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的一声,火苗摇曳着身姿跃入裴晨轩眼帘,他把燃烧着的木柴举至灯芯,顿时华光乍起,四周亮了起来。

  这是间小小的木屋,只一床,一椅,一桌,桌上凌乱摆放着竹简,笔墨,瓦罐等杂物,周遭墙壁挂着几张兽皮,木屋地上却是扑满了一层厚厚的绒毛毯子,全为纯白颜色,也不知是从何种生物身上拨下的。

  裴晨轩目不转睛盯着眼前,只见那烛火闪转不休,腾挪之间,一丝细细的黑烟袅袅而起,绵延盘旋渐渐升至上空。在那里,等待它的是无尽黑暗。这孤烟不情不愿的翻了个身,却再也见不得分毫,也不知是被暗黑所吞噬,还是成了这夜幕的一员。

  裴晨轩看着看着,竟是痴了。

  忽的,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门外光影闪现,却灰蒙暗淡。裴晨轩动也未动,好似早已知晓来者何人,轻轻问了句:“怎么,夜叉到了?”

  木门呻吟着又缓缓合上,一人走进屋内,踩着厚厚的绒毯到了裴晨轩身边,声息皆无。

  “还没,可今天天色太过异常,你同我一起出来看看吧。”

  这声音低柔温润,又丝毫不见媚色,真是闻之若饮山中甘泉般畅爽。

  裴晨轩哦了一声,又恋恋不舍盯了一眼那烛光,这才回过头来。

  在他身旁,却是站着一位满头黑发的男子,面目俊美,身形潇洒,即便天上神人,也不过如此亦。

  裴晨轩忽一笑,道:“你这做舅舅的,望着比我这侄子还年少,天理何在?”

  那人却也一笑,木屋内竟凭空增了几分颜色。

  “有一得,必有一失,若是用你力量换我容颜,便是十个我也求之不得了。”

  酷7匠y网c)正版1F首3"发u

  裴晨轩忽摇头道:“这话该我说才对,若是没有那些莫名其妙的力量,我早过的逍遥自在,何必被困在这里。”

  这话乍听似玩笑,但两人却都明白,此为心声。

  那俊美男子微带歉意拍拍对方肩膀,裴晨轩环顾四周,转身拉开木门,大踏步行出屋外,那俊美男子便紧随其后。

  刹那间,铺天盖地犹如恶魔般狂猛的飓风,裹挟着无数沙硕石粒自四面八方向二人狂野扑至,但都在二人身前一米似撞上一睹无形的巨墙,任它暴躁愤怒,却也无奈一分为二,自两人身侧飞离。

  可此后,失去了力量护持的木屋成了飓风的发泄对象,一时间咯咯吱吱响个不休,竟似要被这狂风碾压成齑粉一般。

  裴晨轩举目四望,目光所及俱一片荒凉,天上乌云也是极重,将青天遮盖的严严实实。而在苍天之下,狂风之中,数也数不清的光鬼族、酸与族、羽人族、人族等几十个形态各异的地球种族围成团团的防御阵势,绵延悠长望不到边际。

  而在这些战士身外不足数十里,便是数年来屠戮天下万物,嗜杀如命,只尊崇强者的夜叉一族!

  忽的,天际猛划过一道白色光链,就如同一条不见头尾的庞然巨蛇,生生把苍穹划成了两半。而也只有在这一刻,黑暗才瞬间消散,裴晨轩终看清那些全副武装战士的面孔,有几分麻木,几分萧瑟,几多迷茫。

  上帝随即收回刹那光华,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与黑暗一同降临,犹若天外巨神!

  但听“咔吧”一声,连大地都在震颤惊惧,即便两位被尊为万物之灵的龙族,也心下一凛。

  待那轰隆隆的巨响远去,裴晨轩身边的男子盯着苍天,眼中带了几分忧色。

  “我活了几百年,这等气象却也头次见到……”

  裴晨轩也眉头微皱,道:“这最后一战本就敌强我弱,天气又如此,我担心士气……”

  那男子却微微摇头道:“你也太看低了他们,这些战士俱乃幸存下的精英,死亡又算的什么?更何况,他等都明了身后便是涿鹿平原,那里是毫无战力的老弱妇孺,我们再也退无可退。”

  裴晨轩闻言沉默片刻,伸手挠了挠漆黑如墨的短发,苦笑道:“夜叉这鬼东西太过强悍,若不是龙族插手其中,其他种族早就灭亡多时了。”

  那男子听了却是眼珠一瞪道:“怎么说夜叉也是你父亲的族人,虽说你与其战斗,却不可对其不敬。”

  “族人?”裴晨轩一抹笑容浮上脸庞,却是说不出的苍凉,“我父亲都因其而亡,有这般的族人?”

  男子听了却也只有一叹,道:“何止夜叉,便是龙族,却不也固步自封?你母亲年幼时长的精灵一般,龙族上下都喜欢报她在膝上玩耍。可自她与你父亲结合,全族上下立视之为妖孽,族中长老更以从未有龙族与外族通婚为由,将你母亲赶出族中。哼,这帮老家伙怕的是引火烧身!可其后怎样,龙族还是卷入这是非,想要独善其身哪有这般容易?唉,我每想起这便心中懊悔,若是我再强硬些,你母亲也不会最终被夜叉追杀至死,而你父又因救你母亲与族人反目,终落的个自刎而亡。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