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欧尼亚人对于战争的感知十分微弱,他们的神经对打仗毫无感觉。所以,在这片群岛上,很少有人知道,很少有人在意,那些消失、死亡的东西,那些暗中崛起的东西,那些只存在于过去的东西······艾欧尼亚人早已忘记,五年前那个顷刻间化为乌有的村庄,那村庄因为那里传承的无极剑道而闻名,而如今,那里只剩一片废墟,没人知道发生过什么,也没人去打听那个没落的剑道的消息。

  然而,有一个人清楚地记得,那个村庄毁灭的种种细节。五年前的恐怖情景一次次地化作梦魇,在他的梦境中重演。

  这个人便是那个在诺克萨斯的包围中来去自如,并且成功接近主将瑞雯的人。这个人,也是无极剑道最后的传人,他的称呼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事实上,他的名字更像一个简单的代号:易。

  ············五年前。

  AU酷匠网p)永-“久0免?M费9看*S小说

  当瑞雯派出第四队士兵去请求辛吉德的支援时,她自己都有些沉不住气了,她也不知道前面的三队士兵走了多远。她唯一知道的是她现在处境极其凶险,她的部队还剩下一千两百多人,均衡教派的人出现后,她的部队节节败退,最后据守着这个村庄的米仓。夜晚的凉风袭人,她的士兵们饥寒交迫,看着一堆米却没有炊具,外面是重重围困的均衡教派。僵局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辛吉德来支援——或者她饿死在这里。

  诺克萨斯人的士气十分低落,这个地方不是瓦洛兰大陆,海风让他们感到阵阵恶心,水土不服而昏迷的士兵数不胜数,一些伤兵躺在地上,由于没有医务人员,他们的伤口在夜晚静静地敞开,流脓流血。一个角落里,堆积着士兵们的排泄物和呕吐物,气味熏人。这个米仓已经成了诺克萨斯人的地狱。米仓里唯一还能保持镇定的人,是瑞雯,她似乎完全不为恶劣的环境担忧,事实上,她经历过更糟的。

  米仓外,窥视着诺克萨斯人的,不仅仅是均衡教派,还有两个人影,这两人隐蔽在阴影里,没有谁能发现他们。

  两人的其中一个,便是那个青灰布衫的剑客——易,而另一个人是一位白发老者。

  “师父,村庄里的人都已经回来安顿好了。”易开口道。

  白发老者点了点头,道了声:“很好。”说完,白发老者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问道:“‘阿尔法突袭’,你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吧?我今天看你在那些诺克萨斯人堆里来去自如嘛。”

  易挠了挠后脑勺,说:“还不是很熟练啊,最多只能一秒之内砍四个目标······”

  “比起你那些师兄弟,已经够多了,‘阿尔法突袭’是无极之道传承下来的剑术秘籍,我可以教的都交给你了,剩下的你要自己领悟,等你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时,凭这一招你可以一骑当千。”白发老者缓缓地道,“我教你的‘冥想’呢?”

  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那个我完全不会,师父,怎么可能做到什么都不想呢?”

  白发老者叹了口气,敲了敲易的脑袋,道:“谁告诉你‘冥想’就是什么都不想的?‘冥想’是在一丝杂念都没有的情况下观想自己体内的能量,当你可以看清自己的内心的时候,你才能领悟无极之道。”

  易似乎不喜欢听这无聊的“冥想”,他在师父开始夸夸其谈之前打断道:“师父,你把我拉到这儿来,不是要给我上‘冥想‘课吧。”

  “不,我带你来看看战场形势。”白发老者道。

  “可是这儿的形势不归我们管,均衡教派的人不是要来处理这烂摊子吗?”易问道。

  “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吧,易,你看那一队悄悄离开的士兵,那已经是第四队逃出来的士兵了。”白发老者扬了扬下巴,顺着白发老者的目光,易看见了米仓的背后,一队诺克萨斯士兵正在悄悄离开,而均衡教派的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小队“逃兵”。

  “他们在干嘛,逃跑?”易问道。

  “不可能是逃跑,那分明是去请救兵了,看来岛上的诺克萨斯人,还不止这米仓里的这些。”

  “可是,您刚才说这是第四拨跑出来的救兵,如果他们真的是去求援,那前面那三拨人哪儿去了?均衡教派在那附近没有人手,那三队士兵如果成功出去了,救兵早就到了啊。”易疑惑不解地道。

  “这正是我担心的,你听说过诺克萨斯的生化武器吗?”白发老者担忧地道,“他们能够弄出一大堆毒气,让人尸骨无存,更泯灭人性的是,他们从不忌讳对自己人下手······”

  明白了师父所言之事后,易也惊得目瞪口呆:“难道······”

  “这个米仓里的诺克萨斯人,已经成了弃子。如果诺克萨斯人真的有后续部队,那么他们准备的可不是援兵,而是某种足以让这个村子包括那个米仓都灰飞烟灭的武器。”老者点点头道,“我现在要你跟上那队士兵,找到后续部队的头目,在他放出致命的剧毒之前,干掉他!”

  易立刻道:“明白了,师父,我这就动身。”说罢,便飞快地往那队诺克萨斯士兵那边赶。

  “等一下,易。”白发老者叫住了易。

  “怎么了,师父?”易问道。

  “记住,形势,先于蛮力!”白发老者郑重其事地道。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