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从暗道来到米仓之内的时候,看见那里的诺克萨斯人也横七竖八地躺着,他们停止转动的眼珠死死地盯着西方。那个方向是诺克萨斯的所在,是他们故乡的方向,同样也是那个背弃了他们的将领发射生化武器的地方。

  易的目光从这些人的尸体上扫过,他开始为这些无塚荒魂感到惋惜,此时,他却感觉到了,微弱的呼吸声。

  当他顺着那声音的源头找到了一个仍然活着的诺克萨斯人——那个白头发的女将领!

  ••••••••••••一泼冷水浇在了瑞雯的脸上,把瑞雯从昏迷中拽回了现实,一片混沌之后,她看见了四周满地的士兵尸体,以及眼前,穿着青灰布衣的易。看到这名艾欧尼亚剑客后,瑞雯下意识地握紧了自己掉在地上的巨剑。

  易按住了那只拿剑的手,他的目光平静如死水,他的语气冰冷如霜:“女人,你已经被诺克萨斯抛弃了,还要为它卖命吗?”

  ••••••••••••••••••诺克萨斯最高统帅部里,五军统帅德莱厄斯倾听着远征行动的副将辛吉德的报告:“艾欧尼亚有自己的军事力量,大人,我们没能占领艾欧尼亚的土地。但是我们以损失四千五百六十二人的代价,清洗了一座大概有一万人的村庄,剿灭了五千多名名为‘均衡教派’的组织的成员••••••”

  辛吉德胡乱地编造着一堆数字,除了阵亡人数属实,其余皆是瞎诌,但他说起慌来丝毫不脸红。

  “瑞雯呢?怎么就你回来了?”德莱厄斯问道。

  “大人,很遗憾,瑞雯将军阵亡了••••••”辛吉德的语气十分悲怆,他以假乱真的演技,让德莱厄斯真的相信他为瑞雯感到惋惜。

  “瑞雯怎么会死呢?她可是••••••”德莱厄斯难以置信,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当初他第一次看到瑞雯的景象,那个女孩从尸体堆里走出来,浑身是血,却一声不吭。他难以相信,瑞雯竟然在这样一次简单的远征中阵亡。

  “就像瑞雯将军说的,死亡,是很正常的事••••••”辛吉德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辛吉德所不知道的是,最高统帅部的密室里,另一个人正在揭穿他的谎言。

  密室之中,诺克萨斯国王充满威严地看着一个跪拜之人,烛火昏黄,四周的影子不住地起舞。

  “您的那个部下动用了生化武器,陛下,”沙哑的声音从跪拜者带着面具的嘴中传出,“但是只摧毁了一个小小的村庄,所谓均衡教派的组织,还完好无损••••••”

  “你认为均衡教派是威胁吗?”国王问道。

  “陛下,他们的人总是追求者平衡,要想发动战争,必须除掉均衡教派。”

  “这么说,你是自告奋勇咯。”国王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微笑道。

  “是的,陛下,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均衡教派了••••••”带着面具的男人微笑道,“五年之后,我便为您除掉均衡教派,五年之后,便是血雨腥风的开始••••••”

  ••••••••••••诺克萨斯人远征艾欧尼亚的消息在均衡教派灭亡的五年前传遍了瓦洛兰大陆,诺克萨斯的野心让人们感到不安。唯一对这个消息不感兴趣的便是战争学院,那儿的人都是追求知识的疯子,他们只求瓦洛兰大陆不发生战争就好,以免扰乱他们对魔法走火入魔的研究。

  几乎是在诺克萨斯远征的消息传来的同一天,一个人敲响了战争学院的大门。

  守卫将门缓缓地打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跛脚的老人,这人的肩膀上,站立着一只丑陋大鸟。

  “老头,这里禁止外人进入!”守卫呵斥道。

  酷j/匠}网t唯一正?版,}'其Q&他都,P是:~盗:版

  老人笑了笑,并未将守卫的无理放在心上。这老人便是被辞去五军统帅之位的斯维因,只是现在,他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

  斯维因将一份黄色的牛皮纸递给了守卫。

  “我是来这里就职的西尔维斯老师,这是战争学院发给我的邀请函••••••”斯维因的脸上堆满了笑容,现在,他的名字是西尔维斯。守卫毕恭毕敬地给他鞠了一躬,为他敞开了大门。

  当西尔维斯老师踏进战争学院的那一刻,他肩上的怪鸟发出了一声得意的嚎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