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姚姐你怎么下床了!不听话!”刚出去倒垃圾的林泽,回屋发现姚梦楠站在窗边伸懒腰,姚梦楠闻声调皮的转头白了林泽一眼,这一眼百媚丛生,林泽不由得呆了呆。

  “总在床上躺着,骨头都要散架啦,容我活动活动。”姚梦楠娇笑道,显然心情大好,林泽这才反应过来故意绷着脸走上前,拉着姚梦楠要把她按在床上。

  “这才几天,大夫说了不宜乱动,伤口会开线的!”

  “没事,真没事!”姚梦楠无奈,林泽就是不同意她只好又要进被窝了,正在这时候,病房门被推开了,一伙人捧着鲜花和水果走了进来,林泽抬头一看,基本认识,二组的成员,包括王副队长。

  “姚队,恢复的咋样了?兄弟们刚忙活完,这就抽空看看你来了,哈哈。”王警官大咧咧的说道,林泽赶紧让座,进来的同事们将花和水果放在桌子上,满脸关切。

  “早好了,你们组长就那么脆弱吗?哼,要不是林泽拦着我都上班了。”姚梦楠顺势盘起腿来坐在床上发牢骚,众人哈哈一笑,林泽给他们洗了几个苹果,王警官笑了笑。

  “有林泽照顾我们也放心了,他心细,不像咱们五大三粗的,对了,姚队,市南区警局已经发来了通告,点名感谢辅警林泽,还有你的英勇配合,这次缴获了大量的白货,后来那名叫阮七的一看见自己人都落网了,他也没了脾气,配合我们一举端掉了偌大的国外走私路径,昨天晚上出击行动,市局也参与了,横跨三省的团伙被连根拔除,你是没看到,蒋局那脸都要笑开花了。”

  “唉,这件事还得靠林泽,若不是他心思缜密发现死者死因有问题,一直舍命追查,也不会破获这么大一个案子。”姚梦楠毫不做作的将功劳推给林泽,林泽却笑了笑,将拨好的苹果递给她。

  “姚姐,说起来我也算半个警务人员,这是应该做的,而且最后若没有你舍命相助,估计那帮混蛋现在已经跑了,我小命也交代了,客气什么。”

  林泽的言语姚梦楠倒没啥想法,不过接到手中的苹果却让她欢喜得不要不要,红着脸低头啃了起来。

  王警官有些纳闷,挠了挠头,面前的真人还是假人?他们可从没见过一向严肃的姚梦楠这幅模样,但也没深追问。

  “反正这次事件估计上层领导也会很重视,你们两个肯定会受嘉奖,林泽呀,借这次机会,若在操作一番,你应该能转职正值民警,学业后期补就可以了,你觉得呢?”王警官突然提起这茬,屋内其他同事也看向了林泽,这么久相处下来,林泽不拘小节毫无做派的性格也颇得大伙喜欢。

  “这...我毕竟不是警校毕业,贸然入职总会惹来闲言闲语,还是算了吧,当辅警也可以呀,我们同样并肩作战。”林泽想了想笑道。

  王警官有些不爽一把搂住林泽,恶狠狠的说道。

  “你小子太狂了,摆在眼前的好处还挑三拣四,找理由,就是不想入职对吧。”

  “这...王哥,放过我吧!”

  “放开人家,还老大哥呢,逼迫小兄弟,丢不丢人。”姚梦楠突然哼道,明显有点护犊子的蕴意,王警官眨了眨眼,转头与同事们相互瞧了瞧,几个人眼神之中顿时有了交流,王警官如同恍然大悟,放开林泽众人哈哈大笑。

  “你,你们笑什么?”姚梦楠突感挂不住脸,却不知道为啥,王警官强忍笑意起身告辞。

  “哈哈,姚队慢慢养哦,我们先走了,不急,不急,不急,嘿嘿。”他说话拉长音,阴阳怪气的,其他人却不以为是,姚梦楠闹了个大红脸。

  “滚蛋!”

  一众同事嘻嘻哈哈的离开了,林泽有些莫名其妙,别看他书读得多,关于感情方面还是要差些的,而且才20岁比起姚梦楠小了好几岁,姚梦楠偷偷瞄了一眼林泽,见后者没异样,心中也不知道什么个滋味。

  就这样,姚梦楠又住了三天医院,经过大夫的允许终于出院了,在家调养,这下从医院转到家,林泽觉得不太方便了,毕竟都是成年男女,医院是公共场所,姚梦楠的家自己一个人住多有不便。

  “行了,林泽,麻烦你照顾我那么多天,抽空来我家就好,我让我亲戚过来看护,真的...谢谢你。”

  林泽将姚梦楠送回了家,后者红着脸娇嗔道,林泽无所谓的摆摆手。

  “那也好,姚姐你有什么需求就给我打电话好吗?”

  “嗯,没问题。”

  林泽告别了姚梦楠打车离开了,看着男孩离去的背影,姚梦楠长叹口气,颇有些不舍得,可自己也是保守的女子,俩人又没捅破那层膜,更何况,姚梦楠看得出来,林泽照顾她不过是报恩和友谊,没别的意思。

  “哎呦,真讨厌,愁死人了!”姚梦楠回到屋中捧起她的抱枕自言自语道,她心中早已经明了,可怎么跟林泽说呀?

  姚梦楠正愁苦呢,突然眼珠一转。

  “对了,自己没注意,求援被!”她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嘟嘟~”

  不大会那边传来一声柔若无骨的女子说话。

  “喂,小楠呀,你可有时间搭理我了呢,今天不忙了?”

  “嘻嘻,我想死你拉,雨涵,过来看看我吧,我受伤了,呜呜,可疼了。”

  若王警官和林泽在场还不得大跌眼镜,啥时候见姚梦楠这般小女子姿态了,姚梦楠一边撒娇一边央求,电话那头大惊失色。

  “你受伤了?怎么搞的,我马上就去!”

  匆忙撩了电话,姚梦楠心情好了许多,自己的好闺蜜要来,可以咨询咨询她。

  时间不大,门铃声响起来,姚梦楠赶紧去开门,门外站着一名身材高挑,带着金丝眼镜一头乌黑秀发的女子,她拥有一张令男子癫狂的美貌容颜,进屋后,赶紧上下检查姚梦楠,最后发现了枪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