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白浩又堵了我一次,我反抗了不到三秒钟,就被他们给打到了地上,被踹了一身的脚印。

  “赵天宇,我也是佩服你,你现在可以了啊?成天被打的跟死狗一样,你就是不服,还知道还手了啊?”

  说完,他那一脸嘲笑的表情,突然变成了阴狠。

  “你说,今天把灵灵给弄哭的,是不是你?你对她做什么了?老老实实的告诉我,我明天就放你一马。要不然,明天我去你班级门口堵你,信不信?”

  现在的白浩,在我眼里,无非就是一个二流子,上不了台面。我认为我已经比他狠了,只是我认识的人少,他认识的人多,我打不过他而已。

  所以我根本不可能回答他的话,甚至,我还在他脚面上吐了一口浓痰,这在原来,是我想都不敢想的。

  白浩气急败坏的看着他鞋面上的痰,指挥他的狐朋狗友,又是给我一顿狠踢。踢完,骂了一通不堪入耳的脏话,趾高气昂的离开了。

  我并不生气,因为,他一会儿会比我更惨。他打我打的越狠,骂我骂的越狠,我就会让他伤的越重,我发誓。

  我不知道他家在哪,但我知道,他每天晚上也会去网吧。所以,我偷偷的跟在他后面,跟他去了他常去的那家网吧,找了一个拐角的位置,静静的等着。我有耐心,每次做这种事情,我的耐心似乎都用不完,因为这件事,给了我一种变态的快感。

  终于,到了晚上九点,白浩从网吧出来了。和他的几个狐朋狗友吹了几句牛比,说自己今天赢了多少多少场,用AWP爆了几个人的头,然后在一群狗腿子的溜须拍马中离开。

  我从书包里拿出了那块准备已久的板砖,悄悄的跟了上去,并不着急动手。就像后来我玩英雄联盟,最喜欢玩刺客英雄一样,一直隐忍,直到找准时机,一击致命。

  我等到了一个机会,我看见白浩拐进了一个小巷,这里很黑,没有路灯,最主要的,这里几乎没有行人路过。

  所以我加快了脚步,几乎是朝着他冲了过去,在他听见脚步回头的瞬间,一板砖拍了下去。

  酷'¤匠4x网g永久…g免费w看S小_(说IK

  “卧槽尼玛!”

  ‘啊’的一声惨叫,白浩应声倒地,我转身就跑。我并不担心他会被我砸死,因为我下手很有准头,我拍的是白浩的额头,虽然疼,但并不致命。

  不过,我还是留了一个心眼,没有把那块板砖扔掉,而是装到了书包里,背回家。我怕白浩会报警,怕板砖上有我的指纹,警察会查到我。

  第二天早上,我特意在白浩班级的拐角等着他,白浩来上学的时候,脑袋上缠着一圈白色的纱布。

  我开心了一天。

  白浩他们堵我我次数变少了,每次堵完我,我都会拎着板砖,去找他们其中一个人‘单挑’。

  后来,他们吸取了教训,很少单独走。我在他们的眼里,变成了一个阴比,他们害怕我阴他们,每晚回家的时候,都要一起走。

  我开始不怕他们了,每次他们堵我,我都会一脸冷笑的看着他们,觉得他们是废物,因为他们害怕我的板砖。至于挨打,我认为这没什么,这并不可怕,只要他们别长能耐,把我给打死就好。

  在他们眼里,打我一次,和我给他们其中一个人一板砖,他们是亏的。事实也确实是这样,每次我一板砖下去,第二天总会有个人,脑袋上缠着纱布来上学。

  再后来,我又试着跟踪过他们几次,基本上要么就是没机会动手,要么就是被发现了。还来的,又是一顿暴打,以及白浩的一通威胁。

  但我从他们的威胁当时,看见他们对我板砖的恐惧,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肯定。

  因为接连好几天,有好几个人被板砖拍上了,学校甚至开了个安全讲座。告诉同学们,在校外要注意安全,放学马上回家,最近有一个抢劫犯,专盯着放学回家的学生,用板砖把他们拍晕,然后拿走身上的财物。

  我发誓,这是诬陷。不过从那以后,我也没胆子用板砖拍他们了,因为学校报了警。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张梓回来,帮我解决问题。

  可我没想到,问题,竟然就出在了张梓的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