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懒洋洋挂于半空,将光辉倾注大地,鸟雀便乘着风的翅膀翱翔嬉戏,全不顾地上汽车轰鸣,人流不息。一只刚出生的小燕执拗的顺着一根长长的电缆向前攀飞,忽上忽下,似要找到源头才肯罢休,早把其他伙伴抛到身后。

  忽的,小燕蓦然俯身下冲,飞进一条幽静的小巷。这小巷内一片静溢祥和,一男子站于其中,双目微眯,似在享受着难得的清净。

  小燕双翅快速震动几下,就那么落于男子肩膀之上。一人,一鸟,便恰如镶嵌在小巷之中,一切犹若浑然天成。

  男子双目忽的睁开,其内精光电闪,再配上一副绝世容颜,不知道要迷倒多少花痴少女。他右手微抬,那小燕便跳于他手上,亲昵的用脑袋蹭了蹭对方。

  男子一笑,却当真若百花齐放,语带温润道:“你这家伙也胆子大了些。”

  燕子竟似能听懂人言,一通叽叽咕咕似在解释。

  男子面上忽露出恍然之色,苦笑道:“又是龙族该死的天然魅惑,连你都能生出亲近之心。”

  说着,他面容一整,道:“我还有事,你去吧,这天空也非是你的极限。”正此时恰好小巷内走进一女孩,身材丰满容貌姣好,一双腿儿更细长高挑,长长的黑色丝袜一览无余,好不俏丽。

  只是,这女孩一看到那男子容貌,却忽觉一阵面红心跳,竟有些挪不开步子。

  男子见状暗道不好,忙抱歉一笑快步走出小巷,上了一辆超长的莱斯劳斯,瞬间融入钢铁铸就的车流,消失不见。

  女孩本待杨手呼唤,可哪想话至嘴边却一丝苦涩萦绕,刹那竟言语皆无,只待男子消失,却一点相思泪滚落腮边,满目的幽怨,一腔的情愁……

  只是,那女孩却也未曾想到,一豪华房车内某男子,却也正在埋怨着龙族异能害人害己,因此一脸的怨愁,比之那少女,却也不遑多让……

  那辆莱斯劳斯停停走走,在一大厦前停下,男子下到车外,直走进大堂内。这一处人来人往,男子却一概无视,一头钻进专用电梯。

  q酷mo匠¤网m)永1久Y免费看小d^说

  待电梯门缓缓关闭,男子将右手大指按在右侧的感应器上,又将双目对准头上扫描仪,但听一电子合成女声柔声到:“指纹核对正常,视网膜核对正常,龙臧您好,请问要去几层?”

  龙臧放下手来,道:“60层。”

  “请稍等……”

  电子合成的女声刚落,那电梯竟不升反降,快速向下落去。

  几十秒钟后,电梯门缓缓打开,外面却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这走廊宽约四五米,长数十米,全被涂的一片雪白,远望便如被大雪覆盖了一般。

  龙臧一迈上走廊,立刻数条红外线将其锁定,不停有女子声音报出各项指标数值,待一切正常,他已走到尽头,一下推开身前大门,一股低低的嗡鸣声扑面而至。

  此为一间极宽敞的厂房,足有半个足球场大小,无数机器正开足马力运转,工作人员则要么低头沉思,要么面对电脑十指飞舞,无一人偷懒悠闲。

  龙臧当下走到厂房正中,一竖立着的仿若巨大棺椁一般的金属器皿前,一把拉过一侧正低头记录数据的微胖男子,道:“怎样了?”

  那男子大约四十几岁,一副眼镜四四方方,道:“一切正常。”

  龙臧脸上现出一丝紧张神色道:“何时能开始?”

  “这当然听您的。”

  “那好,便,开始吧。”

  那微胖男子点点头,按下开关,这长方形金属器皿忽“啪”的一响,竟从正中打开,露出一透明容器来。而在这容器之中,一男子正闭目沉睡。

  这男子一头黑发,面容普通,全身赤裸置于水中,身上插满各色导管,便若多臂的妖魔。

  不久,透明容器中水位缓缓下降,一会儿便抽个干净,那男子忽睁开双目,其内两道精光与龙臧一般无二。

  他略晃了晃有些眩晕的头颅,又眨了眨双眼,终看清面前站立人的模样,不由脱口而出道:“舅舅?!”

  裴晨轩躺在沙发上,身前茶几一电暖壶正把冷水做开,旁侧一套茶具据老龙说为元青花价值连城。沙发正前方是一面巨大的电视墙,上镶嵌着一六十几寸的液晶电视,而在地面则摆放着各类新型电玩,旁侧又竖立两巨大的音箱。

  而在裴晨轩左侧,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壁炉,只未曾点燃,右边有数个巨大书柜,其上密密麻麻摆放了上万本图书,该是涵盖古今中外。

  而这屋子正中有一旋梯,直通二层,赫然便是一间别墅。

  裴晨轩直起身,放下手中世界通史,拿过茶杯抿了一口,面上虽悠闲自在,可实际却心情激荡,一时难以自己。

  苏生至今,已整整一百六十八天。

  而离得最后一战—灰色平原一役,却已过去了数万年之久。

  原来,灰色平原一役裴晨轩为顾全大局力战而亡,而龙族也从上百人口锐减至四人。而仅存这四人又觉对不起裴晨轩一家大小,其中三人便以近乎无限生命为代价,施展龙族秘法将裴晨轩灵魂从肉体抽离,并委托圣龙使—裴晨轩称之为舅舅的龙臧,择日重塑裴晨轩肉身,令其复活。

  而灰色平原战役后,夜叉凭空消失,寻不得痕迹。而联盟虽侥幸得胜,却伤亡惨重。更令人哀叹者,其后竟一颗行星撞击地球,引得环境骤变,无数种族消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