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雯从容的口气给了惊慌失措的士兵极大的鼓舞,他们立刻按照瑞雯的命令做出了行动,然后,守在各自的位置上,静静地等待着下一个命令。

  时间仿佛糨糊般粘稠,在这个小小的区域里停滞不前。某一秒,不可思议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一个人影又出现在严阵以待的诺克萨斯士兵之间!那身影动作迅速,恍如鬼魅,那人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在这片小小的战场上穿梭,在士兵们眼中留下一道残影,紧接着,三名士兵毫无征兆地倒在了血泊里。

  在这短短一秒的时间内,只有瑞雯的目光能够跟上那道极快的残影。就在那三名士兵倒地的那一刻,那身影直奔瑞雯而来,在瑞文漆黑的眸子中,瞬间照映出凌冽的寒光。瑞雯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利落地挥出了手中的巨剑,那把剑比她的身体还宽,但她挥舞起来毫不吃力,如果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那把剑上缠绕的黑色的能量波动。

  “咔”!

  巨剑和一把锋利的长剑撞在一起,却只发出了很轻的声音。长剑停住后,瑞雯看清了那把剑的主人,也就是刚才在士兵堆里大开杀戒的人。

  那是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穿着灰青的布衫,他的脸上透着久经沙场的沉着,尽管身陷诺克萨斯人的重重包围,他也面无惧色。

  诺克萨斯士兵立刻围了上来,无数把武器隔着空气指着这个男人的喉咙,房顶上的巫师和弓箭手瞄准了这个剑客的头颅。

  “诺克萨斯人,滚出这里。”男人的声音平静如水,波澜不兴,丝毫未因诺克萨斯人的包围而乱了分寸。瑞雯能清楚地感觉到,这声音中的杀意。

  “艾欧尼亚人,你很有胆量,”瑞雯戏谑地看着这位剑客,回应道,“但不要忘了,四千名诺克萨斯人正围着你呢,你以为你一个人可以跟一支军队抗衡么?”

  听闻这话,那剑客的嘴角也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我可不是一个人。”

  剑客的话仿佛惊雷在瑞雯头顶炸裂,瑞雯顿时感到了危机的信号。然而当她下令撤退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弓箭,飞镖,以及四处爆炸的魔法,就在剑客话音落地的那一瞬间从村庄的四面八方如洪水般涌来。猝不及防的诺克萨斯士兵一片片地倒下,就像被镰刀收割的稻草。

  活着的士兵看见,无数穿着忍者服饰,带着面罩的人围了上来,之后,这些人便和他们缠斗在一起。小小的村落,顿时变成了战争的漩涡,诺克萨斯人的厮杀声使得这片战场更加混乱。

  在这片漩涡的中心,瑞雯仍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和面前的艾欧尼亚剑客对峙着,看起来似乎那些忍者杀到眼前,她都不会为之所动。

  “这些是均衡教派的朋友,,他们是艾欧尼亚的守护者,在你们最高统帅部的野心膨胀之前就存在了,几千年来他们一直致力于消灭不均衡,诺克萨斯侵略者自然是优先清除对象,”剑客主动解答了瑞雯的疑惑,“知道比起你们,均衡教派强在哪儿吗?”剑客笑了笑,道:“他们打仗的时候从来不会像你们一样大吼大叫。”

  c酷Wu匠?网"永☆久~k免$费/@看小0-说(

  “镇魂······怒吼!”

  毫不理会剑客的话语,瑞雯举起手中的巨剑,往地面猛地一劈,顿时在原地掀起了一股劲风,伴随着剑上缠绕的黑色能量不断飞舞,狂风的呼啸声仿佛幽灵的怒吼,摄人心魂。

  剑客显然没有料到这手,毫无防备的他被那股劲风掀飞了好几米,等他眩晕的脑袋恢复正常,轰鸣的耳朵逐渐平息的时候,那位拿着巨剑的白发女郎已经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了。

  随后,诺克萨斯的士兵似乎听到了指挥,只见他们渐渐地聚集在一起,朝着一个固定的方向突围。

  剑客知道那是那个白发女郎在指挥,战士的热血促使着他朝那个方向追去,他希望能和那个巨剑女武者来一场一对一的决斗。然而,他还没跑几步,一个拿着十字镰的女忍者便拦住了他的去路。

  “请把这支诺克萨斯部队交给均衡教派处理。”女忍者冷冷地说,“无极剑道的人请不要插手。”

  女忍者的阻拦让剑客很不爽,他问了一句:“为什么。”

  “奉均衡之命,毫无疑问。”女忍者答道。说完,她便飞速地前去追赶正在突围的诺克萨斯士兵,半空中,只留下几朵樱花。

  “那个,”剑客朝那个女忍者喊道,他不确定她听不听得到,“虽然你们态度很不好,但还是谢谢均衡教派出手相助——”

  女忍者没有回答,事实上,她已不知去向,其他的均衡教派忍者还在和诺克萨斯人厮杀,剑客也毫不客气地加入了其中。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还均衡教派的人情的。

  ············艾欧尼亚群岛,诺克萨斯的登陆地点不远处,辛吉德正在欣赏着村庄里的混战。

  一个士兵长问道:“长官,我们是不是支援一下······”

  辛吉德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你们瑞雯长官曾经说过,愿意为帝国捐躯,现在她可以兑现诺言了。我们呢,需要准备点别的东西,准备一份献给艾欧尼亚的大礼······”

  说着,辛吉德回头看了看自己背后背着的巨大玻璃瓶,那里面,粘稠的紫色液体不断地冒出滚滚气泡,似乎急切地想要冲出容器,洒向大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