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那中年人出现的那一霎那,欲封天发现那个中年人的身上居然有和自己一样的气息,那种气息就是那种曾经侵蚀过自己的魔煞之气!

  但是这个中年人身上怎么可能会有只有自己才知道的波动呢?他是否接触过什么和自己有关的东西呢?欲封天便是这样在自己的心里想到。

  “哈哈,这位封天小哥的相助我真是感激不尽啊!”那个中年人笑着对这那正在思考的欲封天说道。

  欲封天闻言也是一愣随后便是温和的说道:“柳叔言重了,我与那欧阳家有一些过节自然是希望看见他们的希望破灭,而这个帮助也是在下举手之劳而已。”

  /酷X!匠网:正k^版首发

  “小哥这是说的哪里话,既然你帮助了我们那么我们也应该给予一些报酬才是。”那个叫做柳尹山对着欲封天正色说道。

  欲封天闻言便是摇了摇头,但是奈何那个中年人的脾气异常的倔强所以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其实欲封天所要的报酬就是在那武斗大会冠军所给的那些粹灵丹,而剩余的物品便是全给了那玉凌武馆了。

  就在这时欲封天突然说出的一句话便是让的那柳尹山非常的激动:“请问柳叔你是不是碰过什么具有魔煞之气的一些东西呢?我看你的症状和那魔煞之气很是相似。”

  那柳尹山闻言便是叹了一口气,随后便是对着那欲封天说道:“封天小哥你是不知,我前些日子曾经在那凌云帝国的疆域之外碰见了一柄断开的黑剑,处于好奇我便是握住了那黑色断剑的剑柄一下,但是就在我握住那黑色剑柄的一瞬间,充斥着阴煞和毁灭之力的气息便是在那剑上瞬间就窜到了我的体内,所幸我当时的实力实在灵盘境后期巅峰我便是用我自己的灵力压制住了那体内的魔煞之气,如果不是自己的实力比较强的话,现在的我可能已经不在这世上了吧。”

  欲封天闻言便是一惊,心想:究竟有什么宝剑能够拥有我这身独特的魔煞之力呢?魔族之力虽然和魔煞之力波动相近当时毕竟只是单纯的拥有着毁灭之力的灵力而已,但是这魔煞之气就是不一样了,魔煞本身不仅仅包括着魔族的波动而且还有那犹如万年冰川的极寒之力,虽然欲封天现在还是没有动用那阴煞之力但是欲封天已经在平时修练光明之心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因为光明之心所散发的温暖之力恰好能和那魔煞之力的寒气相互抵消,这才有了那不会受到侵蚀的光明之心,如果光明之心只有那抵御毁灭之力的力量的话那么这个光明之心所有的功能还是有一些太弱了一点。

  欲封天想到这便是对那柳尹山说道:“不知柳叔能不能在那武斗大会之后带我们一起去一趟那个具有黑色断剑的地方呢?”

  而那柳尹山想了一想之后便是语气凝重的对着欲封天说道:“封天小哥当真是要找到那黑色断剑?那个黑色断剑上的力量可不是你等实力能够驾驭的啊,凡事可要三思而后行。”

  “没事柳叔,因为我自己本身也是有着这种力量,我不仅能够将那黑色断剑驾驭,我还能够把柳树你体内的阴煞之气给吸收出来让你免受煞气缠身之苦。”欲封天对着那柳尹三信誓旦旦的说道。

  而那柳尹山闻言便是激动的在那首位上站了起来对着欲封天激动的说道:“封天小哥!此话当真?”显然那柳尹山很希望欲封天能够解除自己的煞气缠身之苦,毕竟一天天经常用灵力来压制这股魔煞之气必然是会非常非常的痛苦的,毕竟谁会用自己的灵力来压制住那等霸道的气息呢?

  “此话当真,请柳叔你先把手腕放在我手里一下。”欲封天说完便是伸出手来,柳尹山闻言便是闪现到欲封天的前方将自己的手腕放在欲封天的手心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欲封天便是发动了自己那最近才悟出的吸煞之法来吸收柳尹山体内的魔煞之气,而那柳尹山也是感觉到了那被自己压制住的魔煞之气正在一点一滴的在往欲封天的体内流去,而紫承他们此时也是在看着欲封天和柳尹山他们的动向,由于紫承也是魔族之人,所以紫承便也是发现那柳尹山体内的变化当即便是一笑心想:自己所交的这个兄弟老是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东西啊。

  就这样欲封天和柳尹山保持这那等动作接近半个时辰之后,最后一丝魔煞之气终于从柳尹山的体内进入到了那欲封天的体内,当即柳尹山的气息便是再度暴涨到那灵盘境后期的程度,但是好像是没有完全恢复一样并没有到哪那灵盘境后期巅峰,而那柳玉看到自己的老爹终于拜托那煞气之苦之后便是高兴的喜极而泣。

  柳尹山便是对着那欲封天众人说道:“封天小哥的大恩在下实在感激不尽,如果不介意的话今晚就在府上住上一住可好?也是尽了我的感激之情。”

  而那欲封天闻言便是也不再推辞说道:“那边多谢柳叔好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百里灬屠苏说:

  (求扩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