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赵红有些后知后觉,她看我的眼神有些变化,见我要走,硬是让我等等,突然问问我之前那个条件是啥丫?我看着赵红那绝美的小脸,就说只是想约她唱歌而已,赵红又瞪我,说唱歌啊?想的倒是挺好,可惜啊,没戏。一旁的四眼妹突然蹦出来,凶巴巴的推我一下,吼着我就是个死变态,骂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赵红居然哈哈大笑,笑的都能蹲在地上,整理一下她的长发,说如果真的不是我?那么她就让我抱着唱歌,唱几首都无所谓。反之?要把我给抽个底朝天。

  这是赵红亲口说的,我可没有这么要求,既然她答应了,就让她说话算话,等着明天下午校长宣布结果吧。

  其实在周五这一天,根本就没有等到下午两点,在早上做广播操之前,校长就宣布了这件事。

  整个三中所有学生都站在操场,看着校长走到前方的高台,拿着话筒瞎比比,就是说这次闯进女生宿舍那个变态怎么怎么的,还说经过学校内部调查,已经确定了那个学生的身份,但是碍于某些原因,他想保护这个学生的安全,这件事学校内部处理,不把这个学生的名字告诉大家?

  这怎么跟我想的不一样啊?

  昨天我抓着了王勇的把柄,非让他自己去跟校长交代不可,现在校长这么说,摆明了就是王勇已经找过校长了,可校长为啥没把王勇给开除?

  校长说了一通之后,就喊了我的名字,还让我走到前方的高台上,我走上去,见校长笑嘻嘻的,拍拍我肩膀,让底下所有学生都看好了,他要跟我道歉,说学校误会我了,差点毁了我的名声,甚至招呼几个校领导都上台,挨个跟我说对不起之类的话语,搞的我还有些不好意思呢。

  同学们都挺吃惊的,各个议论原来那个溜进女生宿舍的变态不是我啊,但那个人是谁呢?为啥不公布?

  唯一一个表情兴奋的,估计就是我的班主任,见她都能蹦起来。

  回到班里之后,好多同学都在给我庆祝,说我不会被开除了丫,还让我放学后请客喝奶茶,被弹球全部轰走,弹球跟我说个事,他打听了一下,那个王勇的爸爸,好像是个地产商,前几年学校搞翻新,还是王勇的爸爸出资赞助,条件嘛,自然就是让王勇来三中上学。

  可能就跟弹球说的那样吧,中午吃过饭后,我被年级主任请到了训导室。

  此时训导室里面就三个人,校长,王勇,还有一个中年男人,肥嘟嘟的,头发也特别卷,看打扮很有钱,估计就是王勇的爸爸,王海。

  校长给王海泡杯茶,那模样哈腰点头,一看就是想巴结人家,说这件事啊,学校内部处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既然王勇已经主动承认错误,学校也不想毁了声誉,指着我这个唯一知道真相的学生,让我不要声张出去?

  我哪里肯同意,可校长就是那么说,言语里充满了不可反驳的意味,王勇这个卷毛还躲在旁边偷笑,真是差点把我给气炸。

  校长见我执意要把事情闹大,还有些生气,说我这个学生怎么这么固执,让我看看人家王海先生,没有王海先生这些年资助三中校园建设,我现在哪里能在三中上学?搞的我是越来越不爽,摆明了就是保护王勇,帮着人家说话。

  后来王海就示意校长别生气,这肥球居然要跟我单独谈谈?而校长也同意了这事?我就看王海耍什么花招,反正我现在有了他儿子王勇的把柄,根本就不怕。

  在男厕所里,王海把门一关,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点支烟,那嚣张的模样看着比他儿子王勇都要欠抽呢,一脸不屑的看着我,说我这个小子怎么那么不识相?不就是想要钱吗?随意从口袋里掏出两百丢在地上,说我捡了钱,让我把手机里王勇交代的视频删除。

  我没捡钱,就说想要王勇受到惩罚,他应该被三中开除,王海就在我面前来回踱步抽烟,看我的表情慢慢变样,语气也变了,说我这个小子敬酒不吃想吃罚酒是吧?

  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王海说调查过我了,说我妈不就是在星海服装厂上班吗?他跟星海服装厂的老板还认识,信不信他一个电话就让我妈滚蛋回家?

  威胁我?

  我恶狠狠的瞪着王勇,这人渣还在笑,笑的那是越来越欠抽,让我考虑清楚,快点把手机掏出来,把他儿子王勇的那段视频删掉,否则我妈就要下岗。

  如果换成是爸爸?他应该会像我这么干吧?

  “砰。”一声巨响。

  我就这么生猛一拳轰在王海脸颊,直接把这肥球给轰在地上,按着这个肥球就是一顿打。

  男厕所里发出恐怖的叫声,就像一只老虎在撕咬一只肥猪那样吓人。

  让王海想不到吧?我在暴揍他的时候,还把他裤子给扯了下来,寻思行啊,看着王海现在这狼狈不堪的模样,就把他这样子给拍下来,随后我是哈哈大笑啊,因为这画面真够搞笑。

  王海爬起来想抢我手机,被我一脚踹翻,让他给我老实点。

  现在我反过来威胁王海,说他这个地产商在我们莱西县里,应该也算挺有名的吧?如果我把王海如此狼狈不堪的视频放在网上,问以后谁敢跟王海做生意啊?

  啊哈哈,王海都快急的哭了,拼命爬过来想要抓我大腿,求我别这样,又被我踹一脚,让他滚吧。

  后来我硬是拿了王海两千元,才同意罢休了这件事,真是让我感觉过瘾。

  放学前王勇还来找我呢,这货现在恨的我牙痒痒,但是却拿我没办法,留下几句狠话,说走着瞧。

  我才不怕呢,等着。

  因为我现在恢复了名声,那是什么都高兴,放学后我和弹球一同走出学校,路过一家奶茶铺的时候,见这边四眼妹和小草莓守着,两个女混子一同气汹汹的把我和弹球拦住,四眼妹说赵红在里头等我,让我进去跟她谈谈?

  我问是不是让我抱着唱歌啊?还被小草莓狠狠戳了一下脑瓜,骂我丫的真想反天是不?废话咋那么多?让我快点进去!

  行,让弹球在边上等着,我走进奶茶铺,见里头空荡荡的,就赵红跟豆芽菜两个女生坐在角落喝奶茶,赵红见我来了,招呼豆芽菜先离开,现在这边就我和赵红两个人,感觉赵红可真是厉害,她朝着旁边忙活的奶茶铺老板瞪一眼,连老板都回避了。

  赵红冷着脸,却把桌子上一杯没有开过的奶茶递给我,让我喝吧,还让我坐在她对面,我也没啥客气,喝着奶茶,听见赵红说原来误会我了,她去找过校长,想问清那个人到底是谁,但是校长不肯说,问我知道不?

  我说不知道,赵红就踢我一脚,说行,以后有啥事她罩着我,还问我今晚要不要来电玩城玩玩?

  她是不是忘记啥了?我提醒她一下,说之前说好的,要是我清白了,她就答应让我抱着唱歌的丫?没想到赵红反应挺大,她正在喝奶茶还呛了一口,咳嗽几声低着头,抬头的时候发现她脸都红了,骂我死不要脸,滚!

  女混子不是挺开放的嘛?保守个啥丫?我还骂她不要脸呢,赵红就站起来跟我对着骂,她骂着骂着脸是越来越红,可能知道自己理亏骂不过我,就大喊外头守在门口的小草莓,豆芽菜,四眼妹,一同过来骂我?

  这下可好,四个女混子那是围着我唧唧喳喳的狂骂,各个模样凶的像发狂的母豹子,害的奶茶铺老板躲在里头那屋不敢出来,那个正在油锅里炸的鸡翅都焦了。

  四眼妹是骂的最搞笑的一个,她还气汹汹的推我一下,大吼她可是练过的,问我想不想吃嘴巴子?信不信她一巴掌把我丫的抽上天?

  我也不想跟她们瞎扯了,只好跑路,还被几个女混子追到奶茶铺门口狂骂,弹球都看傻了,问我刚才发生啥事?让弹球跟我先跑再说,毕竟四周好多围观的学生,感觉脸都丢光了。

  坐车来到县里,又转乘一辆公车,回到我家那个天湖小区,已经是快晚上六点,打开家门,见我妈烧了一桌好菜,正在等我呢。

  我吃着美味的饭菜,给我妈说了好多,我妈就一直在旁边听着,很满意的看着我,却没有多话。

  因为我拿了王海两千元,晚上就约了弹球在电玩城那边见面,我买了好多游戏币,分给弹球几十个,两人一同玩投篮,打地鼠,玩拳皇格斗,差不多玩到九点。

  弹球一直玩不过我,就不玩了,跑跳舞机那头看看什么美女跳舞,而我还在继续玩拳皇格斗,玩着玩着肩膀突然被谁给戳了一下,转头一看居然是赵红?她旁边四眼妹正在喝奶茶,气汹汹的瞪我,问我小子什么表情?信不信她现在就给我两个嘴巴子?

  赵红出现在这里,我一点都不感觉有啥奇怪,就问她有事吗?她说没事,就是刚好在这边玩,碰巧遇见我,过来跟我打个招呼。

  本来也没什么,见赵红貌似心情不错,我随便跟她聊几句,她还想约我玩那个打地鼠,却见一群黄毛混子朝着这边过来,带头的黄毛还喊着赵红的名字。

  八九个混子一同围在这边,各个双手抱胸,模样拽的一塌糊涂,带头的黄毛点支烟,猥琐的笑笑,说赵红,真巧啊?在这里遇见?

  我越看这刺猬头混子越是面熟,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才想起来,前阵子我看到赵红带着姐妹们在汽车站围堵一个黄毛,抽那家伙嘴巴子,不就是面前这个混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