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欧尼亚群岛,辛吉德部队正在西岸扎营,四千多名诺克萨斯士兵皆未入睡,只有辛吉德的营帐里点着灯。士兵们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每当辛吉德把自己一个人关在营帐里倒腾的时候,最后都会带着那瓶特大号药剂出来,他们曾经亲眼见到过辛吉德用那种药剂毁灭过一个城市。

  应辛吉德的命令,瑞雯派来的求救的小队伍全部被扣押,士兵们知道他们疯狂的上司准备用那些**把自己人也给办了,但他们也只能选择服从。当瑞雯的第四支求援小分队到来的时候,这些士兵实在是不耐烦了。不过这一次,来的可不只是求援士兵。

  当辛吉德的士兵围住瑞雯的求援小队时,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电光火石之间,瑞雯的人、辛吉德的人一个个地躺下了,没有谁能看见神秘的杀手,只能听见伤口中溅血的“噗噗”声。

  这些士兵中只有一个人幸免于难,当他从瞬间的杀戮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一把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剑的主人一席青灰的布衫,面容稍显稚嫩,但是全身上下散发着股股杀气,这人便是跟着瑞雯的求援小分队追踪至此的易。

  “别叫,也别想发警报,你动一下我就要了你的命,懂不懂?”易冷冷地说。

  诺克萨斯士兵大气都不敢喘,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

  “现在,告诉我你们的疯子长官在哪儿?”易接着问道。

  诺克萨斯士兵指出了一个方向,易看了看那边,瞧见了辛吉德那亮着的营帐。易拿剑柄敲晕了士兵,立刻往辛吉德的营帐赶去。

  辛吉德的营帐里,几只蜡烛惨淡的光芒照映着炼金术士苍白的面容,他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巨大的玻璃瓶,那里面的液体一直处在沸腾之中,不断地翻滚着泡沫。辛吉德用欣赏的眼光看着自己的作品,然后,他盖上了瓶塞,正当他准备将这瓶**背到背上的时候,一柄剑抵住了他的脖子。

  “结束了,诺克萨斯化学家。”拿着剑的易戏谑道。

  辛吉德并未被易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吓到,相反,他表现得极为平静。他那双泛白的死鱼眼狠狠地瞪着,似乎要跳出眼眶一般。

  “艾欧尼亚人,”辛吉德缓缓地说,他的声线沙哑难听,仿佛在那毒液里泡过一样,“我很欣赏你独闯龙潭的勇气,但是,你以为仅凭一人一剑,就可以威胁一个诺克萨斯将领吗?”

  “废话少说,扔掉那些**,否则······”

  ^酷匠◎%网3唯,?一g正!版,、,y…其i…他iZ都a7是“b盗版E^

  易还没说完,辛吉德猛然一脚,踹在了易的肚子上。虽说辛吉德看起来骨瘦如柴,但是这一脚却十分有力。易被踹出几步,立刻稳住身形,再看这营帐里,已经没了辛吉德的身影。易心中暗叫不好,立刻追了出去,而一堆诺克萨斯士兵已经围了上来,一上来便和易绞杀在一起。

  辛吉德站在几十米开外,他的那个瓶子正架在一台魔法炮上。魔法炮正发出机械的轰鸣,炮口处,那装着生化武器的瓶子不住地抖动着······“那边的那个艾欧尼亚人,你很幸运,至少,你是被砍死的,不是被毒死的。”辛吉德嘲讽道。

  易竭尽全力从诺克萨斯人的包围中杀了出来,他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那瓶子,他手中的剑朝着那瓶子刺去······辛吉德的瞳孔骤缩,他发现易的速度已经超越了肉眼的反应,如果易在大炮发射之前打碎这瓶子,那会是另一种结局······“阿尔法···突袭!”

  “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