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血洗那个吴家!”欲封天声音平淡的说道。

  而那紫承闻言可是一惊随即便劝说着欲封天:“我说封天兄弟,不是我瞧不起你,但是一你一个人对抗整个吴家。。是不是有一些欠妥?”

  欲封天闻言便是摇了摇头对着那有些震惊的紫承平淡的说道:“无碍,即便他们有着一些强者我也必将他们血洗殆尽,毕竟他们已经惹怒了我!”

  而那紫承闻言便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显然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紫承对于这个欲封天也是越发的了解,所以他才知道既然欲封天认定的要血洗这个吴家的话,即使是拼了命也会将这个所谓的吴家彻底的给血洗殆尽,只是令紫承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外表很俊朗的欲封天居然有这么阴暗的一面,这是此前他所不了解的,看来这个欲封天的逆鳞就是伤及他的亲人和兄弟啊,一想到欲封天的性格和自己有些相像这紫承自己便是淡然一笑对着那欲封天说道:“封天兄弟,既然你是救你自己的妹妹的话,如果不嫌弃的话我也和你一起血洗这个吴家如何?”

  而那欲封天闻言也是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这个刚刚结识的兄弟居然会为了自己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当下便是感激的说道:“如果紫承兄弟执意要来的话在下也不拦着,如果觉得不妥的话也可以不来,只是希望你能带着那月灵儿逃出这个寿阳城,到时候在那城外的红叶林等着我就可以。”

  qY最!K新…{章/T节2√上酷F匠q网H*

  而那紫承也是微微一笑,却并没有答话。。但是欲封天能看出那眼里执着,当下便是拍了拍紫承的肩膀:“好兄弟,我没有看错你,你虽然是魔族之人但是的的确确是个有义气有血性的人。”

  而那紫承闻言便是哑言失笑心想:“这个封天兄弟可当真是重义气之人啊,看来这个人非常值得信任啊,但是这单纯憨厚的毛病。。。看来以后的好好看着他了”

  显然欲封天并不知道紫承究竟在想什么,当下便是除了这个客栈的门奔着那寿阳城北方的吴家大院疾驰而去,而那紫承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先是回房取了自己的古琴之后便是背着琴奔着那欲封天临走时候留得气息化为了一道紫色的流光也是奔着那气息而去。

  就在那欲封天疾驰了近半个时辰之后,便是隐隐约约的看见了那庞大宅院,而那石天当下便是瞬间落在了那庞大的宅门之前,而那落地的强大的劲力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当下便是将那紫杉木做成的巨大的宅门给震碎了去。而就在那欲封天即将进入那吴家大门的一瞬间,便是有着三个气息极强的年轻人悬停在了那欲封天的面前,而听那个客栈的老板形容的情况来看这个两个人的头头也就是那领头的年轻人便是那个想要娶自己妹妹的吴凌了,当下便是对着那个有些俊俏的吴凌森冷的说道:“你便是那个抓走我妹妹的人吧,来吧你们三个一起上吧如果你们三个能打败我的话我便是会不管我妹妹,如果你们被我击败了!那么就别怪我血洗你们吴家了!”

  而那一男两女的吴家之人闻言便是眉头一皱当下那个领头的吴凌便是冷然的说道:“你以为你这灵盘境中等的实力就能击败我们三个人?别自讨苦吃了我们三个人可都是灵盘境中等的人,如果你不管你妹妹的事我们对你那态度就会既往不咎而且还会奉你为贵宾,如果还执意的要管的这件事的话,就别怪我吴凌心狠手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百里灬屠苏说:

  (求扩谢谢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