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第二选帝侯沐桂荷被妖人所败,受斩一手,重伤逃遁。

举世震惊。

去除此时名声不显的云冉,当今中夏以木兰之格登临武道巅峰的四位天骄红颜里,以红王吕恋斗战最强,兰般若宇文若气机厚重,楼兰女王李霜雪智计卓绝,燎原火沐桂荷手段最为阴毒。

单纯以武道修为来论,沐桂荷或许只能与李霜雪争一争末座的位置,但同时沐桂荷却有天下第一等的灼热火焰,按理说足以压制全部木系与当世绝大多数的火系异能者。

女子向来在低位格的境界弱小,但一旦踏入高格的君王境界,境界就会增长迅速,战力也会远超一般同境界的男性。

更何况沐桂荷本来就是天庭出身的选帝侯,虽说不精通暗杀手腕,却也是相比较而言,阴毒手腕是吃饭睡觉一般的简单,无论以弱胜强还是以强欺弱,都是应当早早誊写完毕的剧本。

然而,事实却不像剧本写的走向。

现在的沐桂荷,正躲在华府大酒店,夏语冰的房间里。

天庭与国安和异能总局系统本就是贼与官兵的关系,又和齐鲁研究会有着经年的矛盾,受伤的天庭选帝侯自然不能向这几方寻求庇护。

没有多加思虑,沐桂荷就按着来时天庭给予的名单,找到了夏语冰这里。

“几个人?”夏语冰面色凝重的问。

“只有一个。”沐桂荷脸色苍白,虚弱的说。

汗水打花了妆,紫色唇彩也乌黑了一大片,抚着一截断臂的沐桂荷,此刻身心俱疲,几乎就要睡倒过去。

“最好让赵合过来。”沐桂荷嘶哑的说。

那位在维扬军阵外站定,以大宗师境界一箭射杀邪道君王的青年,在维扬府那位少府君长成之前、朱选策垂垂老矣的现在,被认为是维扬城最强的斗战君王。

夏语冰眼角微挑,摇头:“不行,朱帅已经出来了,为了安稳,他只能留在维扬城。”

“真是讽刺。”

沐桂荷嘲弄般摇头:“但凡项维扬说句无关紧要的话,也不至于把维扬城变成这一个进不得退不得的可怜局面。”

“有一个天下屈指可数的绝世君王,却过得比那些二流还要憋屈。”

夏语冰不反驳,只是看着沐桂荷的断臂,问:“要不要去医院。”

“我还不想死。”

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的话,一位身受重伤的天庭选帝侯,会有无数的人前赴后继的想要夺得这一份价值九位数的头颅赏金。

借了急救箱,自己上了药,覆上洁白的纱布,咬着绷带一端裹了两圈,夏语冰弯腰伸手帮她系上,打了个蝴蝶结,长短不一。

“真难看。”沐桂荷撇嘴。

从小包里拿出紫色的唇膏,在绷带上画了一朵花,两只蝴蝶。

“那你为什么要放出消息,别和我说是为了人族这样的话,”夏语冰近些时间睡眠不足的黑眼圈很浓,伸手端过咖啡喝了一口,“我不信。”

夏语冰和沐桂荷的相识,有些奇妙,最初是两年前那位邪道君王刺杀秦绍元未遂,天庭不想受无妄之灾,为了表明自身没有参与进去,于是积极协助国安局寻找邪道君王的行踪,并且主动要求派人保护奉命处理邪道君王的维扬右帅。

而当时被派到夏语冰身侧潜伏的,就是沐桂荷。

因为兼具地位与实力的女性里,沐桂荷与夏语冰年龄相仿,天庭未尝没有想要与经受猜忌的维扬城打好关系,组成联盟的意图。

因此沐桂荷亲眼目睹了赵合将精气神臻至巅峰的一箭,欣赏上了这个注定位列君王之林的白衣箭神,并且在看重后辈的感情之上。

按夏语冰的说法,就是季节到了,春心萌动的时间段。

生长于维扬城里的赵合,现年26岁,身量颀长,面容清逸,喜穿白衣,在一身黑的维扬军阵里相当显目,带着男神应有的冰山气质,不苟言笑。

孑然一身的赵合对沐桂荷这个妖冶的、大自己两岁的女性君王,忌惮有余,爱慕不足。

而夏语冰,就成了所谓男神的同班同学之类的角色,一来二往,和沐桂荷虽然还算不上亲密友人的层次,但对双方来说,都是交流较多的、可以信任的人物。

“第一,那个妖人,不对,应该叫妖才恰当,是真正的长生种,谁知道他长成之后会不会突然想起来有人用火烧过他,过来找我麻烦,早点收拾掉我更安心一点;第二,把我打成这个样子,不弄死他我可开心不起来;另外。”

沐桂荷用肘部扶着侧躺在沙发上,两只修长的腿蹬了几下身体挪动,距离恰好的把头放到夏语冰的大腿上,闭着眼睛说:“那可是真正控火的天生人物,有他在一天,我就只能叫火系异能第二,多难听啊。”

夏语冰看着慵懒的沐桂荷,轻轻笑笑,抚着她被灼烧弯曲的一部分发尾,拿湿纸巾为她擦拭不黑里带紫的唇,看着被绷带上的一花两蝶,幽幽叹气。

沐桂荷,则是依偎着不算亲密的友人,平静的呼吸,竟是睡着了。

……

沐桂荷败逃的消息传来,齐鲁研究会的办事处里,原本智珠在握的李合德脸色阴沉,他知道自己是被林氏坑了,自己自信满满要用来磨砺子弟的妖人,根本就没有受伤。

那个妖人何止没有受伤,完全就是生龙活虎,是能把中品君王战力的沐桂荷打成重伤的那种强势无匹。

然而围剿妖人的计划已经放了出去,现在再想取消掉,让种子们回来,研究会的脸面就丢大了,在昆仑皇庭的调查员眼里,也会带上一个遇事不决的糟糕印象。

看来,只能让各势力的君王们赶快赶来,联合起来把那个妖人尽快解决掉。

李合德想到这里,就给谢金打去电话:“谢局长,事情你听说了吧。”

曾经就职于异能总局的李合德和谢金有过交情,但毕竟时间过去很久,现在又分属不同的组织,也就公事公办的说了。

“我要先汇报秦局长。”谢金冷静的说,“不过李会长,这次你做的太激进了。”

“要说激进的话,异能总局岂不是做的更彻底?”这是在嘲讽秦绍元排除掉战力绝佳的维扬城后,先是自己家的组织出了事情,现在又发生这么大的变故。

“就不劳您关心了,不过有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谢金声音低沉的说,“我们猜测,这次对方的目的不仅仅是各势力的种子们,而是要对各位君王下手。”

“呵。”

李合德下意识的就要嗤笑,但想到连强势如沐桂荷都折戟沉沙,微微凝眉,闭上口,仔细听着。