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那个人还是把门打开了,戴老爷子这一个黑锅结结实实的扣在了他们脑门子上,他们还敢说什么?

  门打开,戴老爷子走进来,我看见他身后跟着一群西装革履的人。这些人有些事保镖,有些是某个部门的官员,其中还有一些年纪不小的,看起来官也是挺大的人物。

  甚至还有几个穿军装的,几杠几的根本进不来,在场的全是肩上扛着麦穗的人物,都是将军。

  我赶紧站起来,跟戴老爷子问好,戴老爷子挥挥手说你坐下吧,在这里受了不少委屈吧?我摇摇头说没有,他们顶多就是不给我饭吃,委屈到是没什么的。

  “赵天宇,你这什么话?我们不给你饭吃了?”

  一开始和戴老爷子交谈的人,指了指摆在桌子上的碗筷。

  “我们明明给你饭吃了,那不是吗?”

  他指着碗筷的时候,戴老爷子也走了过去,入眼的,是一个差不多干了的馒头,以及一盘没有味道的白菜炖土豆,还是已经凉透了的。这就是他们给我准备的晚饭,要说这群人,也真是够可以的。

  戴老爷子看了看碗筷里的东西,又看了看说话那人,问他说这就是你们给他准备的晚饭?来,你把这个东西吃下去,我不追究今天的事情。你要是不全都吃完,那我可要好好计较,每年给你们下拨的经费,你们都花到哪里去了!

  戴老爷子的最后一句话,明显增加了一个声调,还高了好几个分贝,几乎是用喊的。这一嗓子,给那人吓够呛,赶紧跟戴老爷子说对不起对不起,戴老爷子,我这边马上叫人换菜。

  “不用换了,我说过,你把这些东西吃下去。”

  看f正"K版章_节上酷匠网

  戴老爷子指着碗筷,一脸阴沉,平日里戴老爷子是比较和蔼的,这次突然发火也是少见。那人是真的害怕了,唯唯诺诺的走到碗筷前,拿起筷子,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整个房间里很多人,都在看着他慢吞吞的吃着东西,目不转睛的。那人就算是想耍赖也不行,只能硬着头皮吃,看见这个,我才明白什么叫自食苦果。

  磨蹭了快十分钟,他才把那些东西吃下去,戴老爷子点头,说很好。以后你们的食堂,就只能吃这些东西,犯人吃什么,你们跟着吃什么,知道吗?

  这一句话显然不是当真的,只能算是给那人一个警告,那人也不敢多说,低着头往后退了两步,退到后面去了。

  “刚刚那个,是这里的局长,你没见过他吧?”

  后来戴老爷子走过来问我,我摇摇头说没见过,不过这次我记住他了,等出去之后一定好好谢谢他对我的款待。戴老爷子嗯了医生,说你记住就好,今天我带了些朋友过来看你,小宇,你可以放心,有我在,谁都不能陷害你。

  我猛点头,戴老爷子说这句话,算是安了我的心,我说谢谢老爷子,有您在,我这边放心着呢。

  然后戴老爷子就开始给我介绍他带来的人,哪个军区的后勤部长,哪个军区的副司令员,军委的某某某,军政部的某某某,反正说出来一个名号都能吓死人。这只是那些将军,剩下那些穿西装的,国务院的,这个部那个部的,都有。

  我突然觉得,戴老爷子这次来,带了这么多人,可能只是一个姿态。他要告诉某些人,身后是有这么多人支持自己的,算是一个下马威,也算是一个警告。

  “最近两天,你可能还要呆在这里,不过我外面也在想办法,很快就能把你弄出去。小宇,你先稍安勿躁,你是国家的功臣,国家不会亏待一个功臣,知道吗?”

  戴老爷子看着我,说话的时候很认真,我也很认真的点头,跟戴老爷子说明白。最近让您费心了,您放心,等出来之后,我还是会尽心尽力的帮国家办事。

  “看见没有?这才是好孩子!不像某些人,明明自己做了错事还要倒打一耙,对法律视而不见。哼,有些人真的应该受到教训,国有国法,哪能让他们一直这么无法无天下去?”

  戴老爷子一句话说出口,身后的人纷纷附和,我也跟着附和,但是心里有点无奈。像戴老爷子说的,那我现在不还是出不去么?我寻思他老爷子来了,我就能稳稳当当的出去了。

  不过戴老爷子既然表态了,我还怕什么?他这种地位可是一言九鼎的。而且我的重要性,戴老爷子很清楚,他还指望我弄来外面那些武器资料呢。

  后来戴老爷子又跟我聊了几句,无非就是安抚安抚我,我这边也和他带来的人打了个招呼。也就过了一个小时那样吧,他们一起走了,临走之前戴老爷子告诉我好好休息,休息两天就出来了,别着急。

  我说好,然后一脸微笑的送戴老爷子出去,不过要出拘留室门的时候,被人给我拦住了。

  我也就没再往前走,打了个招呼,就一直目送戴老爷子他们离开了。

  他们走了之后我就一直在想,戴老爷子今天闹的是哪出呢?带了这么多人来。按理说这种情况,戴老爷子想把我弄出来是很简单的啊,可他并没有把我弄出来,而是到这边示威来了。

  当时我就琢磨着,是不是戴老爷子在外面捞我的时候,遇到什么困难了?应该是有人跟他为难了,阻止他把我弄出来,至于是谁,除了周家江家和他们的党羽,还能有谁?

  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江家的影响力戴老爷子也跟我说过,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有了戴老爷子的保证,虽然我没能出去,心里还是轻松了不少。再加上那次的事情,局子里的人也不敢怠慢我了,好酒好菜的伺候着,生活也不算是太差,就是有点无聊。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两天,在第三天的上午,突然有一队荷枪实弹武警走进了拘留室。我还没等反应过来呢,就上来两个人,给我架住了。

  “赵天宇?跟我们走一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