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想着怎么办,计划着要不要出去报警,再回来救周妍,吴昊却突然看着中年人喊了声:“陈叔叔。”

  我懵了,看了眼吴昊,发现他死死的攥着拳头,脸上却看不出表情。

  中年人这才把注意力从周妍的身上,转到我和吴昊这边,看见吴昊,他先是愣了下,然后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啊,吴昊来了啊?来,坐下玩会儿。”

  b最'新章@节、上酷|f匠网~

  吴昊也笑了,笑容特别假:“陈叔叔,你旁边坐着的女孩,是我同学,我一直在追她。她刚刚给我发短信,叫我过来接她走。”

  中年人这才把手从周妍的腿上拿开,点了一根烟,歪着脑袋看吴昊:“吴昊,你比你爸有出息,学校那么多小姑娘不找,追一个坐台的。”

  我觉得我的心,又被人狠狠的扎了一下。

  吴昊还是笑,只是这次的笑容里,带了点恳求:“陈叔叔,她真是我同学,您让她走,改天我请您吃饭赔罪。”

  “差你那顿饭?我们花钱找的人,你还想带走?”中年人没说话,鹰钩鼻却从怀里掏出一把刀,狠狠的摔在茶几上:“别给脸不要脸,赶紧滚,要不弄死你!”

  我是真怕了,看鹰钩鼻凶神恶煞的样,我丝毫不怀疑那把刀会砍在我的身上。

  中年人挥挥手,打断了鹰钩鼻的话:“这是吴老四家的公子,怎么跟人家说话呢?”

  他拿起了一个带着吸管的玻璃瓶,站起身,慢悠悠的走到吴昊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吴昊,你年纪小,但也应该懂规矩。我们花了钱,找来了女人,至于怎么玩,那是我们的事情。”

  吴昊点头,说明白。

  中年人笑了,笑容很猥琐,他端起手中的玻璃壶,指着我:“我和你爸关系好,你都张嘴了,我也不能太落你面子。这样,你让他整一口,我就让你带同学走。”

  我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但能感觉到,不是什么好东西。本能的往后退了一小步,拉了下吴昊的衣服,不敢出声。

  吴昊看了我一眼,赶紧摇摇头说不行,他年纪太小了,我帮他整行不?

  “吴昊,我说的是让他整。”中年人的脸上突然阴沉了。

  吴昊脸上的笑容凝了凝,身子却躬的更低了:“陈叔叔,您要是逼的太狠,我爸那边,也说不过去吧?”

  “小子,拿你爸压我?”中年人扔掉了烟头,盯了吴昊一眼,直接就是一个耳光:“你以为我怕你爸?”

  吴昊摇摇头,说没有,没这个意思。

  “没有你说个啥?”中年人一挥手,又是一声脆响,甚至盖过了嘈杂的音乐声。

  吴昊头更低了,甚至把脑袋往前探了探。中年人盯着吴昊看了好久,吴昊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没出声。

  中年人突然笑了,笑声里听不出感情:“吴昊啊吴昊,有出息,有你爸的风范。行,这么好的东西,给外人也是可惜,给你整吧,整完了,就带她走。”

  吴昊说了句谢谢陈叔叔,好像如释重负一样,接过了中年人手里的瓶子。深吸了一口,紧接着身体一松,好悬摔倒在了地上。

  我想去扶他,吴昊却一把推开了我,冲我喊:“你愣着干嘛,赶紧抱着你姐,走!”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走到周妍身边,把她横抱在怀里。这时候,周妍反倒挎住了我的脖子,用脸蛋在我脖子上。

  我再傻,也能想到发生了什么,但我不敢出声,甚至连表情都不敢有变化。四周,二十几道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让我浑身冰冷,如坠冰窖。

  吴昊带着我和我姐逃了出去,步伐很狼狈,像丧家之犬一样。刚出了大门,紧绷的神经突然松懈了,想到刚刚的场面,鼻子发酸,眼看就要哭出来。

  ‘啪’的一声,我又挨了一个耳光。

  “你是爷们,不是娘炮,打都让老子挨了,罪都让老子受了,你哭个啥?”吴昊指着我:“打个车,带你姐回家,再哭,以后老子就不管你了!”

  我在周妍的衣服上擦干了眼泪,猛点头,抱着她,扶着吴昊,上了出租车。为了保护我和我姐,吴昊挨了打,受了委屈,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所以我把他带去了我家。

  我有点接受他了,虽然不希望周妍和他在一起。

  那天晚上,吴昊很亢奋,特别有精神,和我聊了很多。他说那个猥琐中年人,是他爸的死对头,他是个老流氓,他爸是警察。

  我有点鄙视他,心想着你爸是警察,你是个混混学生,真给你爸丢脸。

  吴昊不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他不知疲倦的和我吹着牛比,从初中一打三,到高中一打五,最后成了学校一霸,把自己形容成了过五关斩六将的关二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