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鲁鲁还在被窝之中,便被四个手持武器的人,强行拖下床,然后用限制器,将他的手和脚固定,不许他动弹。

  火鲁鲁睡眼惺忪、迷迷瞪瞪地问:“我是一个守法的火星公民,你们有什么权利这样对我?”他知道这些人,是火星上的执法者——火星警察。

  那四个人一言不发,将他抬在肩上,出门之后,扔进一个飞行器之中,发动引擎,腾空而起,地面上顿时升腾起一股红色的尘埃!

  飞行器闪电般飞行了一会儿,停靠在了火星上的最高建筑——审判大厦的最顶上一层。

  火鲁鲁一下飞行器,顿时傻了眼。因为他知道,这个审判大厦,一共有九百多层,所有在火星上犯了罪错的人,都在这里接受审判。从一层到楼顶,按照罪行的恶劣程度,而逐级上升,根据此时所在的位置,他犯下的应该是十恶不赦的滔天大罪!

  火鲁鲁脑子里一乱,冤枉也忘记喊了。

  审判长一身火红的长袍,眼光凌厉,用手里的法槌,在案上使劲一敲,喝问道:“火鲁鲁,你知罪吗?”

  火鲁鲁目光散乱,摇摇头:“不知道!”

  审判长的怒火上升,喝道:“在我们这个星球之上,最讲究的是诚实,撒谎的人会遭到整个火星人的唾弃!念你是初犯,我原本准备适当减少对你的处罚,但也在这个时候,还不说实话,那就怪不得我铁面无情了!”

  火鲁鲁渐渐镇定下来,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一件事情,自己的女友才考取了飞行器的飞行执照,却因为技术不过关,坠毁在大裂谷之中!为了挽救女友的性命,他动用了自己拥有的特殊技能——控制时间,回到了前一天,挽救了女友的性命!

  火鲁鲁控制时间的能力,在火星之上,属于登记在异能人员的名册之上的!而且,都知道控制时间虽然神奇,但是一不小心,会照成时空混乱、甚至宇宙颠倒,那样的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

  所以,火星上便对火鲁鲁等拥有控制时间能力的人,制定了特殊的规定,对他们穿越时空有严格的限制,只能回到昨天,或者前去明天,时间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

  但是,火鲁鲁的女友,飞行器坠毁的时间刚好在午夜零点之时,这个时间点很难把握,所以火鲁鲁在返回去之时,提前了十几秒,已经超过了二十四小时,触犯了火星的法律!

  而他所触犯的火星法,是所有处罚中,最为严厉的一条——流放地球!

  火鲁鲁想起来之后,心里顿生怯意,争辩道:“不过就是十几秒钟后的问题,没必要这么认真吧!”

  审判长脸色赤红、眼中如同要喷出火来:“火鲁鲁,你既然知道规定,也明白穿越时空对我们的隐患有多大,你为什么还要违反规定?在事实面前,还强词夺理、死不认罪,那好,我也不给你废话了!来人,直接遣送!”说完之后,法槌在桌上使劲一敲,猛地一转身,火红的披风飞扬起来,他迅速消失在一侧的小门之后。

  “冤枉啊!”火鲁鲁此时才想起来,早点怎么没有喊出口,但已经晚了!

  火星与地球之间的距离,大概在五千八百万公里左右,使用普通的飞行器,不仅会耗去宝贵的燃料,更会浪费不少的时间。

  但火星人发明了一种量子传送装置,将人推入装置之中,只需要按动开关,那人在眨眼之间,便可以被传送到太阳系中的任何一个地方。

  火鲁鲁心中正在恐慌,地球啊,好可怕的地方,我怎么会如此倒霉啊!他被推进量子传送器之中,还来不及喊叫,耳边只听得嗖的一声,身子一沉,脚下已经踏在一块柔软的草地上。

  他的鼻子里闻到奇怪的植物散发出的香味,脚下踩在湿漉漉的草地上,心里疑惑地想到:这就是地球吗,好像也不怎么可怕嘛!

  他的念头刚刚一转,顿时感到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昏倒在地上。

  等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还是在原地,屁股坐在一块凉悠悠的石板上,只是下身的裤子不知所终,他居然是光着屁股。

  好在此时正当夜晚,眼前一条小溪缓缓流过,尽管溪边有不少的蛙鸣,却没有一个人影!

  一阵微风吹来,火鲁鲁身子颤抖了一下,这样的凉爽,他在火星上却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里虽然空气清新、流水潺潺,但一股强烈的思乡情绪,所带给他的巨大的孤独感,使得他的内心之中,充满了对火星的思念之情!

  他抑制不住回火星的强烈原望,决定利用自己能够控制时间的超能力,穿越回到昨天,找个地方躲藏起来,警察寻不到他的踪迹,就不会被遣送到地球来了!至于终有一天,还是会被抓住的后果,他也懒得去考虑了!

  火鲁鲁打定主意,闭上眼睛,击中意念,只觉得身子微微一震,心里一喜,知道已经回到了昨天。但是,当他睁开眼睛时,顿时大吃了一惊。

  “小唐,你在发什么愣?”一个甜腻腻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小唐?我怎么变成了小唐?”他正在疑惑之际,大量的信息,涌进了他的脑海,他突然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地球人,名字叫唐如镜。明天夜里,这个唐如镜将在小溪边死去,而他刚好从火星降落在唐如镜的身上,他就变成了地球上的唐如镜!

  唐如镜坐在院子里,手持一柄蒲扇,一边赶着身边的蚊子,一边看着天上的星星,思如潮涌、难以平息!最近一段日子里,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故,使得年纪轻轻的他,几乎难以承受!

  所以,当隔壁的毛寡妇,端着一筲箕新鲜的葡萄,到了他的身后,居然毫无察觉。

  毛寡妇的名叫玉屏,二十四、五岁年纪,杏眼桃腮、肌肤白皙,在乡村之中,能有如此的人才,很是难得!毛玉屏的男人,在对面山上的煤炭厂里挖煤,去年的冬月间,遇上瓦斯爆炸,死在了煤炭洞里,她就变成了毛寡妇!

  她的男人死后,山村里的野性汉子们,早就对她垂涎三尺,现在更是在她的门前、墙外梭巡、游荡,企图得到她的垂青,进屋去安慰她那孤独寂寞的内心,和同样孤独寂寞的身体!

  酷j匠网永☆7久g6免\{费M看小说(/

  她对这些挑逗,不是破口大骂,便是放出凶猛的田园犬,将那些对她有不良企图的人,统统赶走!

  但是,她却对才分到村里的村官唐如镜,十分感兴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