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说,在学校经常被欺负的人,就像是一个火药桶。你每欺负他一次,就像在桶里又加了一些火药。等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丝火苗,把这桶火药给引燃了,它就会‘砰’的一声,把你炸的粉身碎骨。

  我想我就是这样一个火药桶,这次,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因为我觉得,我这一板砖,不只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周妍拍下去的。

  ‘啪’的一声,板砖碎了,我捡起了最大的一块,用比较尖的部分,狠狠的拍了下去。徐朗倒在了地上,我看见他脑门上流出了鲜血,但借着明亮的月光,他也看见了我。

  “真是你,赵天宇,你想死吗?”徐朗惨叫的时候,还在威胁我:“你等明天的,我非得弄死你!”

  他骂完我之后,我反倒不紧张了,反正他已经知道了是我,这仇也结大了,肯定不会放过我。与其这样,我为什么不多打几下?

  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照着徐朗的上身,就是狠狠的几脚踹了下去。那几脚,真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到最后,徐朗竟然哭出了声。

  他惨叫着向我求饶说,赵天宇,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找你麻烦了,你别打我了,行不行?我脑袋淌血呢,你快点送我去医院,我给你钱,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再不送我去医院,我会死的!

  我心里巴不得徐朗现在就死,但我又不想闹出人命,因为徐朗死了,我至少也得判个无期,一辈子就完了。所以我捡起了徐朗的手机,找到徐雅灵的电话,拨了过去。

  “有屁快放,老娘玩游戏呢!”

  徐雅灵接起电话,第一句话就是这种很不耐烦的语气。我突然发现,周妍实在是太好了,至少她就从来不会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你弟弟在你家楼下,脑袋流着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你要是不想他死,就别玩了,赶紧下来给他送医院。”

  最{E新章节上☆F酷nn匠网◎)

  徐雅灵愣了半晌,那边键盘敲击的声音也停止了,她冷冷的问了我一句,你是谁?我告诉她,我叫赵天宇,把徐朗打成这样的是我。你要是想报复,我等着你,陪你们好好玩。

  说完,不等徐雅灵说话,我就给电话挂了。跟徐雅灵说话的时候,我心里也很害怕,所以不想再多说下去,怕被她听出来我内心的慌张。

  我把徐朗的手机扔在他的身上,顺着上次的路,飞奔一样的跑了出去。

  我想我又发现了徐朗一个弱点,至少他怕死。

  人家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要是徐朗真想弄死我,我就让他给我当垫背,反正我的命不值钱,换他这么一条富贵命也不亏,我想。

  所以第二天,我揣着家里那把水果刀,没有任何犹豫的去了学校。可出乎我意料的是,徐朗并没有来上课,就连徐雅灵也没有来。

  难道是他们怕我了吗?这个想法,只在我脑海里浮现了一瞬间,就被我抛了出去。我有自知之明,如果是吴昊,他们可能会怕,但换作是我,他们绝不会怕。

  反倒是张梓,上午的时候给我发了条短信,约我中午放学之后去后操场,她要跟我说点事。

  接到这条短信之后,把我高兴的不行,赶紧给她回了个没问题,我肯定去。心里就想着,等见到张梓之后,一定要跟她说声对不起,那天和她说话的语气有点冲。二来,也要把我这几天的丰功伟绩告诉她,让她夸夸我。

  想到这儿,我又开始激动了,整个一上午都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就盼着中午能早点到,好让我能早点见到张梓。

  “赵天宇,你快点跑吧,这次你可真的摊上大事儿了!”

  没想到,中午刚刚见到张梓的第一眼,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她就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本来我还乐呵呵的,可听见张梓这句话,脸上的笑容立马就消失了。我问她咋了啊,好端端的,跟我说这话是啥意思啊?

  张梓骂了句,还好端端的呢?你干了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没数吗?昨天晚上,是不是你给徐朗堵家楼下了,用板砖一顿拍的?

  我理所当然的跟她说是啊,你咋知道呢?徐朗今天也没来上学,估计是让我打怕了。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特别自豪。

  张梓气坏了,还在那骂我说你傻啊?你把徐朗给打成那样,他不得找你揍你?我说没事儿,就算徐朗现在站在我面前,我也敢一板砖拍他脑袋上,你信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