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解九天玄剑诀的时候,苏圣并没有一蹴而就地将口诀托盘而出,而是按部就班、深入浅出,帮助这群外门弟子打好理论基础。

  当这群外门弟子差不多理解的时候,苏圣做出一番示范,再让他们开始演练,步骤动作有错误的弟子进行纠正。

  经过大半天时间的指导,这群外门弟子纷纷各有领悟,目露惊喜,对苏圣进行拜谢,不得不说他的指导通俗易懂,让他们受益匪浅。

  其中沐晓风和沐晓灵兄妹很有资质,经过苏圣的悉心指导,他们对九天玄剑诀中第一式玄剑一点很快掌握了。

  假以时日,兄妹俩在短时间内掌握九天玄剑诀前三式完全不是问题,苏圣自然对他们抱有期望。

  之后苏圣让这群外门弟子自行演练,带着何爷离开了外门,来到了山下的玄灵城。

  据何爷所说,玄灵城的黑市时有奇珍异宝被人捡漏,只不过更多被坑,苏圣对这件事很感兴趣,便随同他前往那里一探。

  两人经过一番奔波,终于抵达玄灵城中的黑市,里面散落着许多摊子,摊贩都在卖力地吆喝着。

  “白玄花,紫暝草,茯苓果,各种灵药应有尽有,价格合理,用途广泛,买了绝对不吃亏!”

  “三目狼皮,银铁熊掌,玄冥蛇牙,各种妖兽材料,值得拥有!”

  “阳炎石,红蛇玉,紫英钻,炼器的好材料,先到先得!”

  ……

  一路走来都有摊贩在推销自己的产品,不过苏圣并不理会。

  苏圣身负天道之眼,一眼就可以大多数都是以次充好的假货,不然就是他看不上的低级货物,怪不得更多人被坑。

  可见在黑市里淘宝,得具备过人的眼力,而苏圣恰恰拥有,因而不用担心被坑。

  不过就在苏圣带着何爷到处寻宝的时候,突然一位猥琐贵公子严预跳出来,大呼小叫。

  “爹,上次就是这两人欺负我,这个小鬼还言明我们要是不识好歹惹了他,顺便将我们严家灭了!”

  “好大的口气!”严预身边的一位微胖粗眉的中年人严鸠听了十分不悦,径直上前拦住了苏圣和何爷的去路。

  “好狗不挡道,有何贵干?”苏圣蹙眉,面色冷漠。

  “小子,你活腻歪了,居然敢对严家家主如此说话?”严鸠身边的一位狗腿子大怒喝道。

  “严家家主算什么东西?没听说,要是挡我路,踩了就是!”苏圣毫不在意地淡淡道。

  “小子,看你肆无忌惮的样子,想必没听过我的大名吧。也罢,既然你惹了我儿,又如此不将我放在眼里,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严鸠冷冷一笑,幽灵拳黑雾滚滚,鬼叫连连,突然鬼魅般袭向苏圣,想要给他致命一击。

  苏圣看也不看,苍天拳轰然撞上,宛如一方山岳苍天碾压而去,重如千钧,一下子将严鸠的手臂打成了残废,筋骨寸断。

  “啊!你竟然——!”严鸠目露惊恐,惨叫了一声,现在他终于感受到苏圣身上恐怖的压迫力。

  而且苏圣如此年轻竟然有凝精境中期的境界,严鸠跟他相同境界,但比较之下相形见绌,天差地别。

  “怎么回事?爹居然不是他的对手!”严预全身颤抖,他现在终于明白他踢上了铁板,以苏圣的实力估计真的能灭他们严家。

  “一些蝼蚁而已,也敢在我面前犬吠,要是再不滚,我亲自上门灭了你们严家!”苏圣斜睨了严家这些人一眼,完全不屑一顾。

  “是是是!”严鸠唯唯应诺,就在严预搀扶着他欲要离去时,周清和王老突然出现,为他们撑腰。

  “严家主,何人敢重伤你?我为你讨回公道!”周清见到严鸠一条手臂废了,有点打抱不平。

  “周清公子,就是这个小子,你一定要替我严家做主啊!”严鸠一见到周清,面露喜色,痛哭流涕。

  尽管周清是一个纨绔子弟,但他的父亲周兴却是玄灵城城主,爷爷周充更是玄灵派外门大长老,势力比他严家强大多了。

  “真是冤家路窄,居然是这小杂种,何乌龟也跟他在一起,今天正好一起清算。”

  周清冷笑了一声,随同王老继续拦在苏圣和何爷面前。

  “原来是你这只癞皮狗,上次的教训没吃够吗?”苏圣鄙视了周清一眼,连他身边的王老都不是他的对手,还敢来找茬。

  “小杂种,你休要张狂,上次你和何乌龟惹了我,今天又重伤了严家主,真当我们周家是吃素的吗?”

  “刚好黑市属于我们周家管理,有种你别跑,我马上叫我爹带来执法队来处理此事!”

  周清显然不愿放过这次清算苏圣和何爷的好机会,想要叫他当城主的爹以势碾压两人。

  “好,我不跑,你尽管叫人,最好把你爷爷周充也叫来!”

  苏圣见周清这个纨绔弟子居然想要凭借周家势力压他和何爷,顿时乐了,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呵呵,处理你和何乌龟哪需要叫我爷爷?我爹就可以让你们生不如死!”周清不以为然,用传音石向周兴报告了这件事。

  没过多久,英武不凡的周兴立刻带着一大堆执法队冲了过来,看着苏圣和何爷两人,叱喝道:“把这两个凶徒给我抓了!”

  执法队气势汹汹地围攻向两人,苏圣轻笑道:“何老头,这群垃圾就交给你了,至于这个狗头周兴,就交给我了!”

  “好嘞!”何爷顿时兴奋不已,摩拳擦掌,尽管执法队的人数有二三十人,但都处在开元境的境界,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于是何爷快速行动起来,此时他已经掌握了九天玄剑诀的第四式玄剑四象,自然胜券在握,宛如虎入羊群。

  而苏圣也动了,径直攻向了周兴,显然想要擒贼先擒王。

  “竖子敢尔?”周兴勃然大怒,他好歹也是玄灵城城主,这个小辈居然如此肆意嚣张,敢向他出手,他要让他好看。

  尽管周兴同样是凝精境中期的实力,但比起严鸠强了一些,可惜在苏圣的面前同样不够看,他华而不实的炼金爪形同虚设。

  苏圣直接以圣兵体硬抗,碾碎了周兴的炼金爪,一巴掌宛如泰山甩向他的左脸,让他吐血倒飞出去,掉了几颗血牙。

  周围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周兴好歹是玄灵城的城主,一个如此年轻的小辈居然一招将他抽脸抽飞,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而另一边,何爷已经用九天玄剑诀的前四式将周家的执法队尽皆打趴在地,呜呼哀哉,让人不得不震撼。

  一老一小居然让周家的人如此狼狈,周清和王老看得骇然色变。

  王老更是忌惮不已,他感觉苏圣比上次更是恐怖许多,不然不可能一招将周兴给打飞了。

  周兴悲惨地爬了起来,忍痛苦笑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你爹应该清楚,你还是叫来周充吧!”苏圣微微一笑,风淡云轻道。

  “这可是你说的!”周兴目露狠色,他堂堂一个玄灵城城主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小辈打成这样,脸都丢光了,他忍不下这口气。

  于是周清同样用传音石呼叫周充,他听说自己儿子和孙子居然被人欺负,顿时怒不可遏,带着一队外门弟子气势汹汹赶来。

  过了许久后,周充终于带队到达,周清立刻上前加油添醋道:“爷爷,你终于来了!”

  “上次就是这个小杂种和何乌龟欺负我,这次又把我爹给打了,你一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为我们周家讨回公道!”

  周清得意洋洋,已经预见了苏圣和何爷的悲惨下场,有他爷爷这个玄灵派外门大长老出手,他们怎么可能还能嚣张?

  周充闻言望了过去,发现了苏圣和何爷两人,顿时吓了一大跳,周家的人怎么惹上了这两位爷?

  周充顿时面容苦涩,恨铁不成钢,反过头来狠狠甩了周清一巴掌,咬牙切齿道:“你这个不肖子孙,想要害死你爷爷吗?”

  “爷爷,你怎么打我啊?”周清不明就里,眼冒金星,他感觉周充这个亲爷爷根本没有留手,不由痛哭流涕。

  “你还敢说?还不快给这两位爷道歉!”周充恨恨地又猛踢了周清一脚,他生怕自己不下重手会给周家带来灭顶之灾。

  周清不得已之下,只能狼狈爬了过来准备给苏圣和何爷道歉。

  另一边周兴见到这一幕,不解问道:“爹,你怎么能打自己的孙子?这两个人是什么来头?”

  “周兴,你也是蠢货,跟着周清一起胡闹,被打了活该。这位可是我们玄灵派的内门首席大弟子,至于何道陵,他是外门大弟子!”

  周充淡淡解释,他恨不得将这对有眼不识泰山的父子给灭了,居然给他惹来这么大的祸端。

  但周兴好歹也是玄灵城城主,也是他最钟爱的儿子,他不忍下手。

  周兴倒吸了一口冷气,现在他总算明白苏圣的倚仗是什么,以他的地位,就算是灭了周家,周充也不敢说出一句话。

  于是周兴立刻遍体生寒,随同周清一起爬了过去。

  周兴抖索不已地磕头道歉道:“原来阁下是玄灵派内门首席大弟子,是在下狗眼看人低,只要能保全周家,我什么都愿意做!”

  周清这个纨绔子弟再也不敢嚣张,胆战心惊道:“对——对不起!”

  周围的众人一片哗然,没想到苏圣和何爷的地位如此显赫,怪不得不将周家放在眼里,就算周兴是玄灵城城主,也得跪舔啊。

  严鸠吓得瘫软在地,连周家在苏圣和何爷的面前都表现得跟狗一样,他严家又如何置身事外。

  严预更是不堪,吓得都失禁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如此藐视严家的两人居然如此厉害,地位又这样崇高,他与之相比更是连狗都不如。

  于是严鸠立即带着严预来跪下请罪道:“阁下,我严家同样有罪,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只要饶了我们,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周围的众人更加震撼,没想到连严家都不顾自己身份来请罪,显然是怕晚了,遭到苏圣恐怖的报复。

  苏圣微微一笑,看来玄灵派内门首席大弟子的身份还真好用,在玄灵派治下的区域简直就是横行无阻。

  不过苏圣可不会轻易饶了周家和严家这些人,势必要他们付出一些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