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封天此时已经和那柳尹山一起来到了那他们所住的玉凌武馆,而此时的玉凌武馆也是充斥着各种喜悦的氛围,毕竟则个冠军可是他们玉凌武馆所获得的啊,虽然是欲封天出的手,但是他并没有阻止那等喜悦的氛围,显然他也是非常高兴的享受这一刻,毕竟这种喜悦的氛围自己也是非常的享受。

  而紫承他们此时也是在那中央的大厅吃着那等丰盛的佳肴,只不过那月灵儿虽然长的非常的好看。。。但是那个吃相实在是不敢让紫承恭维,简直就是一头人形的母狮子饭桌上的那些鸡腿的食物不到五分钟就瞬间被他席卷残云的收拾了下去,那等速度就连欲封天都是为之咂舌。

  “我说灵儿。。你能否把你的吃相改一改啊,这样很违背你那漂亮淑女的形象的。”欲封天无奈的对着那正在狂吃的月灵儿说道。

  月灵儿听见自己的哥哥这么说自己便是不乐意的摇了摇头说道:“古话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鸟为财死,人为食亡,所以嘛吃饭必须要和别人抢,要不然等别人吃完了再吃的话恐怕就没有别的东西让你吃了哦。”

  J7酷匠1#网√永.N久免#费E3看c小0说R

  而那欲封天闻言便是一愣,毕竟月灵儿说的这是事实,毕竟谁都不想吃别人剩下的饭菜,欲封天一想到自己这么无言以对便是苦笑着不说话了。

  月灵儿看见自己的哥哥吃瘪也是更加神气的大吃了起来,以往都是欲封天欺负自己,现在终于能轮到我月灵儿翻身啦!!月灵儿心里这么郁闷的想着。

  紫承叶雪他们则是无奈的看着欲封天和月灵儿两人,毕竟两人都是说的很有道理让的紫承他们一点有言以对的机会都没有。

  而欲封天此时也是也是想起了一件事,对着那郁闷吃着东西的紫承说道:“对了紫承,既然我获得了冠军的话,那你就给我用你的琴弹奏一曲如何?”

  紫承闻言也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是说道:“好啊,正好我也让你们听一听我以前经常弹奏的音乐呢。

  而后紫承便是拿出了自己所喜欢的桃木琴,而那桃木琴之上的琴弦则已经被紫承换上了那欲封天给他买的寒蚕冰丝了,而后紫承便是将自己的手轻抚在那等冰凉而又不是光滑的琴弦上,那五根细长而又灵动的手指则是轻轻的摆动这那等发出丝丝寒气的琴弦,随后一股悠扬的琴声响彻在这硕大的大厅之内。

  而此时那些听见琴声的那些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里的任何事物,静静的听着这令人沉醉的悠扬琴声,而欲封天此时也是明白了为什么紫承平常不会弹奏这些琴曲,因为他本身就是魔族之人再加上他在那音乐的天赋上有着极为强大的天赋,所以他的琴声或多或少会带着一些安抚人心的音乐波动,而月灵儿此时也是放下了手里的食物静静享受着那紫承所给他们弹奏的那一首悠扬的琴曲。

  众人也是静静的享受这那紫承给自己所带来的这一刻,那一刻紫承的琴曲里有过悲伤,有过喜悦、又过愤怒、有过癫狂,但是更多的还是遇上了那欲封天和月灵儿众人所带给他的喜悦,也就是他们没有将自己看做是魔族之人一般当作怪物一般厌恶,而他比欲封天更加享受这个愉快而又奇妙的氛围,所以紫承的琴曲也是伴随这自己的情绪变的更加的悠扬动听。

  而愉快的时间总是很快,过了一会那紫承便是将自己的琴曲弹奏结束,而欲封天也很喜欢这首悠扬而又动听的琴曲便是问了紫承:“小紫,你这首琴曲叫做什么曲子啊?”

  而紫承闻言便是笑着对那欲封天说道:“是我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山边领悟出来的,因为那座山叫做瑶山,所以我就叫他榣山遗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百里灬屠苏说:

  (还是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