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男从地上站了起来,刚才的冲击让他精神有些恍惚,他眨了几下眼睛,目眩良久。四周是倒塌的墙壁,阿卡丽刚才的一招让他直接从船上飞回岸上,并且把一栋小房子撞得稀巴烂。面具男拍了拍身上的灰,亮出了手上的利刃,搜寻着阿卡丽的身影。

  “秘奥义,幻樱杀缭乱!”面具男立足未稳,阿卡丽又一次冲了过来,仍然是刚才那个招数,仍然散发着咄咄逼人的气势,仍然伴随着飞舞的樱花。

  然而,这一次,阿卡丽没有命中目标,她矫健的身形直接从面具男身上穿了过去,就像穿过空气一样。阿卡丽回头一看,面具男所站立之处,只剩一道若有若无的黑影。

  “结束了,姑娘!”一个沙哑的声音在阿卡丽的面前响起,紧接着,一道黑影飞速晃过,面具男瞬间便出现在阿卡丽的面前,阿卡丽本能地挥动十字镰,却只砍中了空气。面具男微微甩手,便把阿卡丽的两把十字镰挑飞。

  一只苍白的手瞬间袭来,扼住了阿卡丽的咽喉,巨大的臂力将阿卡丽举到了半空,那只掐着阿卡丽脖子的手不断地收紧,阿卡丽挣扎着想要摆脱,窒息的预兆却越来越强烈,她的嘴角开始慢慢地涌出白沫······阿卡丽感到死亡正在降临,面具男阴沉的笑声在她耳中开始变得模糊,她也已经开始翻白眼,视线越来越模糊的时候,她却隐约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凯南!

  “别动我姐姐!”突然出现的凯南一声怒吼,死命一跳,手中的一把小匕首对着面具男的后背刺去。

  听见凯南的声音,面具男微微一笑,松开了掐着阿卡丽的手,然后回身就是一脚。这一脚踢在了凯南的肚子上,强劲的力道让凯南飞出好几米。

  阿卡丽正在地上不住地喘息,她的手正往掉在地上的一柄十字镰艰难地伸过去。此时的她和凯南几乎都没法再站起来了,而那个面具男却几乎毫发无损,他的脸上写满了嘲讽。

  “均衡教派的人都不长脑子吗?”面具男放高了声音嘲笑道,“这么喜欢一个一个地来送死。”

  在面具男说话的时候,阿卡丽的手已经抓住了那把十字镰,她慢慢地将那十字镰收了回来,正准备砍向那个面具男的脚的时候,面具男再一次化成了一团黑影,阿卡丽的十字镰只砍中了空气。

  看¤正版章9@节`=上酷Lu匠N4网

  黑影散去后,面具男已经站在了凯南的面前。此时的凯南正想起身,却被面具男一脚踹翻在地。

  面具男看了看凯南,仔细打量了一番后,轻蔑地说道:“约德尔小子,你还真是胆大,什么也不会,就敢来自寻死路?”面具男想了想,又回过头朝地上的阿卡丽晃了晃手指:“放心,我不会现在就杀你可爱的弟弟的,我还要留着他看我怎么弄死你呢。”沙哑的声音发出一阵怪笑,继续道:“不过,这小子最后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阿卡丽拼命地爬向凯南,想阻止面具男对凯南下手。面具男似乎很有耐心,他带着一抹笑容静静地看着在地上匍匐的阿卡丽,同时右手朝着凯南一握,几缕黑影源源不断地注入了凯南的身体。凯南连一声叫喊也没有发出,便扑倒在地,但他并没有立刻死亡,他的脑袋嗡嗡作响,他能感觉到那些黑色的能量正在占领他的心脏。

  “别动,小子,”面具男笑了笑,道,“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被炸成一堆烂肉了。你刚才尝到的是你们均衡教派的秘术——瞬狱影杀阵,被自己门派的招数弄死,你也算是荣幸了。乖乖呆着别动的话,你还有时间看看我是怎么杀你姐姐的。”

  阿卡丽心疼地看着忍受着疼痛的凯南,她抽泣着道:“你为什么不走?你明知道你是来送死的······”看着凯南痛苦的表情,她知道自己辜负了慎的嘱托,在深深的自责与绝望的心情中,还掺杂着一丝疑惑,眼前的这个男人使用的招式是均衡教派的禁术,再加上他一身的忍者装扮,阿卡丽更怀疑他曾经是均衡教派的人,但是此人的面具遮盖了阿卡丽想要了解的真相,况且在这种时候,真相已经不重要了。

  “接下来,轮到你了。”面具男手上的利刃散发着寒光,慢慢地朝阿卡丽接近。

  阿卡丽挣扎着想从地上站起来,但是她明显地感觉到力不从心,她还不知道,她颈部的动脉已经被那男人掐的破损,休克随时会找上门来。

  面具男一脚将阿卡丽踩倒在地,他得意地扬了扬手上的兵器,对凯南说道:“让你姐姐说点临终遗言吧。”

  凯南没办法动弹,眼睛也几乎看不清楚,但是他用全身的力气,恶狠狠地挤压着他的声带,终于发出了无力的声音:“你要是敢······动她一下······”

  “否则,你能怎样啊?”面具男轻蔑地笑了笑,手中的利刃慢慢地刺入了阿卡丽的身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