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就乐了,心想着,我这几次挨揍都挺值钱的。徐朗给我打医院去了,他家就赔了不少钱,这次为了救张梓,被人给打医院去了,那KTV还给我赔钱。按这个趋势,以后我想挣钱,站着让别人打就完事儿了。

  画面一转,我又想到了周妍,要不是因为徐朗把我打进了医院,周妍现在也不能去美国。想到这儿,我又开始难受了,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地面,没出声。

  看我不说话了,高杉把钱放在那,就起身要走,还告诉我说要是有时间,还欢迎我去她那玩。我要是去了,她能给我办张金卡,一切消费都五折。

  我赶紧把钱拿起来,想给她塞回去,告诉她我不要。上次的事儿,确实是我自己的问题,这个钱,我肯定不好意思拿。

  我说的是实话,上次的事情,本来就不是他们的责任。要找,就得找打我的那群人,没办法找他们赔钱,那是我自己没用。我虽然穷,但我穷的有尊严,谁给我钱我都拿着,那就成乞丐了,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

  “哥们,你要真认为我们没责任,以后就把这事儿给翻过去了,那这钱你就拿着。你要是不拿,那高杉心里,不还得惦记是个事儿吗?”

  高杉没说话,她身边那个男人帮上了腔。他伸手把那钱从我手里抢了出来,揣进了我的裤兜,那动作快的,我都没看清楚。

  “拿着吧,我看你家条件也不是很好,这楼也是老楼吧?你自己住?上次那事儿,听说你是抱着一个女孩出来的,那女孩是你对象啊?她人哪儿去了?”

  那个男人用眼睛扫视了一下我家,然后问了我这么一句。

  听他提到张梓,我鼻子又是一酸,想掉眼泪,但我给憋回去了。我告诉他说,上次那个女孩也不算是我对象,而且她现在去省会了,现在家里就我自己。

  说着,我又把钱从兜里掏了出来,告诉他,这钱我真不能拿。要说赔钱,也不应该是你们赔,打我的那群人,他们才应该赔钱呢。

  他笑了一下,又问我,那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们出头,把医药费帮你要回来被?我跟你实话实说,这事儿要是好办,不用你说我们就办了,你知道那群人是谁不?他们家里都是有钱有势的,其中一个人他爹,就是你们这边分局局长的儿子,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撇了撇嘴,告诉他分局局长的儿子有啥的?副局长的儿子我还认识呢。等明天的,我就找他们去,豁出去不要命,我也弄死他。

  酷,匠网永久)%免费ID看(小6说i

  听我说完,他哈哈哈的一顿笑,都给我笑毛了。笑完之后,他问我今年多大?我不知道他是啥意思,但还是告诉他我今年十八,刚上高二。

  他说怪不得呢,一听你说这话,就知道你岁数不大。这都啥年代了,还动刀子呢?现在打仗,打的是钱,不是命了。我说我没钱,但我也不想活了,我就不信我扎他们的时候,他们还能用钱给挡住。

  我那时候,酒劲还没过,说着说着,那股热血劲一上头,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干啥了。刚说完这句话,我就从沙发底下,把那把杀猪刀给拽了出来,给他俩都吓了一跳。

  那男的赶紧给高杉护在身后,问我啥意思啊?说说话咋还动刀子呢?高杉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脸上一点害怕的表情都没有,告诉我有事儿好好说,先把刀给放下。

  我说我也没有别的意思,这刀,就是留着明天扎他们用的。

  说完,我把刀扔到地上,冲他们吼了句,你们知道我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吗?所有人都告诉我,我惹不起他们,让我转学。但是我不想转学,又不想去学校,就成天躲在家里玩游戏,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日子吗?

  说着说着,我没控制住眼泪,又让它掉下来了。在两个陌生人面前掉眼泪,这是很丢人的一件事,可我已经不在乎了。反正我这么长时间一来,丢人的事情已经做了这么多,我还差这一件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