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她这么说,我才没继续抓下去,但也没把手伸出来,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她,告诉她快点说。要是跟我耍花招,有她好受的。

  “我真的不知道周妍在哪!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她!给周妍打电话那次,号码是妈妈拨过去的,你要问就去问我妈妈,我真的不知道!赵天宇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吧!”

  徐雅灵哭的更惨了,一抽一抽的,我都怕她会晕过去。

  她说话的时候,我一直在盯着她的眼睛,看见她哭的这么伤心,我也明白,她应该不是在撒谎。要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能说出谎话,那她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我能怎么办?我能去找徐雅灵她妈问吗?先不说人家认识不认识我,会不会搭理我,就冲着我刚刚对徐雅灵做的这件事,我也不敢去见她妈啊!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的问题是,要是回去之后,徐雅灵真的报警了。那我刚刚做的事情,哪怕不判我强J,也得判我个未遂。

  “刚刚发生的事情,就算是一个警告,你不许说出去,知道吗?就算你报警了,也不会有人相信,我一个窝囊废,会对你做这种事情。要是被我知道你报警,下一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试着去威胁人,我不知道我说话的语气,还有勉强找出的理由,会不会把徐雅灵给吓住。

  可能徐雅灵真被我给吓傻了,一个劲的点头说她知道了,肯定不报警,也不跟别人说,叫我给她松开。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还抓住她胳膊呢,把手拿下来一看,发现她手腕都被我掐红了。

  “赵天宇,你就是个色狼,禽兽,变态!!!”

  我快走到拐角的时候,徐雅灵在我身后大哭着,声嘶力竭的吼了这么一句,吼的我心里恨恨一颤。

  这时候,我心里也有点愧疚了,感觉徐雅灵被我弄的也挺可怜的。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给了她好几个耳光,现在还给她狠狠的羞辱了一通,怎么想,怎么感觉好像是我欺负她一样。

  “赵天宇,你不许跟女人动手,知道吗?我最看不起的,就是欺负女人的男人。”

  恍然的,我想起了周妍的话,感觉自己确实有点过分了。不过我又不可能跟徐雅灵道歉,想了想,大不了以后不找她麻烦了就是,但前提是,她以后得不故意找我麻烦。

  等我回到班级的时候,上课铃已经响了好久,我跟老师说我上厕所去了,她让我回去。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吧,徐雅灵才回来,她把校服拉锁拉到了最上面,把被我撕坏的衬衫给盖住,脸好像洗过,但眼圈红红的,明显是刚哭过。

  看见她这样,老师赶紧问她怎么了。我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很怕徐雅灵把我刚才对她做的事情,全都跟老师讲出去,那我就废了。

  幸好,徐雅灵只是说她家里出了点事,接电话去了,没跟老师多说别的。她是好学生,有特权,老师还安慰了她几句,才让她回座。

  。x更9新W|最}快上;酷匠X网J^

  徐雅灵回到座位之后,还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弄得坐在前面的同学都回头看我,看的我一阵心虚。

  跟徐雅灵的谈判,算是彻底谈崩了,我决定把周妍的事情先放一放,把眼前的事情给解决了。白浩找我麻烦,我也不能站着让他们欺负,毕竟我跟张梓许过愿,她不在的时间,就算出了什么事情,我自己也能解决。

  可是我一个人,肯定打不过他们的,上课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办法。可能是因为昨晚玩的太晚,有些困,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睡着睡着,我竟然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了当时,我拿着板砖,在徐朗家楼下,一板砖给他拍倒的样子。我又梦见后来,我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拿着板砖站在操场上,徐朗就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别砸下去的场景。

  然后我就笑了,直到老师给我叫醒,同学全都用一脸看傻X的模样看着我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是个梦。

  我又想起了我的板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