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都没错,钱谁不喜欢啊?所以我刚刚说完这句话,那大汉就喊了声谢谢赵先生,然后用英语大声的把我刚刚那句话通知了手下的人。

  感觉还有些不够,我又加上了一句,谁要是弄死了华人帮一个人,我赏五万美金,弄死一个我赏十万。但你们要记住,不许虚报人头,否则赏金就取消了,到时候你就算受伤了,我也不会给你一分钱看病的。

  这一句话说出去,白人帮那帮小子的眼睛都冒绿光,嗷嗷嚎叫着冲了上去。混黑道的就是混黑道的,在全世界各地都是一样,都是为了讨口饭吃,才过这种刀口上舔血的日子。这机会可是千载难逢,杀两个人,一个普通城市二层小洋楼的钱就出来了,这帮人肯定蹦着高高的往上冲啊。

  看我这句话有用,张止水也开始效仿我,价格也是一样的,杀一个人五万,两个人就是十万。这一句话喊出去,他们的手下也像拼了命一样,就算筋疲力尽的,也挥着刀砍向了面前的敌人,这就是美金的力量。

  “赵先生这招管用,估计这次七猴子的进攻,要被咱们打退了。”

  张止水笑呵呵的看着我说,都说重赏之下有勇夫,用金钱一激励,他们的手下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对付七猴子他们自然不成问题。但这种方法,用一次可以,用两次都嫌多,这群被金钱冲昏头脑的人,很快就会想到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自己连命都没了,就算有一百万美金,那也无福消受。

  渐渐的,七猴子那边的人有些抵挡不住了,开始把战线往后压。这边也开始咄咄逼人,一步一步的压了过去,一直把他们打出了工厂的大门,这些人才不追了。有几个虎了吧唧的小子,还真冲了出去,立刻就被等候多时的华人帮帮众乱刀砍死在了门口。

  看见这个场面,所有人也都停下了脚步,不敢再向外面去了。但手上的动作停了,嘴上却没歇着,两伙人就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了叫骂。我对英语这些脏话不是很懂,但也能听出来他们骂的挺难听。

  后来可能觉得用英语不过瘾,两伙人又开始用中文骂上了,各个地方的方言都有,每个人都被草了十几次十八代祖宗。要说还是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连骂人,都骂的要优雅好听一些,不像美国,就一句婊子养的,法克鱿,万变不离其中。

  但骂着骂着,从对方人群中突然走出一个人来,我定睛一看,就是七猴子。随着七猴子的出现,两边的骂声都嘎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

  七猴子似乎很喜欢这种感觉,我看见他微微一笑,问工厂里的人说,你们打够了么?

  这边的人面面相觑,没明白七猴子是什么意思。

  “打够了,就回来吧,别让人家看了笑话。华人帮百年传承,第一次出现造反的事情,不单单是我,众位兄弟的脸上也无光。我知道,各位都是受了那几个长老的蛊惑,才加入跟我七猴子作对的阵营中来,并非你们的本意。所以,如果现在众位兄弟愿意弃暗投明,放下武器投入到我的阵营,那我七猴子对天发誓,对于以往的一切,既往不咎!”

  他说完我就冷笑了一声,这七猴子,真是玩弄人心的好手。几个长老也算是正义之师,讨伐杀死家长的叛逆,到七猴子嘴里,好像变成了背叛他一样。

  当然,这些人都不是傻子,没有人会为了七猴子这几句话就叛变。但七猴子还有后手,他挥挥手,后面有两个人,提着两个大箱子走了出来,放在七猴子面前。七猴子示意他们把箱子打开,我看见那里面是成捆的美金,加起来莫不是有上千万?

  “愿意弃暗投明,跟我一起走的兄弟,尽可以自己过来拿几捆抱走。我们都是自己人,自己人不打自己人,让我七猴子对诸位兄弟下杀手,我也办不到!这里一共是一千万美金,大家先到先得,来晚了的,可就没有了!”

  得,又是一个小心眼耍了出来,一千万美金,谁不眼馋啊?明眼人都知道,七猴子现在是占了上风,向七猴子投降能够保住性命不说,还能拿几捆美金走,这是何乐而不为的事情?

  但事实上,如果真的叛逃过去了,他们能够保证自己的性命么?我觉得,以七猴子的为人,是万万不会放过他们的。

  “但,如果你们执迷不悟,我发誓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这四个叛徒绝对是要死的,连带着他们的妻儿老小也要一起死,莫非,你们也想和他们同样的下场,害的自己一家老小都因你而死么?要知道,你们其中不少人的家眷,都是在西部的!”

  这一句话很毒,但显而易见的,这边已经开始有些松动了,暗地里有人在窃窃私语着什么,但声音太小了我听不清。我这一看不行啊,这边人有要跑的意思,那要是一跑,军心就完全涣散了。

  所以我就转过头去问阿武,你能不能带两个影子,把那些钱给抢回来?抢回来了就算你的,一千万美金,那可是相当于快一个亿的人民币。

  阿武看了我一眼,说抢过来倒是可以,但你确定抢过来之后,七猴子不会再拿一千万美金来?我说你就尽管强,他再拿你再抢,怕什么?再说七猴子的情况咱们也清楚,正面临着资金短缺的问题,拿出一千万已经是打肿脸充胖子了,你再让他拿出一千万,估计他卖了裤衩子也够呛能办到。

  “那好,你们两个,跟我走。”

  A最e#新章F@节上y酷¤;匠/{网

  阿武招招手,身后的两个影子也跟着他一起退了下去,顺着夜色的掩护,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也就是这个时候,这边有人大喊了一声:帮主,帮主我错了,我愿意投降!

  一边喊着,他一边冲了出去,走出工厂的一刹那,就直奔着钱箱子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