉下眼泪来。他虽然是海龟,但毕竟还年轻,以一颗二十岁的心,突然承担这样的一件大事,心智上还差了一些!

  朱大鹏见到五官清秀、身子文弱的唐如镜彷徨无助的模样,人性最原始的善意在心底滋生!他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扭了一下,管他妈的什么命令了,自己不是那种心肠毒辣的人!说道:“算啦,你下山去吧,这里的事交给我来做!只是,你要避开镇上的人,别让他们看见,还有就是尽快赶回来,不然我。。。我也不好交差!”

  “什么?”唐如镜眼见一脸黝黑、头上常年带着一顶草帽、裤脚挽得很高的朱大鹏,突然改变了主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朱大鹏从裤包里,抓出几张票子,塞给唐如镜,快走吧,错过了山下最后一趟班车,今天可就走不成了!随即转身离去,嘴里还念叨,这年头啊,谁也保不齐就出过什么意外!

  唐如镜身上不缺钱,但从朱大鹏那双粗大有力的手里,硬塞过来的钞票,他无法拒绝!况且,这山村虽然看起来穷困、落后,但他发现朱大鹏抽的烟价钱不低,而且时常见他红光满面,嘴里散发着酒气,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这样看来,就不会欠他朱大鹏多大的人情了!于是,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往山下跑去。

  金山寺村,坐落在左清风岭的半山腰,与山下只有一条机耕道相连接,也没有汽车开得上来,偶尔能见到一辆摩托车,突突地冒着黑烟,老半天了也没见驶出去多远。

  平时村里的人要下山,去风门镇,都是走路下山,办完事情之后,再原路爬山返回来。

  唐如镜来这里快二十天了,除了上山报到的那天,走过这条机耕道,今天还是第二次。他心急火燎,也不顾高低不平的路上,凸出的石头咯得脚板疼,一步快似一步,往山下跑去。

  下山的路势陡峭,走着走着就变成跑了,一旦跑起来就停不下来。他一口气冲三、四里路,转过一道山壁,地势稍微平缓,山崖上一道瀑布从天而降,溅在石板上如同散落的珍珠。

  唐如镜走的口渴,便蹲下下去,弯下腰,用手捧了水,准备喝上几口甘甜清凉的溪水!自从回国之后,就再也没喝过这么甜的水了!所以,他在山里的时候,喝的都是冰凉的山水!他的邻居,毛玉屏见他喝冷水,便说容易生病,他笑笑说不会!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娇媚的声音:“唐村长,你又在喝生水?”

  唐如镜不用回头,就知道是邻居毛玉屏!他所住的卫生所,与毛玉屏的住房只隔了一条小水沟,虽然他们各自的屋前都有一道院墙相隔,但要相互往来也是很容易的。

  毛玉屏对那些在她房前屋后借故不走的村民、单身汉、鳏夫等怀有不良企图的人,从来都是怒目相向,不是大声斥骂,便是将看门的阿黄解开绳索,放出去将那些人追赶得狼狈逃窜。

  可是,毛玉屏却对这个新来的年轻的村长,充满了热情,时不时主动去唐如镜的院里串门。见他屋里缺少什么,便从屋里给他送过去,嘴里还说:你们这些城里人啊,不在城里享福,巴巴地跑到山里来干什么,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唐如镜见她肌肤雪白、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地,极为有神,有些疑惑,她怎么与别的村民,相差这么大呢?尽管毛玉屏对他极为热情,但他不以为意,心中毫无杂念,因为玉屏姐比他大上好几岁(毛玉屏让他这样叫的)。所以,对于毛玉屏的串门和帮助,他只是将她当作一个热心的邻居!

  唐如镜回过头来笑道:“玉屏姐,你又赶场去了?”

  金山寺只有一个小商店,里面的货物更是少得可怜,很多的日常用品,都得下山去,在风门镇的街上购买。而风门镇不赶场的时候,也没多少东西可买!

  今天是十二号,刚好逢双,正是风门镇赶场之日!毛玉屏的男人,死在了煤炭洞里,煤炭厂为了掩人耳目,没向上级部门——煤炭管理局汇报这次伤亡事故,一路花钱封口,到毛玉屏这里,也得了好几十万!

  山里人淳朴,心想人都死了,还得了这么多的钱,谁还会说出去?与毛玉屏丈夫一同死去的人,有些是对面的右清风岭的人,好像也没听见谁家的人再提过这事!

  毛玉屏自小在山里长大,在几十万的面前,也变得眼浅起来,虽然对丈夫的突然离去心中不舍,但却是无可挽回的事,渐渐就淡了下来。只是,身上有了这几十万,过惯了苦日子的她,突然转变了,要是像丈夫一样,人没了,要钱来干什么?所以,她是逢场就赶,见到好看的衣服就买,喜欢吃的那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她看见唐如镜在喝溪水,便上前阻止了,从背篓拿里一个梨,说道:“唐村长,告诉你多少次了,最好别喝冷水!噫,你这是上哪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