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鼠辈终停止躁动,身形竟瞬间胀大一倍,双目红光闪现,嘴角微微突出两颗獠牙,都恶狠狠盯着那金属怪物,却巍然不动,便若极具纪律性的军人一般。

  即便那钢铁怪物身着盔甲,也不由得再倒退一步,也不晓得是惧怕对方法术,还是压根便怕那老鼠了。

  忽的,女娲族女孩娇喘吁吁道:“姐姐,你,你就让我去吧,否则,我,我……”

  女孩此时面色苍白,身子微抖,倒使得裴晨轩颇为纳闷。这秘法虽说诡秘,却并不浪费力气,怎倒像刚与人连番大战一般?

  可那钢铁怪物却毫不妥协,强硬道:“否则你怎样?”

  E/酷p=匠)网8永久免6费s看小p说

  “否则,我就,我……”

  女孩面色越发的苍白,没说几字,忽一手扶住墙壁,另一手抚在胸口,猛弯腰“哇”的一声,竟呕吐起来。

  随即,场中青蛇都“哧”一声化为青烟,再无人约束的众鼠辈立即恢复原貌,一只只呼朋唤友,携妻带子共赴下水道口,眨眼便跑的精光。

  那钢铁怪物见此不由呆住,半晌才明白,却是对面这女娲族的小姐被自己召唤出的老鼠恶心的战力全失!?

  正这时,停车场入口处忽传来“扑哧”一声怪响,场中两人都一惊,忙扭头观望,却见一男子正呆然而立,手中举一矿泉水瓶,嘴角晶莹水珠正缓缓滚动,身前点点水渍不成方圆,不是裴晨轩更有何人!

  比两女孩更惊讶的,却是裴晨轩本人。

  因实未想到事件会如此发展,裴晨轩竟一口水狂喷而出,并被此发现行踪,便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

  最终,他只得抹了抹嘴角的矿泉水,憋了半晌,忽右手举止空中,鹪族语言重现。

  “那个,HELLO?”

  见对方毫无反应,裴晨轩只得踏前一步,道:“其实……”

  忽的,金属怪物与女娲女孩同声喝问:“你是谁?”

  裴晨轩苦笑,常言无巧不成书,自己竟也不能免俗。挠了挠头上黑发,他尴尬一笑,道:“我叫裴晨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