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盖伦的肩膀被长长的绷带一圈一圈地裹住之后,他暂时感觉不到肩胛骨之间的疼痛了。他的神情木然,脑子空洞,他的思维似乎停止了转动,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就在那么几分钟之内,自己的初恋一刀把自己钉在了墙上。

  “你就是盖伦?你个白痴!”一个愤怒的声音突然响起,一个高大的身影闯进了医务室。

  “砰”!盖伦还没回过神来,他的脸上已经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这一拳十分有力,本来就有些瘦弱的盖伦被打翻在地,他的脑袋嗡嗡作响,他仍然没看清楚打他的人是谁。他只听见一个愤怒的声音在他耳边咆哮,一双有力的大手将他的衣领抓住,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又把他按到了墙上,整个过程中,盖伦没有反抗,他的耳朵被那人愤怒的声音震得嗡嗡作响:“我们好不容易抓住杜-克卡奥的女儿,抓住了一点和平的筹码,而你,你这个白痴,竟然把她放走?”

  酷,匠0Q网…正5版首n0发*8

  说话间,又是一记有力的拳头打在了盖伦的脸上——“你知道诺克萨斯人会干什么吗,啊?他们的军队会把德玛西亚踏平,你这白痴!到时候谁去阻止啊,是你吗?你能阻止吗?还不是我们白白送死?你这个白痴!”

  盖伦挨了几拳之后,嘴巴里感到一股腥甜,他的鼻血在脸上横流不止,这股血腥味让他稍微清醒了一点,这时他才看清面前这个人,黑发,浓眉大眼,和自己差不多高,却比自己体格壮不知多少倍。

  这人的胸前挂着皇族的信物,那是一个长方形的挂坠,似乎是大理石制成,中间有一道小小的雕刻的符印,不停地散发着蓝色的光芒••••••看见这方挂坠,盖伦方才知道这人的身份——德玛西亚皇子:嘉文。

  “皇子••••••”盖伦有气无力地叫道。

  嘉文看见自己已经把盖伦揍成这样,还是有些心软,他紧握着的拳头舒展开来,然而他的眉头却仍然紧锁,他缓缓地开口了,这次他的语气平缓了不少:“你是个废柴,盖伦,你不过是德玛西亚之力的儿子而已,你靠的是你父亲的威望,你自己屁都不会。你去看看军营里那些士兵,和你一样大小,却比你强一万倍,他们时时刻刻准备着为国捐躯,而你却每天做一些傻事,放跑一个诺克萨斯魔鬼,让我们提前送死!”

  “皇子大人,卡特琳娜不是魔鬼,她只是想回去而已,她••••••”

  “住口!”嘉文吼道,“你真是无可救药••••••”说话间,嘉文又举起了拳头,对着盖伦的脸砸了下去。

  盖伦还沉浸在荷尔蒙炮制的美梦里,他对那个诺克萨斯女人还有一种很白痴的情愫,嘉文知道这些,他那些发泄怒火的拳头却没办法把他打醒。

  “哥哥!”一声惊呼从身后响起,嘉文一回头,看见一个一头金发的小姑娘,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巫师袍,但是看起来似乎只有真正巫师长袍的一半那么长,巫师袍外套着一件小小的褐色夹克,俨然一个小巫师模样,但是满面的泪痕和红肿的眼圈还在表示着她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嘉文知道,这是盖伦的妹妹拉克丝,看见她来,嘉文也不便再打下去,他便站了起来,盖伦也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他看着自己的妹妹,眼神依然飘忽不定,三个人都没有说话,拉克丝只是不住地流泪,一时间,气氛异常诡异。

  突然,拉克丝扑到了盖伦的怀里,盖伦看着拉克丝,想起了卡特琳娜扑倒自己怀中的那一霎那••••••不过,拉克丝的一句话,却如同晴天霹雳,把盖伦从对卡特琳娜的回忆中拉了出来:“哥哥,爸爸死了!”

  盖伦的眼中陡然有了一丝光亮,他的目光不再游离不定,他被打的奄奄一息的身体突然有了一丝力气,支撑着他放开拉克丝朝外面跑去,他看见一堆人围在他父亲的房间外,将过道堵得水泄不通,他知道拉克丝说的是真的了。这时候他的悲伤愈加剧烈,但那已经不是为了那个诺克萨斯姑娘了,他一路嚎叫着,推开了围观的人群,冲进了父亲的房间。

  房间里的布置一如往常一样干净整洁,而他的父亲靠在墙上,眼睛瞪得很大,直勾勾地盯着地板上的一滩猩红的血。

  如果说,刚刚看到父亲的尸体时,盖伦的心情是悲痛的话,那么第二秒,他的情绪就变成了无可抑制的愤怒——他看见了卡特琳娜的匕首!那把匕首没入了父亲的胸膛,那上面沾满了鲜血,盖伦一眼便能认出那匕首,他曾隔着一个小小的牢房门,欣赏过卡特琳娜凭空变出这样的刀子,而那个时候,自己还天真的以为,那只是卡特琳娜和自己玩耍的小把戏••••••围观的人们渐渐离开,盖伦跪在父亲面前,一声不吭,静若一尊石像。有人想上去安慰,但是看见盖伦眼中孕育着的怒火,却又不敢开口。很快,房间里只剩下盖伦,以及很快赶过来的拉克丝和嘉文。

  拉克丝没有再哭,哥哥的样子让她感到害怕,盖伦的脸上阴云密布,连嘉文都有些被吓到,毕竟,就连自己刚才那样打他,他都没露出过这种表情。

  嘉文很快找来了几位大臣过来,医护人员早已确认了死亡,现在,更紧要的问题是下一步怎么办。

  一个大臣开口道:“‘德玛西亚之力’死了,这消息必须先压着,一旦人们知道了这件事,整个德玛西亚的士气就崩溃了,现在还不能确定诺克萨斯会不会打过来••••••”

  “诺克萨斯肯定会开战的,我刚刚收到报告,我们派去追那个诺克萨斯姑娘的小分队已经被歼灭了,他们早有准备!”另一个大臣说。

  “关键是,谁来当下一任‘德玛西亚之力’,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合适的人选••••••”

  “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德玛西亚之力’是德玛西亚的精神领袖,是全国的偶像,是一切信心的来源,不是随便找一个人就可以代替的••••••”

  一时间,房间里的人们开始争论不休,而始终跪在地上如一块岩石的盖伦,却在此刻缓缓地站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